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离,侯爷《赤金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赤金鳞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柴拾贰

简介:锦家阿离倚在窗棱上,嘴里叼着一片不知道哪里落进来的嫩叶,悠闲地晃荡着一双纤细白皙的胳膊。“你在唱什么?”窗外的院子里,小侍女桑儿正撩着池塘里的落叶,嘴里哼哼唧唧地唱着什么。“小姐竟没听过吗?小的时候,阿娘总是唱这首歌谣哄弟弟妹妹睡觉呢”“那你唱来我听听?”桑儿清了清嗓子,果真徐徐唱了起来。“龙女自幼不为龙,嫁得玉面郎,红妆十里扬;可怜情深不入梦,跃上龙门里,褪鳞蚀骨伤。。。”

角色:锦离,侯爷

赤金鳞

《赤金鳞》免费阅读

锦城千户侯,世袭爵位,代代生活在蜀地;连姓氏也是老祖宗依着地名取的,顾而锦这个姓氏也只有这锦城才有。

锦老侯爷与嫡妻周夫人鹣鲽情深,除了这一房正妻之外,再未纳过妻妾;这事儿倒是被锦城的坊间传为一段美谈。

锦老侯爷一直到了不惑之年,才与周夫人得了一女,故而宝贝得紧,从不许这小女儿出府。这锦城的坊间还从未有人能得见小姐的真颜。

只是传说,这锦家小姐生得天人之姿。

那一年,锦老侯爷忽然急匆匆将这锦城的名医统统招进府里,听说是为了给锦家小姐看诊。

算起来,那时候这锦家小姐还未及垂髻之年。也不知小姐到底得的是什么疑难杂症,惹得锦老侯爷愿一诺千金,只求能寻得名医治好小姐的病。

锦城里但凡叫得上一点名号的郎中皆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而后却尽皆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竟是无一人能治好小姐的病,真真是怪哉怪哉。

如此这般过了一段时日,忽听闻有一位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老者来到侯府,仅以一瓶子净水便治好了锦家小姐的病。

这也算是锦城里流传的一段离奇故事了。

————————————————

锦家阿离倚在窗棱上,嘴里叼着一片不知道哪里落进来的嫩叶,悠闲地晃荡着一双纤细白皙的胳膊。

窗外的院子里,小侍女桑儿正撩着池塘里的落叶,嘴里哼哼唧唧地唱着什么。

锦离往院子里丢了一颗玉棋子儿,正中桑儿的脑袋。

“哎哟!”

桑儿捂着脑袋,埋怨地瞪了一眼自家小姐。

“你在唱什么?”

锦离调整了一下姿势,趴在窗棱上,枕着一双胳膊,饶有兴致地盯着桑儿瞧。

“小姐竟没听过吗?小的时候,阿娘总是唱这首歌谣哄弟弟妹妹睡觉呢”

听了桑儿的话,锦离摇了摇头,脸色看上去有些不大高兴。

“那你唱来我听听?”

桑儿清了清嗓子,果真徐徐唱了起来。

“龙女自幼不为龙,嫁得玉面郎,红妆十里扬;可怜情深不入梦,跃上龙门里,褪鳞蚀骨伤。。。”

锦离不自觉撇了撇嘴,悻悻地从窗棱上缩了回去。

“这听上去可不像是什么好故事。。。”

桑儿踮起脚尖往窗户上张望了一下,那里早不见了自家小姐的踪影;她瘪了瘪嘴,埋头继续捞着池塘里一片片的落叶。

到了晌午的时候,桑儿蹦蹦跳跳地从门外走了进来。

“小姐!小姐!今儿个的饭食可都是您爱吃的,特别是这菱角,水灵灵的!小姐可要好好尝尝!”

说着,桑儿把手里提着的一大摞玳瑁镶边的食盒放到了桌案上,随即越过一扇月白色的巨大屏风,快步走到了锦离的床边。

那床架子用的是足年的金丝楠,一眼望去金灿灿的。

桑儿从床后推出一辆四轮车,稳稳地架在床前。等一切准备妥当了,她才俯身从一团锦被中把锦离捞了出来。

“小姐,快醒醒!您日日睡到晌午才起,夫人心疼您自然不敢多说什么,临了还不是要怪罪到桑儿头上!”

桑儿的语气半是埋怨半是委屈,手里却不敢松懈,扶着锦离稳稳地坐上四轮车才敢直起身子。

锦离仍旧闭着眼,嘴角上还渗出些水渍,看上去睡得很是香甜。

桑儿瞧着自家小姐的模样,无奈地摇了摇头,推着四轮车来到了桌案前。

忽然锦离的鼻尖动了动,似是嗅到了桌上的美味,这才缓缓直起绵软的身子,拿手胡乱揉了揉眼。

桑儿见她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忙在桌上布好碗筷,讨好似地说道;

“今儿个这菱角鲜嫩,小姐赶紧尝尝!”

锦离果真拿起筷子,拣了一个白嫩的菱角,放到嘴边尝了一口。

“嗯,这味道嘛。。。尚可”

听着锦离慵懒的声音,桑儿嘴角弯弯,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

桌案上码了十来个形式各异的菜色,锦离只拣了几筷子,就又恹恹地摊在了四轮椅上。

桑儿见自家小姐停下了筷子,她一双眉头立时皱了起来,埋怨地小声嘀咕着;

“啧,这一桌子饭食可是够普通人家吃上十天半个月了。。。真是。。。”

她那句“暴殄天物”还没有说出口,忽然对上了锦离望过来的视线,她急忙住了嘴,还暗自吐了吐舌头。

“春困,秋乏,夏无力,冬长眠。如今我乏得很,自然是没什么胃口。至于这饭食嘛。。。”

锦离瞅了瞅一桌子的菜,说道;

“你挑几样我没用过的,分给你口中所说的‘普通人家’,可好?”

桑儿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欣喜地说道;

“今日屋子外头的桂花开得热闹,一会儿我推小姐出去瞧瞧!您日日闷在这屋子里怎得了!”

说着,她还状似埋怨地瘪了瘪嘴。

锦离听了却连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靠椅在四轮上,作势又要睡了过去。

许久,才听她呓语般说道;

“我这腿脚,不日日躺在床上,还能做什么?”

锦离说得平淡,反倒是桑儿听了后,满脸的伤怀模样。

“小姐。。。您有我啊!我便是您的腿脚!”

锦离的眼眯开一条缝,瞧了瞧眼前的这个小丫头。

她忽然扬起了嘴角,打趣得说道;

“即是腿脚灵便了,我也未见得就愿意出这屋子。如今我有你伺候着,阿娘又因心疼我这副模样,凡事皆由着我,课业、女红更是不曾苛求。我可是乐得逍遥自在呢!”

许是背上有些痒,锦离往椅背上蹭了蹭,脸上满是惬意。

“我呀~偏就要在这床上躺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才好呢!”

桑儿听她这般说,也只能是抿着嘴强装着笑了笑,未再多说什么。

                           

原创文章,作者:柴拾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wnLoadgamesfreenow.com/66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