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ray(2) { [“error_code”]=> int(18) [“error_msg”]=> string(34) “Open api qps request limit reached” } 角色词账号次数可能不足了小说《走,盘他!》全文阅读

小说:走,盘他!

小说:都市

作者:一木落尘

角色:array(2) {
[“error_code”]=>
int(18)
[“error_msg”]=>
string(34) “Open api qps request limit reached”
}
角色词账号次数可能不足了

简介:【无系统】+【剧情流】小河边,有人问林汐:三十岁成为钓鱼佬,还有前途不?有!林汐很认真地说:我,三十岁开始钓鱼,三十一岁拿国赛冠军,三十二岁成为钓王,三十三岁吊打世界所有钓鱼佬。得得得,吹牛也要有个限度好伐?你不就是天天钓野河的老头子么?林汐指着那人的渔具:你的鱼竿,我设计的,你的饵料,我配制的,你的小药,我改良的……除了你不是我生的!切,你也就盘盘野河,连黑坑都不敢去!林汐:我开的黑坑一场钓费八千八,你要来盘么?我给你你优惠点,打八折。八折……那还是算了。林汐不屑:现在的年轻人,真没种。他不由想起他师父老黄说过的,钓鱼佬么,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甭管黑坑水库,美女老外,总之就一句话:走,盘他!

走,盘他!

《走,盘他!》免费阅读

“三十老几的人了,连个像样的车都买不起,还敢给小婷气受,你他么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河东狮吼!

哦不,是老河东狮吼!

一栋农村立地房前,几个路过的村民不约而同往门口张望了两眼,随即又心领神会地相视一笑,快步走开。

几秒钟后,一个约摸三十来岁的男人快步逃出了门口。

在他身后,一个身材粗壮,满脸黑肉的老妇人拿着扫帚追了出来。

男人一口气退到了村道上,心有余悸地看向叉着腰,倒拄着扫帚,犹如张飞再世的丈母娘。

“林汐,我告诉你,你趁早滚回老家去!这个婚,我家小婷离定了!”

想到丈母娘在村子里的彪悍名声,步入中年却一事无成的林汐连还嘴的勇气都没有。

刚张了张嘴,就听到再世张飞的丈母娘一声怒吼:“给我滚!”

得嘞,林汐赶紧跨上停在路边上的那辆二手摩托车,从口袋中摸出钥匙,屁股冒出两道青烟,朝村子外开去。

丈母娘还不解气,对着他的背影,狠狠地呸了一声。

从村口向右手边拐了个弯,林汐确认已经逃出了丈母娘的视线,才把摩托车停在路边上。

掏出口袋中皱皱巴巴的牡丹香烟,心有余悸地点了一根,林汐蹲在路边,缓缓吐出一口白烟,心中这才稍稍安定了下来。

这村子是进不去了,老婆也是接不回来了,看样子,还要闹到离婚的地步。

人入中年的林汐脑子一团浆糊,不由嘀咕了一句:“洗个脚,至于吗?”

老婆接不到,这家可咋回呀?

“最美不过夕阳红,温馨又从容……”

“这时候谁他么给我打电话?”林汐手忙脚乱地掐掉烟头,他的铃声还是吸引了两个路过的村民回首。

“喂,姐夫啊!”

熟悉的,略显浑厚,又带了点调侃意味的声线从千元机的外放喇叭中窜出来。

是他的连襟,徐冰。

“姐夫,和太后聊得咋样?大姐消气了吗?”徐冰的声音有点戏谑,“我猜猜啊,你肯定被太后赶出来了,在村口抽烟,是吧?”

林汐皱皱鼻子,点了最后一根烟,吐了口烟圈:“回答正确,可惜没有奖励。”

他和这个连襟关系不错,当初结婚的时候都没少受丈母娘的气,称得上是同病相怜。

不过徐冰比他好一点,结婚后开了家渔具超市,现在至少有房有车,生活比较滋润。

只是原本对着两人的黑脸只给林汐一个人看了。

“哎,”徐冰短叹了声,“太后就这脾气,大姐现在在气头上,你也别自找没趣,等过两天,我让小颦去劝劝,她们姐妹两好说话。”

林汐嗯了声,徐冰就接着说道:“你现在不回家吧?来我这玩,晚上咱两喝两杯?”

林汐想想要骑六十多公里回家,感觉有心无力,再说自己带不回老婆,回家老爸老妈不得把自己骂死?

他答应了下来:“行,你在店里吗?我现在过去。”

徐冰道:“我在外面,我先挂了,给你发定位。”

电话应声而断,随即徐冰就发来了个位置。

林汐打开一看,寻龙钓场。

嘿,这哥们又控制不住去钓鱼了。

徐冰从小跟着他老爸钓鱼,年龄不大,钓瘾却大的很。

有次他们在喝酒,就听徐冰说起曾经在西南某个水库连续钓了七天七夜。

他现在的渔具超市也因为他认识的那些“钓友”,生意一直不错。

就是开店以后,他老婆看得紧,加上生意也确实忙,难得出来钓次鱼。

而且被他老婆发现,肯定又是一次小战争。

林汐对钓鱼没啥兴趣,在他看来,很难体会到在水边枯坐一天有啥乐趣的。

不过现在他也无处可去,大不了在那等上半天,然后名正言顺地去借酒浇愁。

开了导航,夹在摩托车头的支架上,林汐就往四十公里开外的钓场开去。

钓场位置比较偏僻,又在城西的相反方向,林汐一路压着限速开,总算在一个小时后到了。

一到钓场门口,就看到门口整齐停放着二十几辆各色车辆,电瓶车和摩托车数量更是数不清了。

看到这排场,林汐也不由感叹了句,钓鱼佬真疯狂。

钓场的大门比较简单,一个木制的小牌坊,悬挂了四个大字“寻龙钓场”,两侧摆了两个崭新的小花篮,上面有开业大吉的布条。

看来是刚开业的鱼塘,在这个小县城,刚开业的鱼塘就能有这样的生意,可不得了哦。

林汐暗自咂舌,停好摩托车,穿过了大门。

门后一大片茂密的橘林,中间一条石板小路。

石板路很快淹没在橘林中,看不到尽头在哪里。

林汐顺着石板路走了大约十来分钟,前方豁然开朗。

正前方,一片小一百亩的山体水库铺陈开来,颇为壮观。

他所在的位置离大坝不远,抬眼就能看到坝脚上钓鱼佬们一字排开,一直排到了对岸。

他刚要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徐冰,就被人拍了下肩膀,一回头,就看到一个大光头正背手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哥们钓鱼吗?”

光头露出了个稍显猥琐的笑容,让林汐直接联想到了早些年在火车站拉客的黄牛。

他连忙摇头道:“不钓不钓,来找人。”

光头依旧笑道:“这样啊……可惜了。”

他又嘿嘿笑了声,转头往不远处的小窝棚走去。

他边走边嘟囔,林汐也就听清楚了可惜两个字。

徐冰的电话这时也打过来了,林汐顺着他的指引,很快就在坝脚靠中的位置看到了他。

林汐顺着坝边的狭窄台阶慢慢走到了坝脚,又靠边小心翼翼往徐冰那走去。

水库的水很清澈,散发着如蓝宝石一般的颜色,可越靠近水边,林汐越紧张。

他小时候落过水,差点把小命交代在那,对水有着天然的恐惧。

好不容易走到了徐冰所在的钓台上,林汐这才长出了口气。

“冰哥,”他喊了句,就被徐冰抬手阻止。

随即,一根粗大的鱼竿就塞到了他的手里。

“快,帮忙一起钓,老板放了大青鱼,一起搞。”

徐冰黝黑的脸上既紧张又兴奋,两只小眼眯成了一条缝,死死盯着前面的鱼漂。

“我不会钓鱼啊。”林汐面露难色。

“你就看那根漂,对,对,就那根,黑漂了就抬竿。”

“啥是黑漂?”

“黑漂,哎哟,大哥,就是漂啪的一下全部进水了。”

林汐哦了声,对于莫名其妙被钓鱼,他倒也没有多大抵触,看了眼漂后,他戳了戳徐冰的后背:

“你看,那是不是黑,黑啥玩意来着?”

徐冰往边上瞟了一眼,大叫道:“黑了,黑了!快点打!”

林汐也没理解打是啥意思,下意识地往上猛地一抬竿!

八米多长的鱼竿瞬间弯成了个大满弓!

徐冰卧槽了声,笑逐颜开道:“哈哈,这鱼不小。”

话音未落,林汐就觉得手上一股巨力传来,鱼线切得水面呼呼作响。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身子就不由自主被巨力朝前拉去。

“放手,快放手!”徐冰大惊失色,他想从钓箱上起来拉一把已经来不及了,只得让林汐赶紧把鱼竿扔掉。

可林汐哪还反应得过来,只听到“噗通”一声巨响,坝脚就升了一朵巨大的水花。

                           

原创文章,作者:一木落尘,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wnLoadgamesfreenow.com/293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