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array(2) { [“error_code”]=> int(18) [“error_msg”]=> string(34) “Open api qps request limit reached” } 角色词账号次数可能不足了福运小农宝:一出生就有社牛症小说阅读

小说:福运小农宝:一出生就有社牛症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西周不是上周

角色:array(2) {
[“error_code”]=>
int(18)
[“error_msg”]=>
string(34) “Open api qps request limit reached”
}
角色词账号次数可能不足了

简介:一处旱灾严重的山村内,苏芮带着冥府的使命来到人间,但她的出生也让这个村子变得草长莺飞。她一边手持冥契寻找合适之人,一边为着这个家默默奉献着…   苏老汉:你如果再带着你妹妹去赌馆,我打断你的腿!  苏芮眼巴巴的看着。  苏卿:爹,是妹妹带我去的  苏老汉:你妹妹才刚满月!【又名《先敬罗衣后敬人》希望每个人都可以开心】  ————————————————————————–  苏芮:你也说我拜金?那就等真正了解我以后再做朋友吧。  少年一:….  少年二:….   ————————————————————————— 苏芮:要追我?你是这个时代的高质量男性吗?  少年:不懂。  苏芮:看吧,我讲话都不懂,道不同不相为谋咯。

福运小农宝:一出生就有社牛症

《福运小农宝:一出生就有社牛症》免费阅读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刘禹锡《乌衣巷》

“生孩子的是谁家?老苏家吗?”

“除了他家还有谁啊,苏老汉媳妇肚子都挺了十三个月了。”

“早不生,晚不生,怎么就偏在今天的这个时辰生?”

寅时六刻,一个妇人因疼痛发出的凄惨叫声从老苏家传了出来。

随着接生婆匆匆忙忙的推开老苏家的院门,村子里的其他人也纷纷将老苏家紧紧的围了起来。

更是有村民翻上土院墙,蹲坐在苏家的墙头播报着里面的最新消息。

在这个村子里苏家其实并不是大户,是早些年逃战至此,经过苏老汉的努力,和村民的帮忙,这才勉强在村子里盖起了一座土宅。

苏老汉今年四十岁,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名叫苏恒,二儿子叫苏卿。

兄弟二人相差四岁有余,但大儿子已经娶妻,二儿子还是单身一人。

但从兄弟俩的名字来看,苏老汉似乎也是一位有文化之人。但事实却是,苏老汉目不识丁,倒是他的夫人却曾是大家闺秀,又作的一手好画。

有人说夫人姓云,本是苏州著名云家千金,但看现在如此落魄,传言也就被当作了玩笑。但因苏老汉热心憨厚,众人还是尊称夫人一声云嫂。

这里呢是沂州角落的一处偏僻的山村,虽然朝廷已经停战数年,但村子里却闹起了饥荒,旱灾持续了五年,村子里更是荒了五年。

所有人都靠着朝廷拨下来的救济粮残喘度日,可是贪官当道,等不多的救济粮拿到手后也已经是屈指可数。

虽然每户人家不至于被饿死,但肚子也再也没有饱过。

“哎我说,如果老苏家生的是女儿,那我们村…”

“我们村就真的好起来了吗?”

几个村妇围在苏家木院门口,一边扎着手里的扫帚,一边闲聊着。

村子里少有大事发生,所以这些村民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八卦的机会。

这不,在五年前的时候吧,旱灾初到的那一年,就有一位姓唐的卦师举家搬迁到了这里。

卦师走遍了村子里的角落,却也为村民卜得卦,这卦也是他一生最后一卦。

解卦时他眉头紧皱,说是灾祸之年,连绵不断,需女娲后人降世,方保太平。

众人不解继续追问,但唐卦师只道天机不可泄露。却又告诉了大家,每年立春之日,卯时日始,后人出世。届时,人间太平数千日,百姓安居五千天。

而眼下随着人群中的议论声越来越大,一个稍微学识的男人却站在一边,往这群热闹的人群中泼了一盆凉水。

“常是十月怀胎,这方十三个月才生,怕不是个死胎吧…”

这男人一出口,议论的人纷纷闭上了嘴。

因为眼前这个男人在村里名气极大,是个教书先生,也是多年前同唐卦师一起搬迁而来,但他只身一人,并未带家眷。

他在这里其实还算是被人敬仰,因为他教书并不要钱,只为口饭,人却懂得很多的道理。

此时,他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开始变得担心起来。

五年了,立春出生的孩子其实也有,只不过都是时辰对不上,性别也对不上,但村子里的灾情却也一年比一年更重。

这不,好不容易有一家和时辰上差不多的,虽不知是男是女,但如果再是个死胎,那么人们心里的最后一份对美好的渴望都将消失了,那还不如直接死了算了,反正活着也是为了饿死。

“要是死胎那可咋整啊?”

有人嘀咕了一句,叹气声也紧跟而来。

那先生也是眉头一皱,片刻思考后也是摇头叹气。

“唉,如今朝廷又起战事,恐今年救济粮已是难发。”

人们在院外议论的热闹,但苏家的卧房也依旧没有太平。

外面人不知怎事,只听得一声声惨叫继续传来,算摸着时间,怕是一个难产儿。

“老天保佑,生下来吧,一定要生下来,不管那女好歹是条生命。”

此时,已经有人开始抱手祈祷,也可见村民的善良。

但不幸的是,同一时间不好的消息再次传来,只见人群外面一个虎头小子,一边挥舞着白巾,一边带着哭腔大喊着。

“不好了,不好了,唐卦师上吊死了。”

唐卦师死了?

所有人面面相觑,唐卦师这人平时仙风道骨,又是年纪轻轻不过三十来岁,正是而立的年岁,怎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上吊死了?

就在众人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的时候,一声鸡叫从卦师家传来,紧接着全村公鸡便像是疯了一般的鸣叫。

但苏家产房的妇人,喊声却逐渐消失,紧随而来的却是一婴儿的啼哭声。

所有人瞬间把卦师的死讯扔到了一边,已经炸开了锅,教书的先生更是低头揉了揉脑袋,从口中吐出四个字。

“卯时,一刻。”

“生了,生了,母子平安,是个女儿。”

这个时候,接生婆张着满是血的手,一脸兴奋的来到堂屋向苏老汉道喜。

一时间苏老汉和苏家俩兄弟喜上眉头,看苏老汉的那个样子,简直是开心的就要跳了起来。

“孩啊,十三个月了,连出生的时候都不消停,你可真是难为你娘了。”

苏老汉站在卧房门口,颤抖着双手,眼中热泪涌动,他想要进去看看这个从出生就显得娇贵的女儿,却被接生婆一下子推开了。

“边去,快再给我打盆热水,找点干净的布来。”

接生婆说完,又一掀帘子回到了卧房。

苏老汉也是着急起来,扭头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一个儿媳,急忙嘱咐道。

“大媳啊,快去打水送水,要是没了热水就让老大去烧。”

儿媳应了一声,端着盆就走了出去。

大儿子见状也急忙跟了上去,像是担心自己的媳妇一个人忙活不过来,耽误了照顾自己妹妹那可不行。

“老二,快去找干净的布来。”

苏老汉继续安排着,二儿子苏卿却脸露难色。

“爹,咱家哪里还有布,您看我身上穿的这衣服行吗?我前天早上刚洗的,昨儿早上刚换的。”

看着苏卿就要拿剪刀剪衣服,苏老汉气急败坏的上去踹了一脚。

“败家玩意儿,这衣服扯了你以后穿什么?又没有媳妇,光靠你娘和大嫂给你做吗?”

苏卿听的一脸委屈,嘟着嘴站在一边。

“爹啊,咱家真没干净的布了,要不我找王大娘去借点?”

苏老汉皱着浓眉思考了一下,立刻伸手指了指自个房间。

“我那柜子里还有件新衣服,是娶你娘时候穿的,把它剪了待会让你大嫂一块送进去。”

苏老汉说完,苏卿拿着见到幽怨的看了他爹一眼。

衣服就穿了一次,敢情我这败家是遗传的您的啊。

不让我剪我的衣服,合着是嫌我穿的脏啊。怎么着您就不撕了我的,让我穿新衣服啊,你就光疼连面都没见的宝贝女儿了。

苏卿心里嘀咕着,看苏老汉又怒瞪自己,也开口嘀咕了一句。

“剪了衣服,看我娘下床后怎么收拾你。”

苏老汉一听,又是一脚踹出,苏卿忙捂着屁股就跑开了。

苏老汉安排下来,自己也没闲着,一边擦擦桌子,桌子擦了一半又去涮着茶壶,显然心里已经很紧张很乱了。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忙些什么,只是手上不忙些个事,心里太过着急。

这生了女儿高兴,其实也并不是因为唐卦师昔日的一番言论,他是真的喜欢女儿,可是光喜欢不成,这辈子却只生了俩儿子。

不仅他没有闺女,他爹也没闺女,他爹的爹也没有闺女,他爹的爹的爹也没有闺女,他爹的爹的爹的爹….

本以为女儿梦就要幻灭了,只能每次看到别家别家小闺女上前去抱上一抱,过一过瘾。

又加上这孩子十三个月了,又难产差点没要了自个宝贵媳妇的命,所幸母子平安,自然也是光顾着开心,把唐卦师的话早就远远的甩到了一边。

“爹,你看我给剪了个心型,妹妹应该会喜欢吧。”

老二苏卿拿着剪好的衣服在苏老汉面前展示,脸上居然还有些得瑟,苏老汉看到这里脸已经变色。

“爹,您看你这衣服,回头找个心型的补丁补上还能再穿,能送给我吗?”

苏老汉深吸一口气,飞出一脚踹向了老二的屁股,踢的那叫一个欢快,老二更是捂着嘴巴疼的上蹿下跳。

这捂着嘴巴,似乎是怕叫声吵到了自己虚弱的母亲,还有刚出生的妹妹。

“我打死你个败家玩意,剪成这样,剩下的用也不能用,穿也不能穿的!”

老二继续挨揍,逮着一个空子,将心型的干净布扔到了桌上,捂着屁股就跑到了院里,正巧碰上了端着热水过来的大嫂。

“怎么了老二,又挨爹揍了?”

老二揉了揉屁股,委屈的看向了大嫂。

“那老头儿心里看不到自个闺女着急,打我找点事做呗。”

大嫂看着老二笑着摇了摇头,但也不敢耽误,端着热水就走进了堂屋。

大哥过来也是瞥了老二一眼,快步走进堂屋,因为他也等着看看这个宝贝妹妹长什么样。

                           

原创文章,作者:西周不是上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wnLoadgamesfreenow.com/293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