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木白哉 白哉小说《综漫:死神大佬是女孩子》全文阅读

小说:综漫:死神大佬是女孩子

小说:游戏动漫

作者:竹青妧

角色:朽木白哉 白哉

简介:[综漫][女强]朽木清苑,在千年血战中,为保护朽木白哉而死,回到多年之前,一切还未发生的时候。重来一次,她一定要救回兄长大人,更不能让白哉出事只是有一天,她突然发现自己变成了小孩子,打个网球而已,怎么有一天突然变得那么危险了……只是篮球,怎么眼睛里都闪烁着金光……追个虚而已,怎么跳了个井,就换了世界……这个满身是骨头的人是怎么回事?明明不是虚啊!这个人头发好长,一直飘在后面,没有大白乖还有这个美貌似女人的黑发少年好贪财哦这个世界的人怎么回事,满身都会长叫作赫子的东西,灵魂也遍地都是……[死神][网王][黑篮][火影]……

综漫:死神大佬是女孩子

《综漫:死神大佬是女孩子》免费阅读

黑发与宽大的羽织飘舞在身后,脸上带着遮掩不住的伤痕,满身狼狈尽显,但是少女顾不得这些了,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可以赶上的!

明眸皓齿的脸上满是急切,灵力毫不吝啬地释放着。

快点!

再快一点!

都是自己,只是完成一个小小的任务而已,却还花费了那样长的时间!

感受着那变得微弱的灵压,少女只恨不得自己能够长出一双翅膀,飞到那人身边。

快了!

快到了!

少女浅紫色的瞳孔骤然紧缩。

那是白哉?!!!

那样孤傲的白哉竟然跪在了地上!!!

浑身是伤,脸上流露着自己从未见过的表情。

白哉的正前方,无数的千本樱扑向了自己的主人。

朽木清苑大脑顿时一片空白,来不及多想,身影一闪,将朽木白哉护在了身后。

全身仅剩的灵力涌动。

“卍解,羽衣绯刃!”

红白色的面具覆于上半张脸,赤色渲染了长发,双眸变得金黄,身着一身勾勒着红色花纹的和服,手着红色斩魄刀。

赤色的火焰从刀刃射向樱花刀,将身前的樱花刀灼烧殆尽。

却只有短短三秒,随后无数的樱花刀反复切割着朽木清苑的身体。

鲜血喷溅成血花,将白色和服彻底渲染成了血色。

朽木白哉感受着熟悉的灵压,睁开了眼睛,看着那熟悉的背影。

“姑母大人!”

他的声音微微颤抖,脸上不再是清冷与孤傲。

朽木清苑回头看着朽木白哉,唇角微微勾起。

“白哉,你还好吗?”

姑母大人那样强大,怎么可能不是眼前敌人的对手?!

在朽木白哉不敢置信的目光中,那纤弱的身体缓缓向后倒下。

在被朽木白哉抱住的一瞬间,二人又一次被千本樱包裹,砸向远处耸立的高塔。

朽木清苑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砸在了高塔之上。用身体护住了朽木白哉。

手中的绯刃出现了裂痕,寸寸断裂,脸上的面具随之化为了灵子,飘散在空气中。

“我守护住你了,白哉!”

兄长大人,我可以去见你了。

“不!!!”

感受着朽木清苑的灵压彻底消散,朽木白哉发出了怒吼,灵压瞬间爆发。

只是这一切,朽木清苑没有机会见到了。

……

朽木家族,乃尸魂界的四大贵族之首,与王族之间关系密切,除了居于次位同为正位贵族天赐兵装番的四枫院一族,瀞灵廷无人能望其项背,影响力更是不可估量,为所有死神的典范。

前些时日,朽木家族家主之女,六番队第六席朽木清苑在例行带领真央灵术院的六回生去现世实习时,遇到了亚丘卡斯级别的大虚。

为保护六回生,朽木清苑在战斗中重伤,同时也完全掌握了卍解。

至今还在昏迷中……

朽木清苑醒来的时候,昏昏沉沉的,浑身的酸痛让她抬不起胳膊来。

隐约有光亮进入眼中,就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有人说了什么,但是又听不大清楚。

“水。”

很快就有清凉的水滑进了喉咙,朽木清苑的意识才渐渐回笼。

睁开眼睛看见的是一张熟悉而又喜悦的脸。

是在做梦吗?

“兄长大人?”声音轻柔而又带着一丝小心翼翼。

“清苑,我在。”

朽木清苑眨了眨眼,泪水不经意间流了出来。

多少年了,午夜梦回,她梦见的兄长大人从不会回应自己,总是用一张空洞的表情盯着自己。

对了,自己是死了,可是白哉如何了?焦急的神色爬上她的脸庞。

“兄长大人,白哉……”

“姑母大人,我也在。”稚嫩的声音在房间中响起。

朽木清苑看向那明显是年幼模样的朽木白哉,没有明白当前是什么情况。

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

看了看这个木质结构的房间,银白色装饰,典雅而又空旷。

看着这一切,朽木清苑冒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就在这时,侍女低声颔首道:“卯之花大人到了。”

“请卯之花队长进来吧。”

朽木苍纯话音刚落,侍女就拉开了门,朽木清苑看到一个穿着白色羽织的扎着辫子的女子走了进来,走到她的卧榻旁。

“清苑气色不错,不过我还是给检查一下吧。”

“麻烦卯之花前辈了。”

朽木清苑听着卯之花烈问了些熟悉的问题,然后又拿出些仪器做了些检查,把东西放好之后。

“清苑恢复的不错,听说你最后卍解了!”

“是的,卯之花前辈。”

卯之花烈眼睛一亮:“绯刃乃是尸魂界最美的斩魄刀,只是不知道卍解状态下又是什么样子。”

“会有机会见到的。”

卯之花烈脸上的笑容更加温柔了。

卍解可是难得一见的,即使是在战斗状态下,也不一定能见到。

“我都说过了,清苑就是太客气了,直接叫我烈姐就好,前辈什么的太生疏了。”

朽木清苑浅浅一笑,眉眼间的清冷被冲淡了几分。

“知道了,烈姐。”

“我说什么来着……”卯之花烈的声音戛然而止,带着几分不可置信。

作为朽木家的小姐,朽木清苑向来是规矩的典范,全身散发着不可侵犯的威严贵族气息,一言一行无不代表着朽木家,不出任务时,总是身着一袭华贵的十二单和服。

向来注重身份与规矩的朽木清苑竟然真的这样叫自己了?!

朽木清苑:“弦绷得太紧,在某一刻终会断裂。”礼不可废,但是有时候也需要放松一下。

比如当初的自己,又比如后来的白哉。

重来一次的朽木清苑,虽然也看重规矩,可在她的心中,终究是有某些枷锁被打破了。

……

朽木家的剑馆内。

朽木清苑正在练习斩击,湿透的单衣贴在她那凹凸有致的身上,浅紫色的双眸宛如手中之剑,犀利而蓄势待发,重复着一个又一个动作,然而无论挥剑的力道或是姿势,都好似粘贴复制一般,优雅而致命。

看的一旁的两个侍女脸红心跳。

“姑母大人练习多久了?”正太朽木白哉走到了侍女身边。

两个侍女一惊,连忙行礼。

作为朽木家的侍女,举止言行也非常得宜。

“见过白哉少爷,清苑大人已经练了将近两个时辰。”

朽木白哉的眉头一皱:“姑母大人最近都是这样吗?”

“回少爷,紫草不敢擅自透露清苑大人的事情。”

朽木白哉看向另一个侍女。

“回少爷,白露也不敢。”白露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那我说,你们回答是与不是就可以。”朽木白哉眉眼一正,带着不容拒绝的气势。

“是。”紫草和白露悄悄对视一眼,暗自松了一口气。

“自从伤好之后,姑母大人每天都要在剑馆训练两个时辰。”

“是。”

“不只如此,斩拳走鬼其他三项,姑母大人也是不练至精疲力尽不罢休?”

“是。”

朽木白哉好看的眉头皱成一团。

不是他刻意打探姑母大人行踪,而是姑母大人自从伤好之后就好像变了个人,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追赶着她似的,整个人都紧绷着。

每次自己去找姑母大人,得到的都是在修炼,要不然他也推断不出朽木清苑的行程。

“你们退下吧,吾有事情要和姑母大人商谈。”

“是。”

……

“姑母大人。”

“你来这里做什么?”

“姑母大人,我们谈谈吧。”绷着一张小脸,朽木白哉认真地看着朽木清苑。

朽木清苑虽然不知原因,但依旧收敛自身灵压,收起了绯刃。

“可以。”

“姑母大人,你太着急了,心不静。”

看着朽木清苑略显错愕的表情,白哉有些得意。

“拔刀的那一刻,你太过执着于变强的念头,结果,绯刃就变得杀气腾腾,发挥不出原本的优势。”

朽木清苑握紧了绯刃。

是的,自己太着急了,再过几天,那些人就要来了,自己就要离开。

然后,再过十年,就是兄长大人战死的日子。

“姑母大人,您很强,是尸魂界有史以来掌握卍解年龄最小的天才,即便是父亲大人也没有您的实力强大。

可是实力不是一蹴而就的,您练习卍解那么多年最近才掌握,实力又怎么可能在短短的时间有飞跃式的进步呢?!”

“弦绷得太紧,在某一刻终会断裂。”

这是那日,朽木清苑对卯之花烈所说的话。

是啊,这明明是自己领悟到的事情,反而要白哉来告诉自己,真是失职呢。

一切还未开始,自己有的是时间。

朽木清苑紧绷着身体陡然一松: “谢谢你,白哉。”

白哉的脸颊顿时一红:“谢谢什么的,才没有必要呢,您是姑母大人。”

朽木清苑莞尔一笑。

“是是是,你想要什么奖励?”

“那就约定好,下个休沐日,姑母大人要陪我出去一整天。”

“好。”

……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wnLoadgamesfreenow.com/293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