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完我,病娇陆少急需火葬场》小说最新章节,陆承戈,苏雨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虐完我,病娇陆少急需火葬场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萝北萝北

简介:苏晚爱了陆承戈很多年,爱到低入尘埃,但当她以为自己终于得到回应的时候,换来的却是白月光在陷害她阴险歹毒,陆承戈的深信不疑。等到苏晚终于失望离开,陆承戈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内心,当他悔不当初的去寻找苏晚时,得到的却只有一张病危通知书。直到最后,苏晚才知道,陆承戈的白月光是自己,苏家真正的女儿也是自己,面对陆承戈迟来的深情与愧疚万分的父母,苏晚却早已没有了当初的渴望。【双洁+追妻火葬场,熊熊燃烧的火葬场】

角色:陆承戈,苏雨棠

虐完我,病娇陆少急需火葬场

《虐完我,病娇陆少急需火葬场》免费阅读

苏晚回到这座别墅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车子在门口被拦下,车窗上的玻璃缓缓下移,露出一双漂亮的眼睛来。一旁的门卫对着苏晚说了句太太好,随后冲着对面一扬手,车子就畅通无阻当然进入了大门。

车门被人从外面打开,苏晚顺着女佣扶她的力道下了车,抬脚走进了别墅的房门。

屋子里没有什么人,或者说,是这座房子的主人不喜欢随时被人注视着。平日里,佣人们也都住在另一栋房子里,没有主人的吩咐,不会随意进来打扰。

苏晚脱下身上的大衣,随手放在了一旁的衣架上,换上了舒适的拖鞋,揉着自己酸痛的脖颈往餐厅里走去。

“你去哪里了?”

低沉的声音骤然响起,苏晚被吓了一跳,诧异的抬起头。她没想到都已经这个时候了,陆承戈竟然还没有睡,甚至还在餐厅里等她。

见苏晚没有反应,陆承戈曲起食指,在餐桌上敲了敲:“我在这里等了你两个小时。”

清脆的敲击声从光滑的桌面上传来,衬得餐厅里越发宁静。

“奶奶突然生病了,我去医院里看了看她,所以回来的晚了些。”

“那你也应该提前打电话通知我。”

那我也得找得到你,苏晚在心里撇撇嘴,但仍是乖巧的解释道:“秦助理昨天不是说今日有股东大会要开,所以我就没敢打扰你。”

“苏晚,你应该知道,我不喜欢迟到,尤其是没有事先说明的迟到。”

“是的,我下次一定会注意。”苏晚神色温顺的站在餐桌前,认认真真的跟陆承戈道歉。

“没有下一次了。”陆承戈放下手里的刀叉,起身离开了餐桌。

苏晚没有动作,站在原地注视着他一路上了三楼。等到陆承戈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三楼的拐角处,才彻底松了一口气,原本挺直的肩膀也放松了下来。

轻手轻脚的拉开凳子,苏晚揉着肩膀坐下来,在医院里来来回回跑了一天,属实是把她给累的不轻。老太太这病来的急,虽然不严重,看起来却吓人,苏晚问了医生好几遍,确定是真没事,才放心回家。

夹了一筷子菜塞进嘴巴里,苏晚才感觉到迟来的疲惫。饭菜还是热的,虽然没有人陪,苏晚自己吃的倒还是不错。

桌上的饭菜基本没怎么动过,看来真是把陆承戈气的不轻。

他这个人生平最讨厌别人迟到放他鸽子,自己今天非但没有好好的扮演一个贤妻良母,甚至还晚回来了两个小时没有通知他,简直就是在他的底线上来回试探。

是的,扮演。

陆承戈,她的合法丈夫。

因为上一代定下的婚约,在毫无了解的前提下,两个人就这么被赶鸭子上架的结了婚。甚至就连苏晚第一次见到自己这个丈夫,都是在两个人的婚礼上。

两个一点感情基础都没有的夫妻,跟陌生人也没有什么两样。苏晚本以为,两个人凑活一下,再不济就各过各的,总不会闹得太难看。

但她还是低估陆承戈的,这个人死板严肃的过分。

新婚当晚,他就告诉苏晚,希望她可以成为一个称职的妻子,他也会做一个合格的丈夫。基于以上诉求,他给苏晚提出了一系列的要求,比如不能晚出,不能给他戴绿帽子,要孝顺他的家人,要陪同他参加任何需要她出席的场合等等等等。

而苏晚,苏晚没有选择的余地。

能嫁给陆承戈,是苏家高攀了。

当年两家定下婚约时,陆家还没有发展壮大到如今这个地步,苏家尚且还能跟陆家平起平坐。后来陆承戈全面接管了陆氏集团之后,就对陆氏集团进行了全面的改革,在短短几年内,就成了整个海城首屈一指的龙头企业。

所以在苏家人各种嘱咐之下,苏晚在陆承戈面前表现的十分乖顺听话。

这也让陆承戈十分满意。

于是这门婚事就这么成立了。

苏晚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巴,才叫来了女佣收拾桌子。

她想着陆承戈晚饭没有吃多少,恐怕时间晚了胃里要难受,就想着给他热杯牛奶喝。

苏晚捧着温热的牛奶敲响了三楼书房的门。

“进。”陆承戈的声音从书房里传出来。

苏晚端着牛奶小心翼翼的推开了书房的门,陆承戈正坐在书桌前,桌子上的电脑屏幕亮着,看样子是在办公。听见门开的动静,陆承戈从电脑屏幕上移开眼睛,向苏晚看过来。

“老公,我给你热了牛奶,你—”

“你是不是忘记我说跟你说过什么了?”

苏晚被陆承戈打断,稍微愣了一瞬,立刻反应了过来:“对不起,先生。”

陆承戈不允许苏晚喊他老公,而是要求苏晚喊他先生,像这座别墅里的其他人一样,喊他先生。

陆承戈看着苏晚低下头,白皙的指尖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被子,红润的指腹被压的微微发白。

“放在这里吧。”陆承戈没有过多的为难她。但那杯牛奶,到底是是没有动。

苏晚把牛奶放在陆承戈手边的不远处,慢慢退了出去,回身关上了门,脸上带着些落寞。

这就是另外没有明说的事情。苏晚喜欢陆承戈。

随意即便门不当户不对,但在奶奶问她愿不愿意嫁给陆承戈的时候,苏晚依旧坚定的点了点头:“奶奶,我愿意的。”

可惜陆承戈不喜欢她,苏晚自嘲的笑了笑,嫁过来之前,不就已经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了吗?

苏晚放轻了脚步,一步步走下了二楼。她跟陆承戈空有夫妻之名,却无夫妻之实。偌大的别墅,陆承戈住在三楼,苏晚住在二楼,中间的楼梯就像是一道泾渭分明的分割线。陆承戈从不踏足二楼,苏晚在没有陆承戈允许的情况下,也不能进入三楼。

苏晚推开了自己卧室的门,往里走了两步,踢掉了自己的拖鞋,直接扑到了柔软的大床上,深深地叹了口气。

就在苏晚像鸵鸟一样埋在被子里一动不动的时候,枕边的手机剧烈的震动了起来。

苏晚伸出手,摸索着拿到了自己的手机,打开一看,赫然是无数条未接来电,而且全都是来自于同一个人的。

苏晚的指尖停留了一瞬,点开了手机的通话键。刚一点开,苏雨棠尖利的吼声就从手机听筒里传了出来。

“苏晚,你又给老太太灌什么迷魂药了?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苏晚轻车熟路的把手机拿远了些,等到苏雨棠说完了才又拿到了耳边:“又怎么了?”

“什么叫又怎么了?你自己干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真的不知道。”苏晚好脾气的解释到。

“不知道?那为什么老太太要把所有的遗产都留给你?”

“遗产?什么遗产?”一股不安的预感涌上心头。

                           

原创文章,作者:萝北萝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wnLoadgamesfreenow.com/63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