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楚颜 裴修衍《王爷,王妃说此生不复相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王爷,王妃说此生不复相见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旌墨

角色:叶楚颜 裴修衍

简介:(虐文!虐文!纯古言虐文!) 叶楚颜爱了裴修衍十二年,并未感动他分毫,只换来裴修衍将叶家灭门,并在大雪天将她的父兄凌迟了三天。她终于明白了,自己和裴修衍余生没有爱只有恨,不死不休。  后来,裴修衍跪在佛前诚恳地祈祷,希望能和叶楚颜白头偕老。  叶楚颜笑了。  裴修衍,我早已向神佛许愿:待我将你拉入无尽的深渊和地狱,我愿从此不入轮回,受尽地狱之苦。只求此生来世,与你不见不怨,无债无偿。

王爷,王妃说此生不复相见

《王爷,王妃说此生不复相见》免费阅读

“卫大夫,怎么了?”叶楚颜见卫大夫面色凝重,忍不住有点担忧。

卫大夫收回手,恭恭敬敬道:

“王妃,你落水并无大碍。只是你已有喜两月有余,今日因落水导致寒气浸体,须得静养保胎才可。”

卫大夫边说边开始执笔写药方。

“老朽开个方子,王妃务必要按时服用,保胎期间万不可伤神劳累。”

半躺在床上的叶楚颜怔了一下,她有点不敢相信。

小心翼翼地颤声道:“卫大夫,你确定我有喜了?”

卫大夫见叶楚颜声音微颤,忍不住笑了。

“王妃,老朽行医几十载,绝不会将喜脉弄错。王妃,你真的有喜了!”

卫大夫是御医出身,因不愿受宫中约束才出宫自开医馆,医术向来数一数二。

叶楚颜听到这话如被雷击,巨大的喜悦冲击的她无法思考。

满脑子只剩下三个字:有喜了!

她幼时生了一场大病,不仅失了记忆,还得了宫寒。当时很多大夫都说她以后怀孕可能性极小。

又加上成亲三年,从未有孕,她本以为自己此生再无子嗣,没想到,现在居然有喜了。

旁边的丫鬟白芷激动的双手合十,对天念叨。

“感谢老天爷和佛祖保佑,我家王妃终于有喜了,保佑我家王妃顺利生下嫡子,保佑王爷和王妃以后和和美美。”

卫大夫将写好的药方交给白芷,再三叮嘱一定要静养,白芷忙不迭的答应。

白芷接过药方后,对着叶楚颜说了好多恭喜的话,而后欢天喜地的出去买药了。

待白芷走后,屋里重归安静。

茄皮紫釉狮耳香炉冒出缕缕香气,旺盛的碳火烘的屋子热气氤氲。

叶楚颜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整个人竟如在云端一般飘飘然,那种巨大的欢喜让她如梦似幻。

她心跳快的吓人,好半响才彻底相信,自己腹中已经有一个属于她和裴修衍的孩子。

她嫁给裴修衍三年,终于等到了这天。

裴修衍成亲后一直对她冷漠不喜,若是孩子顺利降生,她可以和裴修衍一起教孩子琴棋书画,看着孩子一点一点长大,听孩子喊爹爹和娘亲。

裴修衍看在孩子份上,会不会对她好一些?

叶楚颜正沉浸在这种无尽美好的憧憬中,“嘭”的一声巨响,门被人踢开了。

外面的冷风趁机溢满屋子,屋里顿时寒气四起。

裴修衍背光站在门口,一张脸阴沉如水。

他今日在外面办事,下人匆匆来报,说赵语娇和叶楚颜在府里阁楼发生了争执,叶楚颜掉了荷花池,并无大碍,赵语娇从阁楼掉了下去,摔断了一条腿。

叶楚颜见裴修衍如恶煞一般站在门口,顿时叹了一口气。

裴修衍如此动怒必定是为了赵语娇而来。在府里,能让裴修衍如此大动干戈找自己算账的人,只有赵语娇。

还未等叶楚颜开口,裴修衍疾步走到床边,见叶楚颜浑身无恙,眸中星光点点,脸上微带喜色,愈加肯定了心里的想法。

叶楚颜将赵语娇推下阁楼摔断了一条腿后,果然心情愉悦。

他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怒气,一把拽住叶楚颜的头发。

“叶楚颜!你这个毒妇!是不是娇娇死了你才满意?她手无缚鸡之力,你怎么忍心把她推下阁楼!”

叶楚颜被抓的头皮生疼,恼火不已。

“裴修衍,你今天发什么疯?你弄疼我了,放开!分明是赵语娇将我推下阁楼,掉进了荷花池,我从未动过她。”

今日赵语娇约自己去阁楼下棋,她本不想去,赵语娇一再纠缠,她便去了。

谁知,赵语娇的丫鬟在下棋过程中去送糕点。

她从小不喜甜食,赵语娇再三劝她,俩人推搡之间,她没防备,被赵语娇推下阁楼后窗,掉进了荷花池。

她素来最怕水,当场就懵了,幸好丫鬟白芷及时将她从荷花池里面拉了出来。

她醒来到现在,还没来得及去找赵语娇算账,倒是被恶人先告状了。

裴修衍咬牙切齿道:“你也知道疼?你把娇娇从阁楼推下去摔断腿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她会疼?”

裴修衍边说边抓住叶楚颜的头发将她往外拖。

叶楚颜想到卫大夫叮嘱的必须静养,为了肚里胎儿,她不敢用大动作反抗。

她一边拍裴修衍的胳膊一边叫道:

“裴修衍,我怀孕了,你不能这样拖我。我说了,我没把赵语娇推下楼,倒是她把我推下阁楼摔进了荷花池……”

裴修衍猛然回头,看着被拽在地上的叶楚颜,眼神冰冷如刀。

“娇娇手无缚鸡之力,你的身手在京都数一数二,娇娇有什么本事把你推下荷花池?”

“还有,别拿怀孕当幌子,也休想骗本王,你自幼宫寒,几乎不可能怀孕!”

叶楚颜见裴修衍完全不听自己解释,趁机在裴修衍胳膊上咬了一口。

裴修衍吃痛猛然松开了手。

叶楚颜揉了揉自己涨疼的头皮。

怒道:“裴修衍,我没骗你,我已有孕两月有余。我不知道赵语娇是怎么摔断腿的,你若有心,就找府里下人问清楚再说。”

她掉进荷花池的时候,赵语娇分明安全无恙的站在窗户边。

就算赵语娇在她掉进荷花池后真的摔断腿,也和自己无关。

裴修衍见叶楚颜口口声声为自己狡辩,气的额头青筋直跳。

他上去掐着叶楚颜的脖子拽着她往外走,边走边道:“去给娇娇道歉!”

叶楚颜被掐的双眼发黑,嘴巴不能言语。

她疯狂拍打裴修衍的双手,裴修衍完全感受不到疼,俩人就这样拖拽着出了门。

现在正是腊月,外面寒风肆虐。

叶楚颜穿着单薄,赤着双足,冷风如刀,肆意包围着她,让她忍不住微颤。

叶楚颜院里的奴仆们看到裴修衍掐着叶楚颜的脖子,如索命厉鬼一般从屋里出来,皆跪地行礼不敢吱声。

裴修衍就这样一路把叶楚颜拖到赵语娇院子门口。

一把将她扔在地上,一字一句道:“你!自觉进去给娇娇道歉!”

叶楚颜一边轻揉自己的脖子,一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她双眉怒挑。

“裴修衍,我是你明媒正娶的清王妃,赵语娇只是无名无分住在府里的赵姑娘,若是我想让她死,她根本活不到今天。我说了,她为何摔断腿,与我无关。”

叶楚颜生的眉目英飒,不同于京都的其他女子一般莺莺软软,她偏于英气,小时候也因此经常女扮男装混入军营。

此刻的她,半坐在地上,黛眉高扬,凤目含怒,穿着一身白色寝袍,修长细嫩的脖子被掐的青紫一片,一双玉足被冻得通红,颇有几分诡异之美。

裴修衍微微一愣。

他刚才怒火攻心,直接把叶楚颜从床上拖下来,现在见叶楚颜被冻得微颤,却依然倔强倨傲,毫不服软。

他已经很久没见过叶楚颜如此模样了。

成亲后,叶楚颜为了讨好自己,整日模仿赵语娇的婉约内敛,一向对自己低眉顺眼,没想到今日再次露出了昔日的张扬和本性。

他连连冷笑。

“不装了?你可是一向贤惠端庄的清王妃,笑不露齿,行不大步,从不动怒。现在装不下去了,露出真面目了?”

                           

原创文章,作者:旌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wnLoadgamesfreenow.com/177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