三国:我是张飞帐下一小兵最新章节,张飞,曹豹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三国:我是张飞帐下一小兵

小说:历史

作者:一重两重云

角色:张飞,曹豹

简介:刘备,起于微末,命途多舛,心怀汉室,却终究成空,手下名将能人辈出,只是时运不济,令人扼腕叹息。时也命也!一阶小兵,张牧,愿以绵薄之身,贡献微薄之力,助刘备复兴汉室,天下大同。

三国:我是张飞帐下一小兵

《三国:我是张飞帐下一小兵》免费阅读

东汉末年,奸臣当道,宦官专权。

以致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时有巨鹿张角,自称“大贤良师”。

讹言:“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密谋举事,不周,遇人告密。

张角星夜举兵,振臂一呼,自称“天公将军”,其弟张宝称“地公将军”,幼弟张梁称“人公将军”。

四方百姓,裹黄巾从张角反者四五十万。

黄巾贼军,犯困数州。各州官兵,莫不能敌。

时有涿郡刘氏宗亲,字备,名玄德,与河东解良人关羽关云长、涿郡本土人士张飞张翼德,于桃园,三结义。

誓曰:“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

誓毕,拜玄德为兄,关羽次之,张飞为弟。

三人败黄巾、救董卓、驱督邮,及至汇合十八路诸侯,大战虎牢关。

吕布战败,曹操崛起,刘备应徐州陶谦之邀,入主徐州。

故事便由此开始。

……

广阔的校场上。

一名十四五岁的瘦弱少年,涣散的双眼,跟着成千上百的军士挥舞着手中长枪。

“嘿!哈!嘿!哈!”

一撩、一压、一刺、一挡,军士们一板一眼的跟着前方的教头,练习枪术。

突然,少年胡乱的挥舞着手中长枪,口中直叫唤:“杀呀~~,杀黄巾贼呀~,杀呀~,杀董卓啦~”

他手中长枪左冲右突,毫无章法的挥舞。

“傻子发疯了,快躲开~”

有军士高声大喊。

在少年周围的军士见状,纷纷惊恐逃离。

“嗞嗞~”

几个来不及躲避的军士,被少年手中长枪枪头扫中,军衣直接箭头裂划开。

“啊啊啊~疼!”

一个军士捂着肩头,肩头处,鲜血从捂着的指缝间溢出。

“傻子,你伤人了,你知不知道?!”

一名军士指着少年,怒气冲冲。

“算了,那是张飞将军帐下的亲兵,惹不得。”

有人低声说道。

“怎么?难道我兄弟被这傻子刺伤了,就活该倒霉吗?”

“就是,张飞将军帐下亲兵,伤了人,就能逍遥快活,高人一等不成?”

在受伤军士旁,一些军士忿忿不平。

“曹将军来了,看曹将军怎么处理。”

军士们窃窃私语。

“怎么回事?”

“还练不练操了,想造反了不成?!”

一个身形精壮、四五十岁的将领快步走了过来,对着围拢成一团的军士大声呵斥。

“曹将军,你可得为陶景做主呀,他被傻子刺伤了,伤得不轻。”

“你看看这伤口,划得可深了,若没好的金创药,他这手,可能半年都发不了力。”

一个军士小心撩开受伤军士的手,指着肩膀伤口,怒气冲冲的说道。

将领瞧了瞧伤口,又瞧了瞧依旧在发狂的少年,沉默不语。

“张牧、张牧,别闹了,曹豹将军来了~”

十来个军士围在少年郎身旁,努力劝说着。

可少年郎却置若罔闻。

他晃荡着身躯,拿着长枪,见人就刺。

“曹豹?”

“哈哈,我是三哥帐下亲兵,谁敢惹我?”

“我要杀谁就杀谁,曹豹,能打得过我三哥?”

“你们让开,我还要杀黄巾贼。”

少年郎挺着枪,直往前冲,而他前冲的方向,正是将领所在方向。

将领,名曹豹,原是徐州牧陶谦座下大将。

他瞧着少年郎前冲的身影,听着少年郎不着边际的话语,眉头紧皱。

“曹将军,这张飞帐下亲兵根本就不把你放在眼里,真是太嚣张了。”

“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狗,曹将军,咱们徐州兵可不能让他们在我们头上拉屎拉尿。”

“就是!刘备徐州还是陶谦大人让的,真是一点都不懂得感恩,那张飞,平日里还对你非打即骂,咱们徐州兵,还真他娘的窝囊。”

曹豹身后,一些军士纷纷出口插话,述说着不满。

曹豹听着身后军士的话,他的双手不由得握成了拳头。

今日清晨,那张飞,喝了点酒,有了醉意后就把他叫来,斥骂他是个“肮脏货”。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若不是顾忌对方武力高强,他早反了。

“冲啊~”

“黄巾贼,给我去死~”

少年郎冲到曹豹身前,对着曹豹一刺。

曹豹大眼微眯,侧身闪过,反手便是一拳,“砰”的一声,击打在少年郎肩上。

少年郎瘦弱的身躯,受到大力冲击,身体顿时朝着天空飞跃,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线,“噗”的一声,面部朝地,呈大字型趴在地上。

地上有一块坚硬的岩石,好巧不巧的,岩石与少年郎的额头,来了个亲密接触。

丝丝缕缕的血,瞬间从额头溢出,将额头下的岩石,浸染红透。

少年郎额头感到一阵剧痛,晕了过去。

“流血了,快快快,张牧要死了~”

“曹豹,你竟敢对三哥亲兵下手,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张链,你赶紧去告知三哥,就说曹豹要杀张牧。”

围拢在少年郎身旁的一些军士,七嘴八舌的对着前来探视情况的徐州兵斥骂。

他们都是张飞帐下亲兵,都来自涿郡张家庄上。

一名军士瞧着张牧情况不妙,迈开两腿,便朝着外面跑去。

“傻子真死了吗?”

一名徐州兵上前,小声的询问道。

“你才是傻子,你他娘的全家都是傻子。”

一名张飞亲兵大声反驳。

“不管死不死,曹豹,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等三哥到后,有你好看。”

另一名张飞亲兵指着曹豹,怒气冲冲。

曹豹嘴角抽搐,沉默不语。

“直娘贼,一个亲兵就敢如此嚣张,若不是顾忌张飞那厮武力高强,老子就砍了你们几个。”

曹豹心中暗道。

“让开,快让开,三哥来了~”

之前跑掉的张飞亲兵快速奔来,朝着众人叫唤。

在亲兵身后,一个豹头环眼、燕颔虎须的莽汉,踉跄着身影,快速奔来。

“混账!”

“到底是谁杀了我亲兵?!”

“说,曹豹,是不是你?!”

莽汉指着曹豹,声若惊雷,浑身酒气,震得对面徐州兵的耳朵“嗡嗡”作响。

徐州兵将惊惧得纷纷后撤。

人的名、树的影。

张飞是谁?

那可是能与吕布都能打上一两百个回合的超级武将,他们这些徐州小兵,可是不够对方砍几下的。

曹豹内心震撼,低头,面对张飞喝问,不敢搭话。

张飞这厮,喝了酒,可听不得别人辩解。

再说,躺在地上的还是他的亲兵,他那护犊子的样子,若是再与他怼,怕是没有好果子吃。

还是等刘备和关羽回来,再做打算。

曹豹打定主意,扭头欲走。

“可恶!”

“你这厮,伤了人还想走,吃我一脚~”

张飞抬起一脚,朝着曹豹踢去。

“噗通!”

曹豹被踢中,摔了一个狗啃泥。

他回头,怒视张飞。

这张飞,太不知轻重了,居然在众多徐州兵将面前,让他如此难堪。

好歹,他也是一员大将。

曹豹咬紧牙关,几欲出血。

“曹将军,我们走~”

几个徐州兵搀扶起曹豹,拖着他的身躯朝前走。

“混账东西,没有我的命令,居然敢走,简直不把我张飞放在眼里。”

“来人,随我去抓~~”

张飞本想说,“去抓曹豹”,曹豹二字没说出口,后方,却是传来了惊呼声。

“咳咳!”

在张飞身后,少年郎咳嗽两声,睁开茫然的双眼。

“三哥、三哥,张牧醒了~”

少年郎身旁,亲兵们朝着张飞大喊。

“醒了?”

“醒了吗?”

“哈哈哈!”

张飞快步而来,瞧着少年郎滚动的眼珠,咧嘴大笑。

“张牧,张老太爷把你交给我,可不是让你半路就去找阎王爷报道的。”

“你就放心吧,就算阎王爷来了,你三哥我~,也要把阎王爷赶走!”

张飞雄浑的声音穿透校场,在宽广的校场上回荡。

可是,此时的少年郎,却是一脸的茫然。

他瞧着四周,围拢在他身边穿着奇装异服的人,很是困惑。

“这些人是谁?”

“为什么他只是在家玩了一会三国游戏,小眯了一下,就到这了?”

“这是什么地方?还有,为什么我的头好疼,似乎都要炸裂一般?”

眼前,不知什么原因,无数的幻影闪过。

纷杂的记忆涌入他的脑海。

原来,他也叫“张牧”,来自涿郡张家庄上,跟张飞一个地方。

“三哥”,就是张飞。

天啦~

他穿越了,穿越到三国时代,成了张飞帐下一小兵。

                           

原创文章,作者:一重两重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wnLoadgamesfreenow.com/138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