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九月 姜志军八零物资超市在手,爹娘团宠虐狗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八零物资超市在手,爹娘团宠虐狗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一只做梦的咸鱼

角色:姜九月 姜志军

简介:一场车祸,全家都穿到了缺衣少粮的八十年代。  外有凶狠泼辣的伯娘虎视眈眈。  内有重男轻女的奶奶搅屎棍。  别怕,咱是带了金手指过来的。  小超市物资充盈,带领全家发家致富。  爹不在愚孝,娘不在包子。  还有三个哥哥来宠。  三岁小萌娃怼天怼地,怼到一个小竹马!

八零物资超市在手,爹娘团宠虐狗

《八零物资超市在手,爹娘团宠虐狗》免费阅读

“痛——”

强烈的痛感席卷全身,那种感觉就好像整个人刚被车子刚碾压过一样,浑身上下每一块肉都不是自己的,酸痛的厉害。

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充斥鼻腔。

姜九月努力的睁开眼,耳边的嘈杂让她不悦的拧起了眉毛。

不远处,电视机里正放着81版的《霍元甲》,她看过这部电视剧,她爷爷最喜欢的。

等一下!

姜九月突然脊背一凉,浑身都冒了一层冷汗。

她颤抖着,环视了一圈才蹭的一下从床上鲤鱼打挺般坐了起来。

“小妹,你醒了!”身旁的男人正削着苹果,激动的一个不稳,果子就落在了地上,

他连忙捡了起来,揣在怀里心疼的擦拭着。

小妹?

姜九月低头,看了自己一眼。

霎那,一声惊吼带着稚嫩,连带着桌前摊着的书都震了震。

一个现代知名设计师,国际联盟里位列前三的白客,上市公司的最大女股东,欧洲皇室的亲邀画家……

她,穿越了?

还是在一个女娃娃身上?

姜九月吓得浑身都在抖,一双手紧紧的抓着被褥,声音艰难道:“抱歉,我想问一下,现在,是什么年代?”

“八零年代啊,1981年,10月2日,是今天。”姜德吓了一跳:“小妹,你真的没事吧?”

他心急的站了起来,连忙又查看了一下姜九月额上的伤,自言自语:“医生明明说只是擦伤啊,奇怪。”

“这丫头,摔坏脑子了?”

“不行,我得再找医生看一眼!”姜德不放心啊,放下手里的东西作势就要走,被姜九月一双小手连忙拉住。

“我,我只是睡迷糊了,你是我的哥哥?”

这话一说出口,姜德的眸子立马红了:“我是你堂哥,天杀的都怪分家,结果闹出了人命还把你给推倒了!”

“是哥哥没有保护好你,是哥哥的错。”姜德红着眼,小心翼翼的给姜九月理开了额前碎发,嘴里说着什么,姜九月是一句也听不进去了。

前些日子,她在欧洲刚走完一场秀,临近国庆公司也放了几天假,姜母嚷嚷着想去尼泊尔看一眼,姜九月就带着一家人去了。

结果,没过几天就遇上了泥石流,再次醒来,她就成了一个三岁娃娃。

“哥,爸爸妈妈呢?”

她穿越了,那自己的亲生父母岂不是也——

突然的话,让姜德微微一怔。

他揉了揉猩红的眸子,强忍着结结巴巴道:“在,在家啊。”

“我要回去看看他们。”

“九月。”姜德想要说些什么,却还是忍了住,只是认真的对女孩说:“就算你父母不在,以后哥哥也会照顾你的。”

这话,说了不如不说!

姜九月浑身一紧,更是连忙从床上爬了下来,一股脑儿的朝着一个方向跑了过去。

小村子里,破旧的砖瓦房,家徒四壁!

门外,挂着白幡,一位老人头发花白,佝偻着身子缓慢移动着操持着白事。

他边哭边摸着眼泪,苍老着声音呢喃:“娃嘞,你们走的这么早,让我一个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以后的日子要怎么办呦。”

炕下,三个哥哥穿着破烂,挤在一起勉强取暖的哭泣着。

“这是怎么回事?”

姜九月稚嫩着声音,有些恼。

和这半天,她堂哥那句闹出人命说的是她的父母?

那自己岂不是要成孤儿了?

关键,这里面到底是不是她穿越前的亲生父母?

还是原主的爸爸妈妈?

姜九月那双腿,短的厉害,几步踉跄着来到棺材边,刚要爬上去就被爷爷一把抱了下来。

“小孩子,看什么看!”

“不,我要看一眼,看一眼!”姜九月扭动着身子,一张小脸气的红扑扑的。

可怜的爷爷还以为她是太过难过,更加不愿意让她靠近了。

二人正僵持着,棺材板突然被人掀了开。

陈素华忽然就那么坐了起来,一双眼睛水灵灵的看着他们爷孙俩,紧跟着姜志军也蹭的一下坐了起来。

夫妻二人略微呆滞,看着眼前的一切。

“诈,诈尸啦!”

空荡的屋子里,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一窝子人就连滚带爬的滚了出去。

老爷子红着眼睛回头,哭的动容:“儿啊,你,你就放心走吧,爸会把你们的事情办好的,明儿就给你们找个好地方葬了,你就安心去吧。”

可谁知,话刚说完,棺材里的两个人就不明所以的站了起来。

“怎么,你,你们没死?”

哥哥们都在外面站着,几番下来,邻里也有些过来凑热闹。

“是不是没断气啊?”

偶尔也会遇到没有死,却被误埋的情况。

被人这么一提醒,老爷子更是喜极而泣,激动的一双手连连颤抖,就朝着姜志军扑了过去。

“儿啊,我的儿子啊!”

话落,几个哥哥探探头,也哭哭啼啼的围了过去。

姜九月站在门口,一张白嫩的小脸,说不出是什么情绪,只是好看的眉头拧着,看起来一副人小鬼大的样子。

“九月,你爸妈没死,你怎么不过去看看?”姜德道。

刚才,她不是很激动的吗?

“爷爷。”忽然,女娃娃开口,声音稚嫩却可爱的紧。

“爸爸妈妈沾染了不好的东西,晦气,你们赶紧把棺材抬出去吧,我给爸爸妈妈烧些水,洗洗。”

“对,九月说得对,赶紧,全部搬走!”姜德厌弃的挥挥手。

邻里一些人就凑热闹的走了进来,几个壮汉没多大功夫就把东西全部处理了。

小茅屋,烧水的地方。

姜九月坐在椅子上,一双小腿晃哒着。

他们,会不会是自己的父母呢?

女孩砸吧砸吧嘴,歪头,不过一会儿,就笑了出来。

她提着水壶,来到了姜志军与陈素华的面前。

他们二人醒来之后就一直一言不发的坐在炕上,谁都没理。

“爸爸,妈妈。”姜九月开口,见四下无人又干脆把门关了上。

“妈妈,爸爸的私房钱有三十万哦。”

“你胡说!我,我没有!”姜志军忽然就急了,本能的站了起来:“你这娃娃,胡说什么!”

“就藏在书房的保险箱里。”

女孩说完,姜志军的脸色瞬间铁青,指着姜九月那张天真无邪的脸,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姜九月转过头,又看了陈素华一眼:“妈妈上个月的包不是五万,而是十八万,怕爸爸心疼才故意说便宜的。”

陈素华听完,下意识往炕边挪了挪,看了姜九月又看了姜志军一眼。

“所以,你们?”

“我就说,那个包怎么看起来那么便宜,原来是你骗我?”姜志军有些恼。

陈素华也没好气:“你的三十万呢?嗯?存着准备干嘛?”

见二人又生龙活虎起来,姜九月眸光微润躲进了他们怀里:“爸爸,妈妈。”

女孩娇嗔一声:“你们还在,真的太好了!”

                           

原创文章,作者:一只做梦的咸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wnLoadgamesfreenow.com/166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