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核宇宙超理人》兼山子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梦核宇宙超理人

小说:科幻

作者:兼山子

简介:一家以梦境联机的独立制作公司,一场以潜意识为背景的无尽游戏模式,一首以全人类共性感知谱写的恢弘史诗。一个元宇宙,两个婴子集平行世界。一个是造梦源头植物人,一个是神经症梦游者,一个是窥视梦境深渊的游戏人。是现实还是幻梦,是清醒抑或迷醉,孰真孰假,尽在你的一念之中…

角色:

梦核宇宙超理人

《梦核宇宙超理人》第1章 「序章」梦核日历197.6.2免费阅读

梦核日历197.6.2。

被太阳质子和电子风吹离的冰态彗核星尾如巨大的羽翼遮蔽着天空,此时太阳已经落到了地平线以下。

被命名为梦旅人1号的那辆蛋黄色二手回收改装高尔夫球车,正在连绵起伏的山丘和重重叠嶂的环形山上爬升,丝毫无惧于天空中以每秒15千米的速度撞击地表的梦境陨石。

有那么几颗确实直挺挺地砸在了梦旅人1号的车棚上,发出ba ba bang bu bong的声响。这是巡查员A今天设定的“海洋合唱团”效果。

团中的两位领唱分别是来自澳大利亚黑德兰港的黑珠宝鱼和生活在我国东海海域的康吉鳗,清亮的上低音和音域宽广的低八度者的优美组合。

和我们对鱼类沉默寡言的印象有所不同。事实上有许多鱼类都热爱唱歌,尤其是在黄昏和黎明时分还大肆举行群体合唱,这一点就很像鸟群一大早都要开晨会。

梭巡员A下了车,站在布满了碎石和轻柔起伏的沙丘上,弯下腰捡起了刚才从车棚上砸落的梦境陨石。

陨石表面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霜冻。他用拇指摩挲了一下,在左下角经纬线格子里,浮现出四个荧光字:

「杜马梦境」——

这支来自世界各地的杂牌军探险队正沿着亚马逊河寻找传说中的失落之城通古孜巴斯特。

领队的美国传教士Jesse Custer递给杜马一本封皮几乎脱落的圣经,告诉他“上帝的言语在此”。杜马饥渴难耐,但还是勉强将圣经举到耳边,除了风呼哨而过的声音,他什么也没有听见。

在云遮雾绕的弥山亘野,长长的一列队伍沿着蜿蜒陡峭的山壁艰难下行。

男人们都穿着以藤木皮革粗制滥造的简陋护甲,面部用整片皮甲遮蔽,就连裸露在外的手背上都覆裹一层软革。

寥寥几位女眷则坐在手工制成的竹轿上,被茅蒲编织而成的蓑衣遮蔽的严严实实,由几位昆仑奴抬着,宛如正准备出席宫廷盛会的贵女。

在走完最后一段山壁,平安回到河流上游的平坦地带,队伍里出现了小小的分歧。

传教士坚持要继续探索上游路段,而由wu带领的士兵和昆仑奴却对连日以来的一无所获颇为气恼,想要放弃这次探险。

假如果然如此,那么整支队伍即告瓦解,那几位女眷显然无法独立完成剩下的路段。

杜马和同样来自中国的安岳以及安乔兄妹俩默不作声,像是对此并不太关心,只是围坐在一旁稍远的高地上休息积攒体力。

一个昆仑奴试图独自从河面上趟过,水只淹过他粗壮的小腿,他伸手打捞起河里漂浮着的木筏。

但河水瞬间暴涨,从他站立的地方涌现出一个黑色的巨大漩涡,他疯狂地扑打着水面,将近两米的身高此刻像一片小小的叶子在浑浊的水势里浮沉,转瞬间就消失了影踪。

杜马紧张地站起身,他看见wu正驱赶着手下的士兵前赴后继地扑进河里。

他们徒劳地用坚实的绳子捆住自己的腰,尝试手牵着手互相拉扯着过河。岸边仅剩的一个昆仑奴充当了磐石的作用,正瞪着一双惊惧不安的蓝眼睛,丰厚的双唇颤抖着。

忽然之间暗沉的天色转为明朗,河面又恢复了平静。杜马如梦初醒般惊觉只有自己还在这里,在他身边的安岳和安乔早已不知去向,他们坐过的地方留着一把机械风琴,正在自动演奏里面的音乐带子。

“还有人吗?”

杜马的呼喊持续了将近半小时之久,两息之后,现场只剩下了那管风琴,还在不知厌倦地独奏。

梭巡员韦斯特将梦境陨石丢进了车后座的回收箱里,手腕上带有高增益天线的通讯器里传来一阵电流声。

“嘿,韦斯特,你那里怎么样?”

他按下通话键,“还行,今天陨石有点多。”

事实上是有点太多了,距离他下车不过短短十来分钟,地表上已经落满了梦境陨石,从他现在的位置望去,能看到白金色的沙丘已经被铁灰色的陨石所覆盖。

片刻之后,通讯器里传来了一段同步影像。

停泊在天琴座环状冰体行星上的梦旅人2号,背景天空里是极为壮观的洛基烟流。

在如巨人的喘息喷发中,红摄紫外线光晕由无数个被映照成青蓝色的梦境陨石组成,形成了膨胀的彩色发光气体外壳在地表周围缓缓流动。

梭巡员M51从身边最近的漩涡层里摘下一个,被猛然凑近而在视野里放大的荧光字显示:「邦尼梦境」——

在麦田里狂奔的少女,她的恋人在身后紧紧地追逐着。

天空中飘来一朵云,投下巨大的阴影笼罩着他们。这片云是如此不祥,以至于邦尼忍不住发出了困兽般的哀鸣。

她终于逃进了一栋被用来避暑度假的小木屋里,却看见自己的母亲正坐在游廊的摇椅上,冲她摇头。邦尼跌跌撞撞地扑过去,倒在妈妈的膝头,恳请她收留自己。

“可是孩子,你要是住在我身边,你就会死。”她面无表情地继续编织着手中的毛线,那是一件邦尼小时候穿过的紫色毛衣。

邦尼看向身后狂奔了许久,却依然精力充沛的爱人。

他始终在离自己再冲刺一步就能抓到她衣角的位置,在她恐惧地依偎在母亲身边哀求的时候,他就像在跑步机上的训练者,迅速但徒劳地被滞留在了原地。

画面消失了。

“最后怎么了?”韦斯特问,其实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都消失了。光今天,就已经是第4909次梦境主体消失。比上个月的8倍还多。差不多每18秒就有一个。”M51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飘忽不定,可能受到他那里的星云影响。

“你知道,我一直在查历史数据。自从梦核宇宙成立以来,截至去年为止的梦境回收总数是2811亿件。有点多,不过还好。你知道的,每一次丧失主体的梦境互动都会产生更多的梦境碎片,所以才会产生梦境陨石。但今年才过了小半年,就已经有3332亿件了。我担心…”

韦斯特知道他担心什么,但他还是强硬地回答,

“梦境陨石回收总数是在增长,但增长率正在逐年下降。这只是梦境中子机第四代和第五代升级带来的暂时性影响。”

“可是研发组一直在向发言人发送蓝光警告,这个礼拜就接连发送了三封。肯定是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情况正在恶化。”

“发言人并没有回应这件事。”

“是的,但是…”

“我们只是梭巡员,我们的职责是在梦核宇宙星系里回收偶尔掉落的梦境陨石。其实这说白了也只是一个游戏环节,假如你愿意,你完全可以开启自动梭巡模式,把这一切都交给摩尔。它不是一直希望能亲自体验下开高尔夫球车吗?”

“当然,是的,我知道可以。可我还是觉得这件事太不同寻常了,你看见了吗?我这里的星系团完全没有随着烟流喷发飞散,反而完全被梦境陨石黏合在了一起,现在它正在形成行星闭合层!我肯定这是从来发生过的现象。”

M51又连续发送来好几段影像。

韦斯特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他索性打开公开频道。一时间,梦核宇宙星系里的555位梭巡员的实时影像以cover flow图层透视模式完整地显现在他面前。

与先前有所不同,此时巨量的梦境陨石雨正以每秒72千米的加速度坠落。

片刻之后,有一条最高警示信息被同步到了梦核宇宙主星控制区摩尔网络。

“一线梭巡员发回…梦核宇宙星系团全境遭到梦境陨石雨的袭击,目前陨石数已经超过每小时1000颗,正式更正为陨石暴。”

发送完信息之后,韦斯特呼叫全体梭巡员暂时回到主星,等待进一步通知。

他扭头又看了一眼已被覆盖将近三分之一的高空云层大红斑里密集的陨石群,坐上车,朝着主星方向回程。

他想起3分钟前发送完毕的最高警示信息,心里不由得舒了一口气。无论如何,接下来只需要等上级处理了。

自己刚才的紧张过度实在有点好笑吧。拜托,这只是个游戏,都是为了增加游戏的体验感而制作出来的有效效果。

如果说梦境陨石暴确实有点意外,但顶多是系统里的一个小问题。搞不好这是主星网络摩尔表达幽默的一种方式,「她」最近学习库布里克的电影太多了。

但游戏的主导权仍然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不是吗?假如实在不喜欢,完全可以从NPC调到玩家模式,或者干脆把梦核中子机关掉,从游戏里退出来。这实在太简单了。

是的,一点没错。这确实只是一个小问题。

它至多只能算作是一个微乎其微的的小小序曲。

                           

原创文章,作者:兼山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wnLoadgamesfreenow.com/28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