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难眠》刘季 李博士小说阅读

小说:孤岛难眠

小说:科幻

作者:我是黑猩猩

角色:刘季 李博士

简介:穿越时空本欲开创盛世大汉,奈何穿梭机坏了流落孤岛。黑暗中一双血眼引起了一场阴谋,被诅咒的岛屿上,刘季正带领众人与邪灵较量,一层层解开岛屿中秘密。

孤岛难眠

《孤岛难眠》免费阅读

“李博士,我已经做好了穿越的准备。如果时光穿梭机真能够实现穿越,那将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发明。”刘季紧张又激动。

“刘季上尉,时光穿梭机已经经过半年多的调试,这次应该能够确保万无一失。

一旦穿越到了汉朝,请进行完科研活动和数据采集后,立马按照操作的流程回来。”李博士再三叮嘱刘季上尉,务必注意安全。

然后开始启动实验,李博士是这次时光穿梭任务的总设计师、总指挥。

他早就所有部门小组提前做好准备检查,随后对着所有部门小组发出最后的指令:“请各小组注意,各小组注意,这里是指挥台,时光一号穿梭机预备启动。”

“指挥台,一号小组推进器准备完毕,二小组驾驶舱准备完毕。舱门已关闭,倒计时五四三二一,电源启动!”报数员计数完毕。

只见嗖的一声,一股强大的电流穿过时光穿梭机,巨大的磁铁石飞速旋转起来,一道光闪后,时光穿梭机跟随着电光消失了。

刘季经过一阵电闪雷鸣,大脑眩晕后醒了过来,看着周围陌生的世界,再往远处一眺望。明白自己落到了悬崖峭壁边上的山洞中,外面一望无际大海。

“这是来到了秦末群雄并起的时代了吗?可是怎么感觉自己来到了个孤岛呢?”刘季纳闷,然后看了看左手上佩戴的手表。

这边手表指针已经停止转动了,估计是刚才巨大电流产生的磁场就是影响手表停转的原因。

突然他听到头顶上的山顶悬崖边有人的吵杂声,“奶奶的,说好的宝藏呢?我们根据你的藏宝图走,这都带到了什么鸟不拉个屎的地方!你是不是骗我们?让我们故意来着个鬼地方?”当中领头的人指着带路人在骂。

“大人,我已经按照你们的要求提供给你们藏宝图的确切位置,并且带你们来到了这里,可是藏宝图标记到这里就消失了啊,藏宝图标记的宝藏就是这个地方啊!我没有说假话,放过我吧!”带路人哀求着。

“宝藏没找到,风景倒是不错。今天正好适合看众兄弟们看看表演—自由落水!是不是啊,兄弟们?”领头人问他的跟班小弟。

众人一阵起哄,带头大哥便狠狠的踹了带路的人的屁股。

啊!!!宝藏带路人被直接踹下了悬崖。

“关于蓬莱仙岛埋藏宝藏的传闻可能从开始就是假的,因为宝藏的传说,已经有几十年了。

我们也都上岛了,可是这个岛上除了风景以外什么都没有。”领头人与众人交谈。

刘季看着这四处都是岩石墙壁的地方,想着反正也已经完成任务了,便准备再次启动时光穿梭机穿越回去,毕竟这回降落在这个鬼地方太差了,没吃没喝没物资,留下只能等死。

还是先回去再说,结果按照之前演练的步骤流程操作了半天,时光穿梭机毫无动静。

“没电了?坏了?”刘季摆弄了大半天。看起来这个机器应该是坏了,只好四处看看有什么东西能用来修机器的,结果在环绕四周看了一圈,骂道:“怎么传送到了一个封闭的破洞里,机器还给坏了。

这下好了回不去了,不是之前说好的调试了半年吗?怎么这才一次就坏了,好歹淘宝也给七天无理由退货啊,怎么说也是个科学家专家组的,搞得这都什么玩意啊。

唉算了,罢了,留在这里抱怨也没啥用。还得先得想办法离开这里。否则人还没回去,就得饿死在这里,几千年后被人观赏的成文物了。”

刘季心里正烦着呢,再一听有船的鸣笛声,一看远处一艘蓝色旗帜的船朝岛屿驶来。

刘季感觉有救了,心想与其再这样困在这个悬崖峭壁中没有水和食物。怕是没等回去,就迟早死这里。不如跳入海中游向这艘船求救,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喂!喂!”刘季脱下迷彩服向船用力的摇摆招呼。

不久船上的人好像发现了刘季,便鸣笛回应。“噗嗤!”刘季朝着船行驶的方向一跃而下跳入海中。

等刘季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船舱里了。睁开眼,旁边躺着一个老船员用军刀削苹果。

“来一块吧,小伙子!”老船员用手拿给刘季。

“谢谢!”刘季边吃苹果,边回想昨天的事情就仿佛已经过去很久一样,他心情沉重地走到船舱门口。

在他身后一个晒得黝黑的强壮中年士兵用一只手拿着酒瓶跟在后面,他的头皮屑掉在肮脏的蓝色外套肩膀上,双手粗糙而且伤痕累累,穿着一双黑色的破靴子,另一只手拿着军刀刮脸上的胡子,掉下来油腻的、青青的白色胡渣。

过了一会,他一边用手翻着很久没洗过的卷发,一边吹着口哨,然后又唱起那首古老而又掉渣的儿歌:“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哟哟嗬,还是一瓶古井老酒!”刘季看着这脏货,一边唱着儿歌一边喝着老酒,吃到一半的苹果差点没吐出来。

那高沉、摇摇欲坠的声音,似乎在绞盘栏杆上被崩断了一样。然后,他用一根像手钉一样的棍子敲了敲船舱壁。当我出现时,他粗暴地递给我一杯古井老酒。

看着他拿到它在身边时,像鉴赏家一样慢慢地喝着,品尝着酒的味道,时不时的还捋一捋自己的臭衣服。

“这真是一个美丽的岛屿。”他终于说了句话。“还有令人难忘的美食!’

我告诉他:“我从这岛上来,但是很遗憾。除了四处的岩石我什么都没看到,要有美食我能跳海爬这船上来?”

“好吧,那么。”他说,“你躺的是我的床位。”

“我是你从海里救的?”刘季问。

“当然喽,我看你摇晃这身彩色衣服,以为你是个女人。结果你个大男人穿一身彩色的!”士兵满口酒味对着刘季说。

“这儿,小妞!”他对那个船上招待侍女喊道。然后从旁边站起来,扶着我的胸口说。

“我将在这儿待到旅行结束。”他继续说。“我是个战场上的老兵;我想要的是女人、酒、牛肉和鸡蛋,然后去那里看船离开。”

“请问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刘季问这老兵。

“你应该叫我船长。哦,我知道你在干什么了。”然后他在门槛上扔了三、四枚碎银子。

“你可以放心的告诉我,这个岛屿上的宝藏埋在哪里?我可以跟你平分!”他粗鲁的态度,看上去像老鹰一样凶猛。

他的衣服虽然很臭,说话很粗,但外表却一点没有船长的样子。

在桅杆前,他看起来似乎就像一个海盗或者土匪,习惯于别人服从他或命令别人。侍女告诉我他早先战场上赚了很多钱,于是买了这艘船转业退伍后帮别人跑运输。

“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船长问刘季。

“我叫刘季,是一名现役军人!”刘季回复。

“哦?一名小白脸现役军人?哪个国家的士兵皮肤这么白,怕是新兵没打过仗吧。”船长突然被逗乐了,哈哈大笑。

“刘季老弟,你从岛上下来。因此对岛上的地形应该熟悉吧,我想听听你的所见所闻。

我们船上的所有人都是为了这个岛屿上的宝藏而来,而且我手中的地图所指示的位置恰恰就在这里。

然而到岛附近,地图上关于岛上的路线就消失了。”不一会,还在一旁唱歌、赌钱的其他人都围了过来。

船上的生活是孤独的,要不是为了金银财宝怎么会有这么多人选择跟着这样一个邋遢的船长,居住在狭小酸臭的地方寻找着地图上不知真假的宝藏。

刘季心里想刚才来了一伙人,这回又是一伙人。这个岛屿上到底来了多少人,这个假地图到底给了多少人,分发假地图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目前所能了解到的一切,根本无法判断任何信息,看来只有上岛才能知道始作俑者的真实目的。

领航员卢绾是个非常沉默的人,他整天用黄铜望远镜在瞭望远处的大海。或者在甲板或船顶上闲逛;有时候整个晚上,他又都坐在客厅的角落里,喝着加农的古井白酒或者吃着大葱卷饼。

当大家伙说话时,他大多时间不愿说话,只是突然凶猛地抬起头,像吹喇叭一样吹过鼻子;通过一些时间的交往我便跟他成了朋友。

每当他散步回来,都会问是否有其他人走过。起初,我以为是他自己的缺少陪伴,所以让他问了这个问题,但最后我开始看到他日想避故意开他们。

每当有人讨论岛屿与宝藏有关的事情,他都会进入自己的船舱,贴着船墙听着讨论的事情。一旦你问他什么,他肯定总是沉默。

但是至少对我,他并没有在这件事保留什么秘密,因为在某种程度上,我分享了他的我的故事(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船长众人并没有从我的口中得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但是最终他们还是决定和我上岸一探究竟。

上岸前,卢绾我拉到一边,答应每个月的给我一两银子,只要我“留意一个有一支腿上或者身上有金黄色眼睛印记疤痕的人”,并且让我一出现就告诉他。

我没思考就答应了,毕竟在这个世界需要钱,而我马上就向他申请银两。

他先是一愣,吹着鼻子,盯着我,但之前他肯定考虑过更好的办法和人,所以没办法给我了一两银子,并重复他的叮嘱寻找的所有上岛屿的腿上或者身上有金黄色眼睛印记的人。

“夜晚,我梦到卢绾说的一双眼睛在黑夜中盯着我看,似乎在告诉我某种信息。”突然间一道闪电劈中我的胳膊,剧烈的疼痛将我从睡梦中疼醒。我看着胳膊上被灼伤的伤口,立刻意识到这梦竟然是真的。

众人上岸后的第一天夜里,大家沿着岛屿岸边露营。刘季又梦到了同样的眼睛,不同的是,这次黑暗中除了金色的双眼,整个脸庞也逐渐露了出来。

“你是谁?”刘季问。

“你永远不会知道答案。”黑影回答。“在暴风雨的夜晚,当狂风吹着帐篷的四角,海浪呼啸着在海湾上,在悬崖上,我看到它有一千种形态,有一千种恶魔的表情。

而且腿在膝盖处被切断,现在在臀部刻着金黄色眼睛印记。

再近一些,再近一些,刘季在梦中的意识逐渐清晰,他看到了一个怪物模样的生物,只有一条腿,长在它的身体中间。看到它跳过去,跑过去,越过树篱和沟渠追着我。”

“又是这该死的的噩梦!”自从收到卢绾的钱,刘季就总是被这噩梦缠绕。

我收了每月一两银子,带来夜夜噩梦,脑中形成这些可恶的幻想。不过,再一想到那个有一条腿的怪物带来的惊吓相比于船长,我对船长本人的恐惧远比任何认识怪物少得多。

凌晨上岸后的船长,他喝的酒水比他船上喝的还要多;喝多了就开始坐着唱他那邪恶的、古老的、狂野的儿歌,他丝毫不在意别人的想法;

但有时他会叠起眼镜,强迫所有颤抖的同伴听他的故事,或者跟着他的歌声合唱。我常常听到他的帐篷里摇晃着酒瓶碰撞声和酒后破口大骂的声音。

船员们都立马坐起来,害怕船长酒后挥舞匕首误伤众人,船员们都默不作声,以免说话。

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他会让大家知道的自己才是所有人的头领,没有他所有人都无法找到宝藏,或者死在这座岛屿里;

他会把手放在桌子上,示意让所有人都保持沉默;他会愤怒地飞起来,有时因为没有问题,或者他认为同伴没有听他的命令。

他也不允许任何人离开露营营地,直到他昏昏欲睡上床睡觉。

突然一道道闪电划破夜空,伴随着电闪雷鸣,一场暴风雨来了。

狂风暴雨将众人的行李和帐篷吹得稀巴烂。找到一处能躲避风雨的山石就是众人当下要做的事情。

而船长这个大酒鬼瑟瑟发抖地蜷缩在帐篷里的床上。

四处散落的雨水将船长浑身浇了个透,而船长还在骂骂咧咧的怒吼:“谁他妈的将没有喝完的酒全洒在了他身上。”

直到帐篷倒塌,他才开始意识到,暴风雨真的到来了。

船长继续大声吹他的鼻子,你可以说他怒吼着,盯着我们吼道:“你们这帮兔崽子,快带我离开这里,找件干衣服换上。冻死我了!”

只见远处黑漆漆的森林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衣衫不整的人,也可以不称之为人,因为只有一条腿。

这个一条腿的怪物嘴里不知道说着些什么一直朝着众人跑来。

“快拿弓箭来!”船上五大三粗的男人让众人赶紧将随身携带的武器给他。

“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人群之中相互在询问。

只见嗖的一声!独腿怪物就倒下了,再也没有爬起来。

医生孙思邈决定组织几人与他一探究竟,刘季跟随众人前去。眼前的独腿人衣着肮脏的泥土与血肉混合,脸庞被头发遮掩着看不清面容。

突然船长爬起来又开始吹他永恒的儿歌:“躺在面前的死者,哟哟嗬,还有一瓶高粱酒!喝酒为魔鬼做事情,哟哟嗬,还有一瓶高粱酒!”

起初,我以为地上躺着的就是独腿魔鬼。结果刘季一看,这不就是自己穿越那天,找寻宝藏的那帮人的头领吗?下身另一条腿明显是被外力撕扯掉的。

我的噩梦和那个单腿的恶魔混在一起。原来这不是梦中的恶魔,而是实实在在存在的,被什么力量撕扯断的。

与此同时,船长听到自己的音乐渐渐高兴了起来,最后他把手放众人面前,指着死去的恶魔说:“又死一个,哈哈。又死了一个!”

这意味着沉默,这些声音立刻停止了,众人明白这船长一定经历过什么,或者知道过什么。

突然曾经给刘季苹果的老船员等了一会;让船长继续说下去。老船员说话清晰而亲切,每说一两句话就轻快地抽着烟斗。

船长瞪了他一会儿,又拍了拍他的手,更加严厉,最后恶毒地低低地咒骂道:“那儿,安静!”

“你是在跟我说话吗,船长?”孙医生说;“还是在跟那个死去的恶魔说?”

“我只有一件事要对你说,船长,”孙医生回答说,“如果你继续喝酒,这个岛屿很快就会多一具尸体!”

醉酒船长的愤怒非常可怕。他跳起来,拉开别在腰间的匕首,用手掌撑开,威胁要把孙医生钉在悬崖石壁上。

孙医生纹丝不动,面对威胁,他用同样的语气反击,这样所有人都能够听到,语气平静和稳定对着船长说:“如果你不把这把刀重新放回你的口袋里,我保证,你将失去你追求的一切。’

接着,他们之间目光打了一架,但船长很快就清醒了过来,拿起匕首,回到自己的位置,像一只被打过的狗一样抱怨着。

“现在,船长!”孙医生继续说,“既然我现在知道这个岛上出现了一个这样的怪人,那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出现。

从我医学的角度上来说,这个人是被某种生物迫害成这样的。也就是说这个岛屿上可能存在吃人的恶魔。

因此就像今晚一样,我们应该提早制定预案应对这个恶魔。或者退回到船上立马离开这个岛屿!”

“不可能,我们什么宝藏都没有得到。两手空空的回去,这趟费用谁承担?”船长大手挥挥表示撤离的方案不可行。

正当众人犹豫不决的时候,停靠在岛屿岸边的大船冒出了火光,伴随着轰隆隆的响声,大船爆炸了!

                           

原创文章,作者:我是黑猩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wnLoadgamesfreenow.com/291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