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居一品,只因家中小妹太妖孽》铁锅㸆大鹅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李旦旦,陈二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官居一品,只因家中小妹太妖孽

小说:历史

作者:铁锅㸆大鹅

简介:轻松、搞笑、仙侠、架空历史!“旦旦啊!你快跟我去找猪去!”“王大爷,都跟您说过多少遍了,以后不要叫我旦旦,叫我李捕头!咱现在大小也是个官了!”“官你大爷,在大爷的眼里你就是个旦旦……”……“镇抚司大人,您能有今日之成就,可否能够将为官的秘诀告知学生啊?”“这有啥不能说的!回家叫你娘给你生一个妖孽的妹妹就完了,保你少奋斗三十年!”“……”

角色:李旦旦,陈二

官居一品,只因家中小妹太妖孽

《官居一品,只因家中小妹太妖孽》第1章 小捕快免费阅读

【叮!欢迎宿主来到仙侠世界!】

【叮!修炼辅助系统为您启动!】

【叮!系统启动中……10、9、8、7、6、5、4、3、2、1!恭喜宿主系统绑定成功!】

【叮!宿主基本信息如下

姓名:李丫丫

性别:女

年龄:当前10岁

职业:待激活

潜能:道门资质99、剑门资质99、武学资质99、儒学资质99!

综合评分:万古唯一!】

李清婉听着脑中的声音顿时震惊非常!

‘我这是穿越了?可我还没活够呢?怎么就穿越了!还有我到底是怎么死的!这太突然了吧!’

‘可李丫丫这个名字怎么这么土?’

尚有些迷糊的李清婉没想到自己穿越第一个想到的问题居然是名字太土,也是没谁了!

‘系统!’

【叮!仙侠辅助系统全天候为您服务,请问宿主您有什么要求?】

‘什么要求你都能满足?’

【叮!是的!】

‘赶紧把老娘送回去!’

【……】

三年后。

大武。

都城洛阳。

皇宫深处。

一声凄厉惨叫之声打破夜的宁静!

“陛下升天啦!”

“快来人啊!陛下升天了!”

霎时间整个皇宫被这个消息震动,大批的禁军如潮水一般进入皇帝的寝宫。

二十岁出头的皇后一脸的悲伤:

“马上去请阁老和大将军!”

“喏!奴才这就派人去请!”

“记得,一定要快!”

“是!奴才知道!”

三日之后。

大武皇室的下一代,身为正统的皇室继承人只有一个七岁的皇子。

正所谓国不能一日无君,作为当世大国,太后与内阁首府以及大将军简单的商议之后,将年仅七岁的太子武胜祖送上了那象征九五之尊的宝座。

暂定国号为新平!

自此大武进入太后垂帘,内阁与大将军辅政的时代。

……

大武东疆。

燕州。

东林郡。

御虏城。

李旦旦和往日一样,穿上他心爱的捕快制服,挎着那把父亲留下的制式战刀,赶往衙门点卯。

“哎!王叔你好啊!”

“陈叔早啊!”

“哎!二叔你咋也来这么早,难道昨晚没在二婶那里交公粮!”

“滚犊子!小兔崽子,你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和你二叔都如此说话!陈二,你是怎么待我侄子的!跟你搭班才几天就学成了这样?”

陈二闻言就是一瞪眼:“李黑子你少在这跟我扯蛋,就你家的这个熊孩子,还用我教,我还没说是他给老子给带坏了呢!”

“你说什么呢?你家的崽子才是熊孩子?我家侄子自小就知书达理,哪有你说的那么不堪?以前他可不这样,不是你个老不羞给带坏了,还能是谁?再说了你都这般年纪了还会被一个孩子带坏?你说话能不能要点脸!”

“啥玩意儿!你才不要脸呢!李黑子,你去班房里扫听扫听,谁不知道你侄子就是一个滚刀肉,这小子滑的很!”

“少整没用的!我侄子才来几天,还滚刀肉,我看你就是不想好好待他!也罢!我今天就跟他说,叫他和我一组!”

“啊呸!就他这个拖油瓶,除了一张小嘴能忽悠人以外,其他一无是处,你以为谁稀罕和他一组?你赶紧说去,头不能做主的话,老子帮你去找县太爷去说,你看咋样!”

“……”

作为事情的始作俑者李旦旦,见两人吹胡子瞪眼的架势,就是止不住的偷笑。

看来还得走出来啊!家里实在是太无趣了。

衙门口多有意思,还有免费的大戏可看!

不过这干吵吵有啥意思,他眼珠一转随即插口道:

“二叔、陈叔,你们别光动嘴啊!能动手咱就尽量别吵吵!”

“滚!”陈二和李黑子几乎同时喊道。

二人乃是多年的兄弟,不过就是拌几句嘴而已,又岂能被一个小孩子挑唆。

“滚、滚!这就滚!唉!可怜啊!年少就是被人欺啊!谁叫咱是个没有爹的娃呢!”

听到李旦旦的嘀咕声,李黑子心中一疼,刚才还想抽空好好管教一番侄子的他,瞬间火气没了一半!

就在此时,衙门口走出一名身材魁梧,挺着一个将军肚的中年汉子。

他一脸阴沉的说道:

“那个谁!对,就说你呢,老陈,你带着小旦旦去城外的钱家庄,听说那里最近总是有人行窃,你们去看看!”

陈二听说又要自己带着李旦旦立马请示道:

“班头,您看能不能换个人?”

班头李大虎的大黑脸蛋子就是一耷拉:

“咋地!你不想去啊!我怎么觉得最近你总是偷奸耍滑呢?是不是不想干了,要是不想干赶紧滚蛋,想吃这碗俸禄的人多了去了,爷的手下不差你一个!”

陈二闻言就是一缩脖,平日里李大虎可不是这个语气啊,看来今日一定是要被县太爷给训了,要不哪里来的这么大的火气:

“班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

他本想说是李黑子提出,打算将李旦旦调到他的组里,可是还没等他说完,李大虎便不耐烦的道:

“不是就赶紧麻溜利索的给老子办事去,告诉你这件事要是办不好,老子直接扒了你这身皮!”

无端挨了一顿狗屁呲的陈二,顿时就如霜打的茄子蔫了!

李旦旦则是就跟一个没事人一样,乖巧的站在陈二身后,小声道:

“陈叔,咱们走吧,要不然又要挨骂了!”

陈二狠狠的瞪了这小子一眼。

嘀咕了一句:“不还都是你害的,回头老子在收拾你!”

谁知已经走出几步的李旦旦猛然回头:

“班头!我陈二叔说了,他肚子疼能不能晚些时候再去啊?”

陈二的脸都绿了:“小祖宗你瞎说啥呢?我什么时候说肚子疼了?”

果然,听到这话,在县太爷那里受了一肚子窝囊气的班头李大虎,那对格外醒目的大牛眼珠子就瞪起来了。

“他娘的,懒驴上磨屎尿多,陈二你个老小子是不是真不想干了!”

陈二连连说道:“头,你别听旦旦的……”

“那我听你的?我看你就是不想去,故意在找借口吧?”

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陈二突然醒悟:

陈二啊陈二你是不是傻,李大虎、李黑子还有这个小鬼李旦旦,可都是姓李的啊!

纵然都是乡里乡亲的,可人家才是一家人,能向着你就特娘的怪了!

他连忙改口道:“头,方才小的是有点肚子疼,不过放了一屁就没事了,我这就走,这就走!”

说完,他头都不回,拉着李旦旦扬长而去。

“我说旦旦啊!你小子是越来越坏了,刚才差点被你害死!”

走出老远,陈二这才敢对着李旦旦抱怨道。

李旦旦露出一张纯洁无邪的笑容:

“嘿嘿!叔,那不是和你开个玩笑吗?”

“去你的!你没看出来咱们头今天状态不对吗?你还开玩笑,叔身上的这身皮好悬丢喽!”

“那是不可能的!我大虎叔啥样的人,你还不了解,他就是嘴损点,啥时候为难过咱们了!”

“你说的倒也对,估摸着头准是又在大老爷那里挨训了,要不然他也不会如此!你没发现今天头的气色都不好吗?”

“是吗?我还真没看出来!呦!陈叔你行啊!连察言观色的本事都学会了,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不可限量个屁!我自己多少斤两自己还不知道,倒是你小子,你年纪还小,以后的路还长着呢,可不能像我和你二叔一样,当了一辈子小捕快,一点出息都没有!”

李旦旦一脸的不以为然:

“谁说捕快没有出息?你看看我大虎叔,走到哪里不是主动前来打招呼的人一排排的,多风光!”

“狗屁!不过就是一个不入品的小吏,有什么风光的,你看看咱们的县太爷,人家那才叫风光,出门都是坐轿子的,都不用自个儿走,前呼后拥的,多气派!你大虎叔在人家面前就是个弟弟!”

“呵呵!好啊!你居然敢说我大虎叔就是个弟弟,这个我必须的记下!”

说着还真就自怀里掏出一个小本子,取出一支妹妹李清婉做的炭笔在本子上记到:

大武泰昌十二年,五月二十六,陈二在我面前骂班头大虎叔就是个弟弟!

陈二顿觉头大如斗。

这要是叫李大虎知道,自己至少也得挨一顿揍。

“旦旦,旦旦,我的好旦旦,你把你记那玩意儿给我,我保证再也不说了!”

“那可不行,作为捕快要以身作则,说了就是说了!”

“旦旦呐!就算叔求你了行不,你赶紧撕喽。”

“不行,说不行就不行,俺妹说了做人要讲究原则!”

李旦旦将小本子背在身后,生怕陈二来抢。

陈二一咬牙一瞪眼:

“要不咱商量一下,实在不行我给你一文钱,你看中不!”

“一文?叔你是在糊弄小孩子吗?嗯……我看最起码得两文!”

二文!

一文钱都不舍得掏的陈二,就如被人用刀子剜掉一块肉那般的心疼。

可花点钱就能免去一顿皮肉之苦,他最后还是一咬牙:

“算你小子狠!好吧!成交!”

                           

原创文章,作者:铁锅㸆大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wnLoadgamesfreenow.com/32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