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夺小娘子最新章节,谭校尉 阎罗王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掠夺小娘子

小说:历史

作者:兔子家族

角色:谭校尉 阎罗王

简介:曾经是天之骄女的蔚西,无意间陷入一个阴谋,那天她走出内帐,上一秒她还欢快的追逐雪狐,下一秒就被歹人囚禁。林砚背负着整个村子的仇恨,却无意间绑架了一个贵女。。

掠夺小娘子

《掠夺小娘子》免费阅读

林砚从满地的尸骨中爬起,面无表情的从身边敌人的脖子里取下令牌,一共27个。

战争从来不是一件让人愉悦的事,他从不到10岁的时候就开始在战场夹缝讨生活,用了7年的时间,从一个孤苦无依的孤儿,在到边境守军的小步兵。

手里的这些牌子,足够让他成功晋级到百夫长。

他吐出嘴里都污垢,朝远方的兵营走去。

这是一场持续数年的战争,他所在的大邺朝和邻国启朝,为了这块蛮夷之地征战数年,就因为7年前在这里发现的金矿。

战争让他失去了家园,失去了亲人,只有更无情的人才能活下去。

2个月前,新皇御驾亲征,打破了僵局,新的将领接管了他所属的北疆边军,这也是他的机会,能成为人上人的机会。

他将牌子扔到军中典吏的面前,冷声说道。“27个”

典吏官上下打量他,“林砚,冒领人头,是什么罪,你可清楚”

林砚一改往日的低调,他余光看到巡营官正朝这个方向走来,大声喊道 “27个,你若不信,大可去找别人对质” ,他以往被这人砍下多少战功。

那典吏官面色一沉,刚想发作。就听到京城来的巡营官的声音,“现在的孩子真是年少有为”。

典吏官面色一滞,起身行礼,“见过谭校尉”。林砚亦跟着不卑不亢的行礼。

“你叫什么名字” 谭校尉上下打量他。

“林砚,16岁,原北疆沽河人” 林砚目光清澈直视面前的谭校尉。

“沽河…” 谭校尉想到了什么,接着朝身边的其他将领说道,“倒是个聪明的孩子”。

沽河村本是启朝的领土,7年前被大邺的边军首领屠戮,至此划入大邺的领土。这也是侥幸存活的林砚一直被排挤的缘故。

“旬典吏,这个孩子以后纳入我帐下”

林砚赶紧单膝跪地,“多谢谭校尉” 。

典吏官面色一白,他往日可没少欺负林砚,“这孩子曾是沽河人,其心有异啊”

“旬典吏可有证据 ” 谭校尉面色难看,大声斥责道。

典吏官脸色青一块红一块,“是在下多嘴”

林砚垂下眸子,他赌对了,新的边军将领陆首领来了之后,前任军官因玩忽职守,买卖军职,被当众处死,那一刻他就知道,他的机会来了。

“可曾读过书?” 回到帐篷后谭校尉示意他在下首坐下。

“年幼时曾跟着先生读过几天” 林砚有些羞涩的回答。

“名字可会写?” 谭校尉又问道。

林砚飞快的点头,“会”

接着谭校尉拿来笔墨,将笔杆递给他,林砚紧张的接过,颤颤巍巍的在洁白的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家里还有何人?”

林砚低着头回道,“家里还有些表亲弟弟妹妹们 ” 林砚停顿一刻,“他们才10岁不到,每隔一段时间我会回去送些米粮”

谭校尉点点头,又交代林砚几句,让他跟着另一名小将熟悉庶务。

林砚再三磕头谢过谭校尉后,此后就临时划入了谭校尉的阵营。

战况将近结束,营地里的气氛也不再那么紧张,偶尔的几起冲突死伤都不大,不过每次林砚都是冲在最前面,他急迫的希望能快速成长,能得到更多的战功,谭校尉对他青眼有加,不止一次许诺他,若是他能活到最后,就带他一同南下。

之后有一天,谭校尉突然开始让他们巡视营地和附近的荒山,他的其他同僚们都神色凝重,上头交代 ,“不可错漏每一寸土地”

“内帐里走丢一位贵人” 他的同僚酒后小声跟他说。

内帐是新皇居住的地方,他这种职位的小兵,是没有资格进去巡视,只有谭校尉才能拿着牌子进入。

“什么样的贵人” 林砚好奇的问道。

“一位京城来的小美人” 接着同僚再也不肯多说一句。

林砚自然不会继续追问,在下一次沐休时,他像以往一样去附近的县城里买些米面,只是这一次多买了些糖粉,县城里戒备森严,来往的军官不时查问身份,当林砚被拦住时,他平静的拿出军中令牌,很快被顺利的放行。

从县城离开约莫走了1个多钟头,来到一个荒僻的村子,被屠戮后的村庄,只剩下荒凉,他将米面分出一部分给早就在那里等待的2个孤苦的孩子,接着朝自己的家中走去。

大门摇摇欲坠,院中的槐树早就枯萎连皮都被拔了,唯一的泥巴盖的房子,连个像样的家具都没有。

小偷都不会光顾。

林砚拨开墙角边的石床,下面是个长长的暗道,他点燃手里的烛火,朝下走去,

暗道的尽头,这曾经是囤放粮食的地窖,而此时正躺着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依稀还能看出女孩身上衣服昂贵华丽,看到他进来,那女孩朝他尖叫。

“你是什么人,你知道我是谁吗 ”, 若不是双手被链子困住,她一定会冲上前和他拼命。

”你放了我好不好,不然皇帝表哥,一定会杀了你,将你千刀万剐,扔到油锅里炸” 她苦苦哀求。

半月前匆匆留下的干粮和水早就被吃完,林砚将烛光放置在角落,开始打扫室内的卫生,仿佛没听见身边女孩的喊叫,毕竟骂来骂去,也只有千刀万剐,这几句。

女孩似乎也知道林砚不会放了他,她害怕的卷缩在角落,不知道哭了多少次的眼睛,肿的跟树上的核桃似的,嘴里还不死心的念叨着,“我是郡主,我是郡主”。

收拾妥当后,林砚蹲坐在她面前,开始回想他是怎么抓住这个小姑娘的呢。

那日当他从战场归来时,远远就看着这个漂亮的小姑娘为了抓雪狐跑出营地,身后跟着2名内营的禁军,看穿着应该是京城来的守军,一开始他只是远远的跟在他们身后,他看着那个快乐大喊的小姑娘,穿着华丽的小女孩,他知道这是京城来的贵人,那个小女孩莺声笑语间的女儿作态,让他鬼使神差的暴露了自己。

那是两个成年的男子,当他们从树丛中将他抓出来时,他只思虑了片刻,就将腰间的匕首插入那人的脖子,接着是另外一个人。

那两人,意外的好杀。

本就浑身鲜血的林砚,仿佛阎罗王一般,站在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面前,还未等他伸手,那姑娘就昏了过去。

林砚匆匆忙忙将她关押在这小屋子里,放上一些干净的米粮和水后,又赶回了营地。

那么现在,该怎么处置她呢。

林砚从腰间抽出匕首,那女孩呆楞在角落,颤抖的抱住双臂,林砚将匕首猛然插入她发间,深深的刺入她身后的泥土里。

“要听话” 他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接着林砚抬起她白嫩的下巴来回摩挲,试探性的吻了上去,和他想的一样甜,那姑娘被吓傻了,接着开始反抗打骂,林砚只是轻松的按下她舞动的双手,另一只手撕去她的衣衫。

不知过了多久,尽兴之后的林砚抱着那个哭晕过去的姑娘,外面虽然天寒地冻,地窖内却意外的暖和,他解开困住少女的链条,亲吻这个从今天起,属于他的姑娘。

在兵荒马乱的边境,到处都是遗孤,马路上乞讨的男孩女孩数不胜数,没有人会在意谁家多出来一个童养媳。

所以当内营的贵人们顶不住压力回京,只留下一支小队伍寻人时,林砚大大方方的将他的姑娘带出那个困住她半年的地狱。

“蔚…西” 林砚为他的新娘梳头穿衣,“以后你是我一个人的西西”

蔚西像木偶一样任他摆布,她摸着微微隆起的肚子,不敢有一丝反抗,地窖内又潮又黑,她再也不想回去,回不去的还有京城,京城里有她的表哥,她的皇祖母,她再也回不去了。

在这个寒冷的北疆,她所能依靠的人,只有林砚。

                           

原创文章,作者:兔子家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wnLoadgamesfreenow.com/164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