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灾变:开局变身堕落天使》曳舞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林笙,王瘸子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全球灾变:开局变身堕落天使

小说:科幻

作者:曳舞

简介:星海历1001年,蓝星星核即将熄灭,为了拯救人类,联合政府派遣最后一艘太古级巡洋舰——昆仑号前往其他星系寻找可供居住的星球。但在空间折跃的过程中,昆仑号遭遇不明袭击,片刻之后,昆仑号解体。舰长为求一线生机,将独女徐潇击晕后送入仍处于实验阶段的时空跃迁仪。待徐潇苏醒后,发现自己正处于星海历元年,也是蓝星发生大灾变后的第一个100年,而她身上却只剩下了一套堕天使系统。。。

角色:林笙,王瘸子

全球灾变:开局变身堕落天使

《全球灾变:开局变身堕落天使》第1章 弱肉强食免费阅读

一百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席卷全球,没有人知道它从何而来,毫无防备的人类陷入一片恐慌。

蓝星人口在一周内锐减百分之五十以上,人类社会接近崩溃。

但这仅仅是个开始,黑暗的帷幕渐渐拉开。

在科学家的努力下,人们发现这场瘟疫竟然只致死人类。而所有感染了瘟疫的动植物都发生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变异,它们像是从恐怖电影中走出一样,开始大肆捕杀人类。

与此同时,蓝星环境急剧恶化。

无数的沿海城市遭到百米级海啸袭击,沙漠面积在一夜之间扩大十倍以上,酸雨和大火将百分之六十的森林彻底摧毁。

没有任何预兆的环境突变持续了一个月的时间,而在这短短的一个月内蓝星人口再度减少百分之二十五。

可还没等人类喘上口气,所有的变异动植物像是被什么东西带领着一样,全面进攻人类剩余不多的城市。

恐怖的兽潮像撕碎纸片一样冲散了人类组织的防线,无数的军人成为了铁蹄下的血肉和它们嘴里的食物。

自此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一段岁月开始了。

人类从蓝星统治者的宝座上跌落,落入尘埃之中,成为了惶惶不可终日的食物。

活下来的人类躲藏在地表之下苟且偷生,但人类并没有认输,在剩余科学家的不懈努力下,人类终于解开了基因上的限制,夺得了那一线生机。

经过觉醒后的人类被称为异能者,可以调动环境中的元素力量,人类终于有了对抗变异生物的资本。

在异能者的不断努力之下,人类终于在黑暗之中用血与牺牲点亮了一束微光。

神州,灯塔,联合三大核心城拔地而起,五座中型核心城再加上十座小型核心城陆续建成,人类总算暂时摆脱了兽潮的威胁,获得了休养生息的机会。

经过一百年的时间,人类渐渐形成了一套全新的社会秩序。

异能者成为金字塔最顶端的存在,享受无数荣耀,而贫民却只能听天由命,在核心城的边缘苦苦挣扎。

同年在三大核心城的提议下改纪年方式为星海,表达了全体异能者将带领人类前往新世界的决心。

人类历史自此进入了新的篇章,而我们的故事也将从一个少年开始讲起。

“都快两天了,怎么还一点消息都没有啊,你还想不想要资源了?!”须发皆白的老人面色通红地指着身前的年轻人大骂着。

“您别急,我再去联系看看。”

将老人扶到一边的枯树桩上坐好后,林笙蹲在了一边,有些烦躁地抓着头发。

林笙和几个兄弟干得是把头别在裤腰带上的活,一但出现纰漏,等待着他的将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几乎所有的核心城每月都会开放一次,接纳在城外游荡的流民。但是核心城所能承担的人口数量是有上限的,所以在核心城外1公里的范围内一般都有几百个大大小小的流民聚落,他们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希望下一次核心城开门的时候,可以选到自己。

林笙干得活就是和城里的家伙协商好,偷偷地塞几个人进去。来赚点资源和金子。

一般来说24小时内,就能塞7个人进核心城,这生意一月干一回,一回吃一个月,也算是高风险高回报。

但这次都已经到第二天了,接头人却还是没有出现。

要不是林笙是个讲究诚信的“生意人”,他早就跑路了,要知道这要是被抓住了,小命可就保不住了。

林笙再一次按下了手腕上的通信器,面色阴沉地能滴出水来。

“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听,请稍候再拨。”

重复的提示音在鸟不拉屎的荒原上回荡着,无休止地等待一点一点地消磨着他的耐心。林笙一把扯下面罩,从兜里掏出了根烟,有一口没一口地抽了起来。

这年头烟可是奢侈品,要是放在平时他可舍不得抽,但是现在不来上一根的话,他可能会崩了那个还在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的糟老头子。

在抽完第2根烟后,林笙再也受不了这种折磨死人的煎熬了,他“啪”地一下挂断了通信器,猛地把烟屁股丢在了地上,随即站起身来,恶狠狠地碾了碾地上的烟头,朝着身后的一个家伙大喊了一句。

“瘦猴,别TM得像个傻子一样杵在那里了,把枪背好,带着这几个“客户”先回去。”

令人意外的是,林笙刚拍拍屁股准备离开,身后就传来了一个熟悉的调侃声。

“呦,我们林大爷这就走了啊。”

林笙自然知道来的人是谁,额头顿时青筋暴起,胸中的怒火腾地一下烧了起来。

这完蛋的玩意,耽误这么长时间不说,来了还要阴阳怪气,我这不打他一顿都对不起自己。

林笙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了来人面前,先是朝着他面门来了一拳,又一把掐着他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牙齿咬得咯咯响。

“他娘的,王瘸子你想死是吧,来得这么晚?想掉脑袋可别带上我。”

“笙哥,笙哥,您老快放手,掐死了快!我不是故意的,咳咳。。。”王瘸子涨红了脸,死命地挣扎着。

“切,没用的东西。”

林笙松开了手,像扔垃圾似地把王瘸子甩到了一边的地上,又一脚踩在了他的胸口,居高临下地盯着他,凶神恶煞地说道。

“王瘸子,你今天要是不把事情说清楚,我就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王瘸子和林笙一起干了这么多次生意,对他的脾气也清楚得很,生怕这疯子真把自己给做了,赶紧朝着不远处喊道。

“你们几个看戏啊,老子白养你们的啊,还不快来救我?”

站在不远处抬着担架的几个家伙,赶紧丢下手里的东西,端起制式步枪,小心翼翼地朝着林笙那压了过去。

林笙连头都懒得抬一下,不屑地冷哼了一声,瞬间从腰间抽出两把闪着辉光的左轮手枪。

“砰,砰,砰,砰。”

四声清脆的枪响过后,地上整齐地躺下了四具眉心点着个枪眼的尸体。

林笙朝着背后打了个手势,让自家兄弟去把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给搜一搜,毕竟啥资源都是格外珍贵的。

他娘的,约翰老妈那一盒子弹都涨到以前的3倍了,再不省着点花,喝西北风去啊?!

林笙吹了下枪口冒起的烟气,潇洒地收起了一黑一白的左轮手枪。紧接着弯下腰,扯着王瘸子为数不多的头发,把他给提了起来,怜悯地说道。

“王瘸子,你就养了这么几个废物玩意啊?!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呸。”

见王瘸子除了瑟瑟发抖外连个屁都不敢放,林笙也就没了继续的兴致。

他松开了手,直起身子,望着高高悬挂在半空中的太阳,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觉得心情总算是变好了些,这两天积攒下来的坏情绪也一扫而空了,连那核心城都变得顺眼了不少。

突然他感到胸口处传来了一阵剧痛,他僵硬地低下头,赫然发现自己的胸前多了个滴着鲜血的刀尖。

林笙强忍剧痛,本能地转过头去,出现在他瞳孔里的是一张自己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相信的脸。

“你?!”

“笙哥对不起,我想活,我不想再呆在荒原上过这种日子了。”瘦猴虽然嘴上说着对不起,但是手里的动作却比谁都快,一刀过后又是一刀,刀刀朝着要害捅。

林笙的表情和动作随着匕首的进出变得愈发的麻木,从惊讶,愤怒,到最后的茫然只不过是转瞬之间。

血液大量流失,暗红色的血水顺着他的身子淌到地上聚起了个小小的血泊,林笙的神智慢慢模糊,双腿逐渐发软,连站立也要做不到了。

趁着这个空隙,王瘸子麻溜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把推开了瘦猴,一脚踢在了林笙的膝盖内侧,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厉声嘶吼道。

“想不到吧,林笙你终于栽在我手里了。”

林笙趴在地上,久久没有动静,直到王瘸子把脚踩在了他的背上,他才咬着牙微抬起头,对着这不可一世的家伙冷哼了一声。

“废物,就是废物。”

说完这句话的林笙像是用光了所有的力气,脑袋重重地砸到了地上,彻底没了声响。

恍惚中,他好像听到有人在耳边说着些什么,但是却怎么也听不清。手脚慢慢地变凉了,脑袋也越来越轻,林笙知道自己要死了。

虽说从不巧堡垒被赶出来,林笙已经料到自己会死在荒原上,只不过这么窝囊的死法倒是万万没想到。

没想到我林笙竟然救了个白眼狼。。。

黑暗逐渐袭来,林笙的意识慢慢飘散,短暂人生中经历的种种事件如同电影一样在他的脑海中回放。

他又看到了那场滔天大火,也看到了那一双双空洞的眼睛,和那一面沾满血手印的墙壁。

林笙在心中叹了口气,闭上双眼,等待最后审判的来临。

异变徒生,就当林笙已经撂挑子等死的时候,他的脑海深处传来了一个悦耳的女声。

“就这样放弃了吗?”

“我都要死了,不放弃还能咋地。”林笙无奈地摊了摊手。

“如果我能让你活呢?只不过。。。”

还没等脑海中的女声把话说完,林笙迫不及待地打断了她。

“别说了,只要能活,我啥都答应你!”

脑海中的女声一顿,片刻之后冷静地继续说道。

“那好,我相信你。”

时间慢慢过去,那悦耳的女声却再也没有出现,林笙的意识即将消散,在彻底堕入永恒的黑暗之前,他不甘地嘀咕了一句。

“什么玩意啊!既然实现不了,为什么又要给我个念想呢。”

光明褪去,黑暗永生。

瘦猴蹲下身,探了探林笙的鼻息,在确认他真的已经死了之后,松了口气。

他点开了手腕上的通信器,按下了唯一的联系人,没过多久一个沙哑的男声从通信器的另一头传来。

“首座,任务已经完成,最后一个目标已经击杀。”瘦猴恭敬地说道,态度卑微。

“做得干净些,别留下尾巴。”

“是!”瘦猴挂断了通信器,瞥了一眼杵在不远处的王瘸子。

王瘸子站在林笙的旁边,骂骂咧咧地说个不停,脸上的兴奋难以言表。

“我王二终于能进一区了!!!”

王瘸子见瘦猴正往自己这边走,赶紧收起了喜悦之情,搓着手满脸堆笑地迎了上去。

“癸先生,首座怎么说?”

瘦猴淡淡一笑,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说道。

“首座说他很满意,还要奖励你呢,王先生。”

“真的嘛!感谢首座,感谢首座。”听闻这个消息的王瘸子喜极而泣,忙不迭地跪了下去,朝着核心城的方向,“砰砰砰”地磕起了响头。

瘦猴的嘴角浮起一抹冷笑,趁此机会抽出了腰间那把还滴着血的匕首,平举到了王瘸子的脑后。

正当他要动手的时候,如烂肉似的瘫在地上的林笙竟然又动了一下。

瘦猴惊得下巴差点掉了,他不由自主地擦了擦眼睛,想确认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更令人惊恐的一幕出现了,林笙竟直直地飞了起来,悬挂在了半空中,一团刺眼的白光笼罩了他全部的身躯,周围的温度一瞬间降了下来。

王瘸子和瘦猴都傻了,他们死死盯着那悬在半空中的光球,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

下一秒,两人同时往后退了一步,眼睛瞪得溜圆,脸色“唰”的一下变得铁青。

死而复生的林笙悬于半空,他的背后扇动着三对闪着诡异黑光的翅膀,他的头顶生出了一对山羊角般锋利的犄角,双目血红,五官完美,身材修长。

王瘸子浑身上下颤抖得像筛糠一样,结结巴巴地问道。

“你究竟是人还是鬼。。。”

“我小小的纠正你一下,他是排名第二的抵抗天使——路西法”

还没等林笙回答,从王瘸子的背后传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王瘸子和瘦猴几乎同时转过了头。

王瘸子发现说话的人是那个从天下突然掉下来的女孩!

“你又是谁?”

突然出现的女孩轻笑了一声。

“我是谁不重要,你有那闲工夫不如想想怎么解决那个在天上的家伙。”女孩伸出纤细的手指点了点空中。

王瘸子这才反应过来,天上还飞着个煞星呢,他的脑袋飞速运转,试图想出个好办法。可还没等他有所反应,那林笙竟已经到了跟前。

他先是一脚将王瘸子踹倒在地,随后单手掐住了瘦猴的脖子把他高高地举了起来。

林笙双目如炬,语气却如同古井的水一般平静,不带任何的感情。

他的声音像是来自亘古,带着神秘的气息。

“你该死了。”

林笙背后的第一对翅膀升腾起夺目的黑火,炽热的烈焰将手中的敌人吞噬,彻底消散在空气中。

瘫在一边的王瘸子望着眼前的一幕,彻底疯了,他跪倒在林笙面前,声泪俱下地祈求着。

“笙爷,我错了都是那个家伙诱惑我干得,他说事成之后能让我进一区,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了啊!”

“您就放过我吧,我上有80老母,下有还在喝奶的孩子,我求求你了。。。”

站在一边的女孩见到这一幅情景,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转过头柔声建议道。

“路西法,要不算了吧,杀了他的话,他的母亲和孩子可就没人照顾了。”

林笙冷哼了一声,一脚踩住了王瘸子的脑袋,讥笑道。

“他老妈死了快20年了,还有他活了大半辈子连姑娘的手都没拉过呢,哪来的儿子。”

说完这话,林笙上下打量了一下女孩,又补了一句。

“这家伙让人抬着你,可不是为了救你,你懂我意思吧?”

女孩眉头紧皱,赶紧打断了他。

“你闭嘴,你想咋样咋样吧。”

脑海中跳出的画面,让女孩娇躯一颤,再也不敢说话了。

打发了圣母心泛滥的女孩,林笙一脸玩味地跟王瘸子说道。

“大家在这乱世相识一场也不容易,我给你个机会,5分钟,你只要跑掉了我就不追究今天的事了。”

王瘸子想都不想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瘸一拐地朝着核心城冲了过去。

林笙见他跑远,也没着急,反倒是收起了背后的翅膀,走向了那个女孩。

从声音来听,她就是那个救了自己的人。

他停在了女孩身前,微笑着伸出手,笑道。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办到的,但我的命是你救的。从今往后,有啥事,你来找我就行!不管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我林笙绝对不会有一句废话。”

女孩双手环于胸前,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了一句。

“切,你再不去追那个家伙的话,他可就跑进核心城了。”

“无伤大雅,先让他跑几百米都行。”

林笙随意地从腰间抽出一把黑色左轮,朝着天空开了一枪。

“砰!”

一声清脆的枪响,响彻整片荒原。

                           

原创文章,作者:曳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wnLoadgamesfreenow.com/25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