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青 林青林青小说《青天乘风》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青天乘风

小说:玄幻

作者:错乱尘埃

角色:林青 林青林青

简介:【无系统+没穿越+不后宫+传统文+一剑破敌】青天乘风起,白日高楼断。杨柳绿桃花红,荷花谢桂花开,人间平安无事。总之岁月漫长,然而值得等待。

青天乘风

《青天乘风》免费阅读

灰暗天空中的两轮太阳,此刻正发着白色的淡淡的光,冰冷没有温度。

在阳光下,有一个少年身形修长,脚踏黄沙,一步一步,走得极为艰难。

少年名叫林青,他这次运气不好,随机出现在地方,是这片茫茫荒漠。

虽然这个地方,他也曾无数次的来过,但还是得小心应付。

因为他不知道意外什么时候发生。

若是不小心的话,结果很难看。

意外其实已经发生过很多次。

按理说应该早就已经习惯了,可是林青对于每次必然的失败,还心有余悸。

头顶太阳正发着白光,没有一丝温度,甚至比平日里的月亮还要冰冷。

好像只起着烘托气氛的作用,让已经苍凉的荒漠,更显孤寂。

林青眼前,白光照射在黄沙上,一望无际,格外清净。不说有人烟,就是连一只小虫子,都没有见到过。

林青感受着脚踩进黄沙里的独特感觉,寻找着出去的路。

寻找那一抹绿。

只要找到那一抹绿,他就可以去别的地方,不用再忍受独自一人的孤独。

不然这一天可就算白来了。

林青今天已经走了好久,除了黄沙还是黄沙,这一点也不合理。

按照他的的经验,这片荒漠,应该早就可以出去了。平日里从没有这样过。

如今已经走了这么久了,好像还是毫无出路的样子,就像迷路了一般。

放在平日里,走这么长时间,没发生意外,就应该可以看到那一片绿洲了。

可是,目力所及,皆是黄沙。

连一棵草也没有。

来都来了,总不能白来一趟,林青想到。

于是他坚定不移的一直走着。

果不其然,过了一会,眼前出现了绿色。

前方的一片绿,让林青看到了希望,林青加快了脚步。

可是越靠近,林青就越发觉得不对劲。

这绿色好像满怀杀意的样子。

还不等林青反应过,撒腿狂奔逃离出去。

不远处的绿色,就已经察觉到林青的存在,在白色阳光的映照下,脱离地面,纷纷涌向空中。

绿色开始分散成一小块一小块的。

下一秒,无数个绿色小块,化身成短剑形状的东西。

雨点般的朝林青这边激射过来。

完了!

林青脑海中只有这一个想法。

接着,他感觉到身体被短剑洞穿。

身体各个部位,传来不同的痛感。

这滋味十分美妙。

奇怪的死法又增加了,林青凄惨一笑,感受着意识逐渐模糊不清。

眼前的黄沙,无数的绿色短剑,在林青失去意识的一瞬间,尽数崩塌。

崩塌过后,仅存黑暗。

黑暗中仅有一个修长身影,发着白色微光,与方才天上的两轮白日遥相呼应。

……

春风阵阵,小镇多了些生气,仿佛从沉睡中苏醒。

清晨,天微微亮,小镇一处不显眼的院子里,有一个少年即将苏醒。

少年全身心放松,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坐在一把椅子上。

椅子倾斜,摇摇欲坠的样子,可就是没有跌倒。

少年脑袋耷拉在一旁,表情怪异,双臂双腿自然下垂,像是完全不受控制。

表情祥和,如同做着美梦一般。

可是这种祥和并没有持续多久。

伴随着椅子的摇晃逐渐剧烈,少年面部表情开始僵硬起来。

四肢百骸忍不住一阵抽搐。

可就算是这种情况,摇摇欲坠的椅子,还是没有跌倒。

哪怕现如今它只有两条腿撑地。

当椅子四只腿完全着地的时候,少年清醒过来。

少年站起身,身形修长,正是林青。

林青想着方才发生的一切,看着身上已经湿透的衣襟,不由得苦笑。

伸出手,一颗橙色珠子, 在光线还不是很透彻的房间里,发着微光。

橙光看起来亲切迷人,可就是它,刚才带着林青,进入了奇怪的荒漠中。

虽然不是真的被杀,可那痛感也是真切存在。

林青收拾思绪,伸出双手揉搓脸颊,在这剧烈的动作过后,逐渐清醒。

方才经历的一切,虽说离奇,但是更离奇的他也经历过,不过是再死一次,算不了什么。

林青大致看了下自己的身体,没什么毛病。就换掉衣服,推门走出房间。

早起是他多年以来保持的好习惯,虽然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醒过来。

来到院中,林青打起一套被他称作王八拳的拳。

一套拳打的虎虎生风,惊起片片落叶。打拳的时候还伴随着哼哼哈哈的声音。

一拳接着一拳,身形飘忽,下盘却极稳。林青就这样打着拳,等太阳升起。

林青所处院子不大,却收拾的格外干净整洁。

东边有个小池塘,里面十来条鲤鱼已经睡醒,在水草间游来游去,鲜活跳跃,十分可爱。

院内唯一杂乱的,就是墙角的一堆碎石了,却被林青堆放的整整齐齐。

等阳光斜射进小院,落在林青身上,林青刚好打完一套拳。

就在林青洗漱完毕,准备出门的时候,林青看到门前台阶上放着一个东西。

那是叠好的一张纸。林青的门一直不关,想送进来并不难。

林青眯眼拿起眼前的信件,心生疑惑,平白无故的怎么会有人给我来信?

林青打开信件,只见“明日清晨,来林中相见,若晚到,后果自负”,几个大字出现在林青视野中。

对于这几几个字,林青是一头雾水,林子是常年没人踏足的,怎么会有人突然约见。

如今当务之急,是吃早餐和送酒,林青将信的事先搁在了一边。

收拾心情,林青打开了门,就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一幕。

院门口站着一人,一身青衣,双手负后,眼神尤其冰冷。

看到对方,林青顿时一阵头大,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

来人算是是林青最想见到,和最不想见到的人。

林青此时一脚踏空,不知该不该迈出那一步,很是尴尬。

只听那人开口说话了,声音威严浑厚,不容置疑:“最近就不要出镇子了,你好自为之。”

说罢,那人只是轻轻扫了林青一眼,便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去。

林青缓缓的点点头,表情木讷,跨出一步,随手拉上了门。

此时的林青面无表情,眉头紧锁。

在这个美好的清晨,‘好自为之’已经是第二次听到了。

林青想着那人怎么会平白无故,来给自己说出那么一番话。

与信中的所述,截然相反。

因为无聊,林青是经常出镇子的,镇子中林青在意的也只是一只狸子而已。

想到狸子前几日受伤,林青心头一震,觉得事情好像不太对劲。

走了几步,林青伸出双手揉了揉脸颊,面无表情的脸上有了些笑意,此时的他眼神清澈无比。

船到桥头自然直,反正要去也是明日,今天还有今天的事要做。

穿过家门口的小巷,再转个弯便能看到宽阔的街道,林青悠然自得的走着。

毕竟还早,街道上只有零零散散几个行人,林青在一家烧饼店门口停了下来。

对着里面喊道:“五姨,我要两个烧饼。再来一壶春酿。”

店里走出一位貌美妇人人,身姿丰腴,一袭红衣,不像寻常店家。

妇人看到是林青,开口道:“哟,阿青还会喝酒了。”

说着便将烧饼和酒递给了林青。

林青笑了笑,接过烧饼就啃了起,道声谢,付钱过后,就转身离去。

那红衣妇人看着远去的背影,笑意盈盈。随口道: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说完提起酒壶仰头灌了一大口,眼睛放光,大呼好酒。

街道上人慢慢多了起来,对每个经过的人林青都真诚的点头致意,眼神清澈。

大多人看到皆是以微笑回应,至于那些置之不理的,林青也毫无芥蒂。

走着走着,房屋逐渐少了,树木却多了起来,青翠可爱,让人看着欢喜。

不一会,林青就离开了镇中心。

看着远处的宽阔,林青心情好了几分,觉得刚才应该要三个烧饼的,两个根本不够吃。

不远处有座茅屋,经过茅屋再往前走就出镇了,而林青今天的目的地就是那座茅屋。

到了屋子外面,林青将春酿放在门口,坐在门槛,等着一个老头儿出来。

果然又来早了,老头儿还没起床。

林青百无聊赖的看着镇外。

远处那是一大片树林,一颗颗树木参天向上,郁郁葱葱。

更远处群山起伏,高低不一。

林青就这样吹着风,看着风景,虽说这山这树看了好多遍了,可就是不会腻。

良久,一老者打开了门。

只见那老人,身着一身不怎么干净,质地却不错的青衫。

身材魁梧,头发散乱,眼神熠熠发光。

开门的那一瞬间,就看到林青坐在自家门槛上,打着哈欠,抬脚就踹向了林青。

猝不及防的林青向前倒去。

倒身向前的林青,手一松,酒壶从手里飞了出去。

老人身手敏捷,接住了林青扔出的酒壶,熟练的揭开了泥封,直接将酒壶递到嘴边,喝了一口。

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十分自然。

老人嘴里灌满酒,嘟囔道:“小五这酒越来越好喝了,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

这边林青并没有让老人如愿以偿的扑倒在地上。

因为就在他快要接触地面的时候,单掌轻拍地面,扭转身形,顺势坐在了地上。

林青怒目圆睁道:“老东西,还老子酒来!”

远处,风渐起。

                           

原创文章,作者:错乱尘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wnLoadgamesfreenow.com/177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