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文 刘一修大日九天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大日九天

小说:玄幻

作者:风知雨

角色:胡一文 刘一修

简介:虚无的梦,星空璀璨,银河无际。随着一阵流光的金束划过,满天星辰下,半神时代起,冰冷的旧器被代替。母星之外的星际,幻术、结缔语、修仙、成神,古老的深空下,一切皆有可能。而胡一文,一个平平无奇的基层维修工,被迫卷入九星黑洞,踏上了一场如梦般的星际迷航。左手持术语,右手凝灵海,身前王鼠胜开弓,身后源古树奶起。天上地下间,见我鼠胜哥,谁敢不低头。“妖贼,留下钱财再滚。”

大日九天

《大日九天》免费阅读

九星连珠,星空异象,陨星蝉联,黑洞出,微子现,胡一文就此被卷入漩涡,失联于星空。

在片刻之后,星空恢复宁静,虫形黑洞消失,刚才的一切似乎从未发生过。

一个月后……

“快要穷得吃土了。”一望无际的荒漠里,胡一文看着地上数不胜数的沙子苦道。

“难不成往后的日子真得吃土充饥了?”

胡一文望着手中快要搓冒星的沙砾,不得摇了摇头,“唉,不行啊,那么干巴,咽不下去啊!”

胡一文觉得,这要是一口吃下去,那不得把肠子干冒火。

不由得,胡一文起身看向了面前的一颗巨树,“老友,你是咋在这片地区活下来的,教小弟我两招呗。”

没招了,胡一文无奈的向现实低下了头,虚心请教。

巨树横空生长在这片沙漠中,是胡一文肉眼所见的视野范围内的唯一活物。

望着巨树久久不予回答,胡一文忍不住吐槽它,“老友,你这可不地道啊,好歹我们结伴不是一天两天了,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啊。”

“就是不能讲话,给点提示也行。”

胡一文已经有些崩溃了,以至于他精神大条的想着要向面前这颗巨树求救,毕竟这是个正常人就做不出来的事情。

“唉,对牛弹琴!”自语了半天,胡一文一手捂住脑门,吐了口气。

“我怎么会这么倒霉呢。”巨树枝干上,胡一文呆坐着想。

“观光母星而已,怎么就稀里糊涂的被吸到这里来了。”胡一文双手托腮,愁道。

巨树二里外,一艘有些残破不堪的飞船坠落在那,胡一文就这样呆呆的看着半截还剩在外的船体,因为由于飞船剧烈降落的缘故,另外的半截早已经陷进了沙地之中。

可即便是这样,胡一文也没有放弃,反而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日夜不停的专注投入进飞船的维修工作当中。

只可惜,天遂不饶人,在经过胡一文精湛的维修技术下,拆拆修修后,他可总算是彻彻底底把半死不活的飞船给修报废了。

“没理由这样玩人的。”胡一文当时看着满频黑幕的显示器,他手中的扳手便是应声倒地。

“不修还好,一修全玩完。”胡一文哭了,本来还只是飞船无法启动引擎,但至少其他显示屏还可以正常运转。

现在好了,胡一手一出手,引擎显示屏通通都没有。

“唉,这个挨千刀的刘一修,都怪你,整整八年,换了整整八年的底件,现在行了,屏幕都息屏了,你让我如何下手。”胡一文也不在重新检查一遍飞船,而是头也不回的拿起背包,往二里外的巨树走去。

“我也没折,不会修,我能怎么办。”

要知道,当时他望着舱底那些不知名的五颜六色的线路就已经愣住了,更何况旁边还有着其他散落一地的碎零件。可想而知,他除了愣在原地之外,没有其他选择。

……

“唉,算了,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巨树枝干上,胡一文嚼着所剩不多的食物,无助道。

“老友啊,还好有你陪我。”胡一文轻抚树干,那是他一个多月以来的精神安慰。

“根据飞船的定位坐标显示,我现在处在一个未知的星系当中。”胡一文看着天上一颗散发着妖冶紫色的球体,陷入了迷茫。

未知星系,不处于飞船已知的资料信息中,也就是说,这里距离母星星系至少二百亿光年距离。

就是修好了飞船,单凭飞船的曲项加速引擎动力系统,就是一直飞行,他也得花上差不多一万年。

到那时候,黑头走的,白骷颅回去的。

“我该怎么办?”胡一文深感无力,斗志开始颓废。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慢慢耗过。

“食物所剩不多了,剩下的这些也只能支撑不到一个礼拜。”

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飞船上所剩的物资也越来越少,胡一文不禁开始皱起眉头。

现在绝望的阴霾开始逐渐笼罩,他知道,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他得做出抉择了。

安静的留在这里陪同飞船一齐埋葬,亦或是走进沙漠博出一线生机。

狂风不时卷起,四周的黄沙弥漫空中,烈阳炽热,热浪滚滚,这片沙漠的残酷尽收眼底。

胡一文不免捏了把汗,他还是有些畏惧,不敢冲入这炼狱般吃人的沙漠。

……

船舱内,胡一文整理背包时拿出了一本人生哲学书,在百般的精神折磨、肉体压力下,他捧起了书本,打算放平一下心态。

“曼艾耳比说过,生命绝地,亦不可轻易放弃,绝境逢生,尚有一线生机存在。”又是几日,胡一文缓缓合上书页,嘴中念念有词,目光坚毅的眺向远方,此刻的他内心已有了抉择。

“人啊,总要乐观一点。”勉勉强强之下,胡一文接受了现在的不幸。

毕竟,即便是飞船迫降下来,但人还活着,这本就是一项奇迹,我们不应该丧失斗志,而是看向远方,博出一片未来。

背包、书本、日记、干粮,该带的胡一文都清数了一遍,他从船舱中走出,望着这个老伙计,只是叹了叹。

他深知无力带走它,只能任凭它埋葬在这片灰色的地带禁区中。最后,只是再摸了摸,便朝二里外的巨树走去。

……

“这里的荒漠狂沙肆意,烈日当空,一望无际的,果然不管在哪个地方,沙漠都是长得一样,根本分不清东西南北。”胡一文站在树干上瞭望着远方,而后得出了一个千古不变的硬事实。

沙漠里,除了沙,就是沙。

“算了,这也找不到方向,干脆随风入青天,生死随天命吧。”胡一文撕下日记的一撮碎页,在巨树枝头,将它放下,随风飘扬。

“食物还可以支撑四日左右,时间不等人,走吧。”

胡一文准备今天就启程,他的食物只够四天量,也就是说他必须在四天内在沙漠中找到一条路。

“老友,我要走了。”回头,胡一文在巨树下望着它感叹。

巨树横空,枝叶遮展几百米,粗枝巨大,磅礴而震撼,远看盛似一片小型绿洲。其叶,划分两极,翠叶居右,生机勃勃,枯叶居左,银辉暗暗,两极分化,妖冶而稀奇。

这是胡一文来到这处地方第一个见到的奇景,虽然景不逢时,深处沙漠中,但不妨欣赏它的壮丽。

“说实话,我们结伴了那么久,真有点舍不得离开你。”胡一文也是轻抚树干,颇有遗憾。

“不过是生活所迫,一介凡间,还得为温饱奔波。”胡一文轻语。

“老友,我走了以后,你可要记得想我啊,不要忘了我。”胡一文敲了敲树干,深邃的眼眸望着远方。

黄沙无垠的荒漠,狂风肆意的飞舞,鸟无人际的前方,浅黄色的天尽显孤独,他像是对树轻语,又像是对远方的故乡倾道。

“你们会忘了我吗。”

……

T-8星域,防城联邦蛟河星部。

“部长,后舰A-1组刘一修的下属胡一文所行驶的绞八号在抵达母星附近时,失联了。”

“信号中断的突然,电塔还未来得及开始侦测,绞八号就消失了,量子侦测图上探索不到一丝痕迹,就像从未出现过。”一间白银色的办公室里,一位面相端严的中年人听着报告微微皱了眉。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中年人摆手示意,在沉默片刻后,面前的座机传来了声响。

“九星连珠,他连同运输舰消失在了星际,那个预言是真的!”座机中传来一声沧桑的声音,带着一丝忧伤,又有一丝激动。

那是联邦总部的高层,他们的手中掌握着各种古老而神秘的遗迹预言,其中刚好有着几条关于九星连珠的模糊传闻。

蛟河星,那座耸立的高塔顶端,随着座机声的挂断,办公室中,中年男子看向窗外星空,浮动的夜星闪烁着,连带着寂静的银河,繁星璀璨,他就这样看着,平视着,本是波澜不惊的心不禁触动,只听得他呢喃着:“九星连珠的异象漩涡出现了,预言中的新世纪也要开启了。孩子,苦了你了。”

……

星际的迷雾下,星空的深处,未知的银河,一声古老而悠远的鸣钟响起,伴随着一片朝霞云雾,九星氏龙图闪耀,九幽之冥,九天六玄,开始复苏。

一声鸣钟响彻心底,所有人都听到了,那是来自远古的感召,那是新纪元开启前的弦音。

“来了吗,新纪的时代洪流,成神伟岸,仙凤之巅,皆掌吾之手。”

星空深处,迷雾之中,一双双摄人心魄的眼,缓缓睁开。

……

银翠巨树下,胡一文拿出一个银灰色的长方形盒子,那是一个音响,胡一文随身携带听曲用的。

虽然没有信号,但好在胡一文有下载歌曲的习惯,单单是存载下来的歌单就不下千首。

打开开关,放起歌曲,躁动的旋律下,胡一文唱起了分别的情歌:“唉,我和你抢了又抢,救了又救,还是分开,为什么我们的结局还是没有意外。”

本是寂静的沙漠,此刻却活跃了起来。

一纸情歌,风沙卷动,就连银翠巨树都不禁摇曳。

这该死的感觉,动感的节拍,美妙的声音,活脱脱的歌神。

胡一文手提音响,告别蛟八号,告别银翠巨树,背上行囊,随风而行,踏上未知的前途。

完劫量行,启航。

                           

原创文章,作者:风知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wnLoadgamesfreenow.com/165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