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梦娇最新章节,佟玉容 佟夫人小说阅读

小说:清穿之梦娇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爱吃泡青豆的红豆

角色:佟玉容 佟夫人

简介:玉容故宫一日游时,意外捡到一只木簪,一个可爱萌娃经常入梦,小萌娃可怜兮兮,爹不疼娘不爱,没得办法,玉容只好左手奶瓶右手奶糖地哄小孩,谁知小孩长大有惊喜。

清穿之梦娇

《清穿之梦娇》免费阅读

料峭的春风卷着枯黄的树叶发出呜呜的声响,夹杂着人声的低语,像是在看一场无声的悲剧一般。

当代大学生佟玉容,在热闹的大街上散步消食时,看见一个小男孩揉着泪眼哭着过马路,而此时斑马线旁的交通灯已经跳到红灯,小孩儿边哭边走,远处一辆轿车飞快地驶来。

肉眼可见的高速行驶,透露着不寻常,佟玉容想都没想,拔腿跑向小男孩,双手抱起孩子,可惜高估了自己跑步的速度,二人被高速行驶的车撞飞。

她下意识把小男孩抱进怀里,落地之时,她的后背重重地砸在坚硬的马路上。

佟玉容感觉自己的意识在一点点模糊,她也没有力气挣扎。

等被送入抢救室时,她已经没了呼吸。

“容容!容容!”

佟妈妈抱着她哭得撕心裂肺,最后直接伤心过度昏了过去,佟爸爸赶来之时,一边是身体冰冷的女儿,一边是哭到昏厥的妻子,永远都温柔带笑的佟教授险些踉跄地跌倒在地上。

佟爸爸只好忍痛跟着妻子去了急救室。

佟玉容都快急疯了,她妈妈有心脏病,这些年一直养护的很好,从未犯病。

她眼睁睁地看着双目紧闭、脸色苍白的佟妈妈被送往抢救室,外边的佟爸爸满脸痛苦,颓然地靠坐在医院冰冷的墙壁上,苍白如纸的双唇微微抖动。

她好想安慰父母,叫他们别太难过,这只是个意外。

可是她现在只是一缕游魂,对这一切都无计可施。

很快抢救室门口的红灯熄灭,佟妈妈被推出了抢救室,医生告诉佟爸爸,佟妈妈是情绪波动太大,再加上妊娠反应,才导致的昏迷,很快就会醒过来的。

她是父母的独女,从小千娇百宠地长大,也渴望有个软乎乎的小弟弟,现在弟弟来了,可她不在了。

心底涌上一丝遗憾,但更多的是庆幸,这孩子来得及时,顾虑孩子,佟妈妈应该可以撑过去的,等父母年迈之后,也有儿女照顾,她就放心了。

许是遗憾散去,她感觉自己的有意识的时候不多了。

不知过了多久,等她再次醒来之时,已经在墓山上了。

许是老天都遗憾一个大好青年的离去,此时天空黑沉沉的,飘着细细密密的雨丝,淅淅沥沥。

佟妈妈靠着佟爸爸的手臂,苍白的嘴唇带着一丝牵强的笑,“容容,你有弟弟了。”

声音哽咽一下,“爸爸妈妈永远爱你,下辈子一定要过得比现在好。”

佟玉容很是欣慰,如果还有来生,她还要做佟爸爸佟妈妈的孩子。

如果的话······

佟玉容做了个梦,她竟然去了古代,还是规矩森严的清朝。

她暗暗称奇,难道一缕幽魂也会做梦吗?

而且这梦格外神奇,一切都仿佛是亲身经历一般,从个哇哇啼哭的小奶娃娃,慢慢成长到了5岁小可爱。

不过后来梦境变得让人很不愉快。

佟玉容感觉胸口像是被塞了沉甸甸的石头,压得她喘不过气。水呛入口鼻的感觉,让她剧烈挣扎起来,冰冷刺骨的湖水没过她的头顶,她被吸满水的厚衣束缚,无可奈何地往下沉,她再也没有力气挣扎,明明近在咫尺的湖面,她却无法突破触及。

当她费劲儿地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正完好无损地躺在床上,身上还盖着柔软的被子。

看着青色的床帐,有点发懵,脑子里也是稀里糊涂的,闪过许多纷繁的记忆。一幕幕真实又陌生的画面浮现,让她分不清现下是梦境还是现实。

正当佟玉容发愣时,缓缓吐出一口长长的浊气,床帐被轻轻撩起,出现一个穿着光鲜,梳着小两把头的小丫头。

意外的熟悉,是她梦里的贴身丫鬟,春燕。

“小姐,你终于醒了!”春燕见到佟玉容双眼微睁,面上露出惊喜地神色,“我去告诉夫人,小姐你终于醒了。”

佟玉容嘴唇微张,口中的话哽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

屋外传来阵阵轻微的脚步声,几个丫鬟鱼贯而入,皆是古装扮相,眼眸低垂,各自忙手脚麻利地活着。

床帐被挂起,佟玉容背靠着软枕,拿起茶盏喝着温水。

美滋滋地想着,现在的时间都是白给的,做个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古代闺阁大小姐也不错。

如此想着,心中的迷茫跟惆怅纷纷消散,整个人豁然开朗,萎靡的神色都精神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门外传来阵阵凌乱的脚步声,人未至声先响,“玉容,额娘的孩子,你中午醒了!”

话毕,佟玉容心头一紧,快速坐直,握紧手中的茶杯,有点忐忑。

肯定是原身的额娘来了,现在也是她的娘亲。

门外传来下人行礼问安的声音,“夫人!”

脚步并未停顿,房门直接被推开,珠帘相碰的声音清脆悦耳。

母女两人瞬间对上了眼神,只是一刹那,佟玉容瞬间红了眼眶。

是她以前母亲那张熟悉的脸庞,带着担忧的神色像极了以前母亲,虽然离别时很干脆,但突如其来相似的佟夫人,还是引得佟玉容心情激动。

看见女儿瞬间泛红的眼眶,佟夫人也顾不得什么仪态端庄了,小跑着奔到佟玉容面前,把经此大难的女儿紧紧地抱在怀里,细心安抚。

“额娘的玉容啊,你受苦了,还好菩萨保佑,万幸你挺过去了。”

一边低声说着,一边轻轻地拍着佟玉容的后背。

母亲充满安全感的怀抱,立马唤醒了佟玉容的泪腺,泪珠像连珠似的噼里啪啦地往下掉,像受了委屈的小女孩趴在母亲怀里嚎啕大哭。

小小的泪珠像一块又一块坚硬的石头,沉沉地砸入佟夫人的心头,生疼。

“额娘的玉容,是额娘的错,不应该让玉容一个人,这才不小心落了水,都是额娘的错,以后再也不会了,能原谅额娘吗?”

说着说着佟夫人声音也哽咽起来了。

以前母亲也是这么安慰她的,抱着她轻声哄着,又温柔又温暖。

母女俩抱着痛哭了起来,刹都刹不住。

一旁的下人们都手忙脚乱地,不知如何是好,连佟玉荣的奶嬷嬷李嬷嬷也急得团团转,眼看着佟玉容声音都沙哑了。

连忙唤了个青衣小厮,在小厮耳边说了几句后,就见小厮行动敏捷地往外院去了。

“像什么话!”

突如其来的呵斥吓得佟玉容直接愣住了,下一秒还打了个哭嗝。

母女俩一齐停止了动作,被抱在怀里的佟玉容都能感受到佟夫人的僵硬。

慢动作般回头看见一个身形高大挺拔的男人站在门口,像座小山似的。

“哟,姐姐这哭声,真是惹人怜爱呢。”矫揉造作地声音,格外的刺耳。

佟玉容顺着声音看去,一个身姿妖娆的女人站在高大男人身后,怪不得刚才没看见。

两人身后跟着黑压压的一群人,丫鬟,小厮,老嬷嬷,还真是一个不差。

刚才还在哭的佟夫人,像只护崽的母狮子,瞬间竖起浑身尖刺,声音严肃,“莲姨娘,在二爷跟前,有你说话的份?”

虽然佟夫人没有转头,看不清表情,但是浑身散发的冷气,都在表达着主母的威严。

碍于情况不允许,不然佟玉容真的想给她额娘鼓掌,干得好!

一个姨娘,竟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不给主母面子,真是胆大包天,真心不怪佟夫人下她面子。

莲姨娘脸色骤变,洋洋得意的表情变得青白,让佟玉容被吓到的小心脏激动了起来。

果然八卦那那都是,是治疗伤心的良药。

宅斗啊,刺激!

伸出软乎乎的小手,轻轻拍了拍佟夫人的后背,附在她的耳边,“额娘,干的漂亮!”

小闺女软软糯糯的声音回荡在耳畔,语气中满满的骄傲跟愉悦,抚平了丈夫带来的烦躁,宠溺地揉了揉小闺女的头发。

“玉容啊。”

小闺女粲然一笑,笑起来唇边漾起两个浅浅的梨涡,任谁见了都会心情畅快,瞬间开朗。

从未跟孩子相处过多的佟大人,一下子就被俘获了心神。

怔怔地走进佟玉容的闺房,小闺女的闺房有股淡淡的甜香,让人不由自主地放松心神。

莲姨娘最近深受宠爱,佟夫人平时也给他几分薄面,今天冷不丁地被佟夫人下了面子,又见佟国维踏进佟夫人嫡女的闺房,不由得生出几分慌乱。

“二爷!我头疼。”

刚才神气的莲姨娘,突然柔弱无力的被身旁的丫头扶住,翘着兰花指按着太阳穴,一副病弱的样子。

开始了,开始了,经典宅斗,当家主母vs受宠小妾,谁输谁赢呢?

佟玉容永远站在佟夫人这边,1对2,在数量上,他们碾压莲姨娘。

作为十级甄学者,宫斗拿捏得稳稳的。

慢吞吞地爬出佟夫人温暖的怀抱,一脸天真无辜地跟佟夫人说:“额娘,莲姨娘她头痛,您给她叫个大夫好不好?”

在古代大户人家,规矩森严,对于小妾来说,往低了说,就是个奴才而已,只有当家主母才有权利叫大夫。

这话一出,直接压低莲姨娘的身份,锁死莲姨娘的下话。

不是头疼吗?可以,直接退场吧。

佟夫人自然不知道佟玉容内心的弯弯绕绕,丝毫不知道他家小闺女是个披着5岁人皮的20岁大姑娘,还以为她是个善良的。

揉了揉佟玉容的头发,毛茸茸的,宠溺的笑了笑,“好,额娘这就吩咐下去,可以了吗?我家玉容真是个善良的姑娘。”

佟玉容丝毫无心理负担,“额娘也是最善良的额娘。”

小姑娘软软糯糯的小嗓音,老父亲的心啊,直接受不住了,也加入夸夸聊群,“你额娘说得没错,我家玉容,就是个善良的小姑娘。”

佟玉容母女俩突然禁音,莲姨娘接受不了了,撒娇道:“二爷~,你都不疼妾身了。”

甜甜腻腻的撒娇令佟玉容浑身冒鸡皮疙瘩,好家伙,嘤嘤怪呀,也多亏了她爹了,换她真心无福消受。

素来端庄有礼的佟夫人早就见怪不怪了,冲李嬷嬷使了个眼神,李嬷嬷先前也是佟夫人身边的左膀右臂,自然秒懂夫人的意思。

走到门口,冲小厮骂道:“没眼力见的奴才,莲姨娘头痛犯了,也不知道扶她回菡萏院休息。”

换个方向继续道:“是聋了还是哑了?夫人都说请大夫,还没有动作,怎么?我们夫人说话不管用了不成?”

一顿输出,佟玉容小院里乌泱泱地跪一地,“夫人息怒,是奴才们没眼力见。”

李嬷嬷偷偷地瞥了眼佟国维,见二爷满心的注意力都在佟玉容身上,悄悄松了口气,满脸傲慢,“还不赶紧的?”

莲姨娘立马跪地装可怜,凄凄惨惨地哭着,“二爷,夫人他们,欺人太甚了!派个狗奴才这般欺辱妾身,你要对妾身做主啊。”

美人红了眼眶,晶莹的泪珠欲落不落,激发着男人内心滚动的保护欲,想把美人拢到怀里,细细地哄着。

佟国维也不例外,淡漠的眼神中带着几丝疼惜。

佟玉容心头警铃大作,差点忘了眼泪的杀伤力有多大,赶在佟国维开口之前,一头扎进哦佟夫人的怀里,哼哼唧唧道:“额娘,我有点喘不上气了,难受。”

憋住一口气,小脸涨得通红,眼眶里翻滚着眼泪,还真有几分急症的感觉。

毫不知情的佟夫人还以为女儿真的出事了,脑海中浮现出昨日女儿毫无生气地躺在她怀里的样子,急得眼泪都下来了,”春燕,快叫大夫,去长春堂找刘大夫,快去!“

佟国维此时也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情了,毕竟佟玉容还是她唯一的嫡出子女,掏出腰间的腰牌,丢给身旁的贴身小厮,“来喜,拿着佟府的腰牌,去宫里请太医来,赶紧的!”

一番兵荒马乱,谁都没有心思搭理跪着装可怜的莲姨娘,一场大戏无人问津,冷风吹过,莲姨娘抖索了下,眼神愤恨地盯着佟玉容。

都怪这丫头,最好直接没了,看她佟夫人还有什么依仗,下不出崽的老母鸡还不任她宰割的份了。

李嬷嬷仿佛略有所感似的,回头就看见莲姨娘狠毒的眼神,瞬间怒火中烧,愤愤地拔下腰间的腰牌,直接砸到莲姨娘贴身丫鬟翠喜身上,“还不赶紧去给你家姨娘请大夫,好好看看!赶紧滚!”

翠喜生生受了一击,胳膊被砸的火辣辣地疼,立马不乐意,莲姨娘受宠,她作为莲姨娘最亲近的丫鬟,连二爷身边的来喜给她三分薄面,小丫鬟们左一句姐姐,有一句姐姐,哄得她心比天高。

“二爷,这老嬷嬷竟然如此欺辱我们主仆,还叫莲姨娘滚,如此出言不逊······”

还没说完,就被佟国维冷声打断,“闭嘴,还不赶紧滚!以后没事不准来玉容的芙蓉院。”

佟国维毫不留情面的话,打得莲姨娘主仆措手不及,呆愣愣地盯着佟国维,满脸震惊。

莲姨娘院里的人一左一右麻利地扶着莲姨娘,莲姨娘连开口地机会都没有,直接被连拉带拽地带回了自己的菡萏院了。

李嬷嬷厌恶地看了莲姨娘远去的身影,心里十分痛快,那个小贱人,仗着佟国维的宠爱,好几次不把佟夫人跟佟玉容放在眼里,这次终于栽跟头了吧!

见事情差不多了,佟玉容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要是便宜爹再跟莲姨娘啰嗦几句,她就要被自己憋死的。

估计可以喜提,挂最早最奇葩地穿越女了。

                           

原创文章,作者:爱吃泡青豆的红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wnLoadgamesfreenow.com/292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