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麟(青少麟,青冥)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狂麟

小说:玄幻

作者:黄小错

简介:一打工少年。莽入江湖,获紫蛟内丹,致妖气潜伏,籍不平狂怒之息,终化狂暴紫麒麟。半人,半妖、半兽独自一个,掀翻这江湖、这江山,这人间。

角色:青少麟,青冥

狂麟

《狂麟》免费阅读

南国七月时天,雨水正多,近午夜,却淅淅沥沥下起了雨。

街上只有一家叫“庆隆”的小店还亮着灯笼,青少麟望着外面的雨,雨虽不小,却浇不灭他心头的一些怒火,他今天本应该不在这里的,镇上的武馆说是请来了一位贵宾,这贵宾据说会当场表演一下“青冥刀法”,“青冥刀法”青少麟早有耳闻,据说很霸道,只有13刀,刀刀凶狠,青少麟很想见识一下,如果能偷学到一招半式,那么,这城市里的那些烂痞子,就不敢惹他和小丁了,说不定他还能找银钩赌坊门口那几个家伙报仇。

这贵宾只停留一天,他早早就跟被这店的老板,他一个远亲堂叔请假了。

这堂叔当然不想答应,青少麟承诺自最红的青楼入云阁偷些精美的点心酥油鲍螺给他,谁都知道入云阁的点心冠绝郇州,“10份,我要10份。”青少麟没想到这堂叔竟然狮子大口,他咬牙同意了,结果还差点连累小丁和他一起被入云阁的张师傅打,还幸得头牌红玉路过,淡淡说了句,“别打了,就当我请他们吃吧。”

激动得他和小丁连着三天发誓这辈子要献身给红玉。

直到最后他们发现,红玉似乎一点没记起他们,这股献身的激情才渐熄下来。

青少麟以为,他哪天可以开溜,去偷学他的“青冥刀法”了。

没想到,临前一天,他还是要继续守在店里,因为那天,入云阁亦有一贵宾要来,是红遍玄朝的霓媛——绝世的美人,消息一出,入云阁立成全城男人竞相抢争之地,谁都想一睹这倾国倾城的美人。

包括青少麟的堂叔。

所以青少麟只能继续守在店里,直守到午夜,守到那霓媛坐着大船走了,守到那会使青冥刀法的武师亦骑马走了。

守到雨下,他心头怒火仍未熄灭。

这家伙真是太可恶了,占了他一次又一次的便宜,下一回,他绝对不会再轻易放过这市侩的家伙。

他想打烊关门,但店里还有一位客人。

客人是个二十五岁左右的青年人,一身青布衣,并没拿什么刀剑,他坐在窗边,一边吃着馄饨喝着汤,一边看着外面的雨。

这青年征征地痴看一会雨,才吃一口,又看一会,又吃一口,这20个馄饨他竟吃了大半个时辰没吃完,好像有这场大雨一般的心事,缠密不休。

青少麟火再大,也没法对客人发,他只好从怀中掏出一本发黄的小本子,就近灯火,看了起来。

这是上月那打扮得像个书生一样的白衣青年落下的,里面是些侠客小传,他慢慢看得入了神,有时总想着自己有天也能像他们一般闯荡江湖,行侠仗义,喝最烈的酒,骑最快的马,路上救下漂亮的侠女、千金,一路春光无限……

他正有点想入非非,突听门外有人大喝道:“嘿,小子,快去下切四斤熟牛肉、四斤羊肉,两碗酱鸭头,四角酒……”

他起身把书收入怀,走到门口说道:“打烊了,明天……”

这话还未说完,一掌冷不防突然扇过来,直打在他脸上,将他打得横跌出去,撞翻一张桌子。

“快去做,再多说一句,就把你砍成肉沫。”一声音冷冷道。

青少麟感觉脸又痛又辣,他晕头转向扶着桌站起来,用力睁开眼,慢慢才看清门口站着两个身穿黑衣的人,他们衣服袖口处绣着裂嘴呲牙的青色狼头。

“青狼帮……”青狼帮人虽不多,但却是附近最凶狠的帮派。

血自嘴角涔涔流下,青少麟吐出三颗牙齿,他用力握在手中,狠狠盯着那两人,青狼帮那两人毫不在意,大刺刺坐下,先前出掌的矮个子喝道:“小子,还不快去,再瞪就把你眼珠挖出来!”

青少麟目内凶光一闪,他急勿勿转身跑入内堂。

那矮个子见他怕了,哈哈一笑,喝道:“整快点,否则他妈的拧下你的狗头。妈巴羔子的,这雨越下越大,害得我们全淋湿了,那老贼也不知道躲在哪,待老子抓到他,非把他生切吃了。”说到后面直是咬牙切齿。

一旁高瘦的汉子道:“禇老三,你莫忘了,老大可是要抓活的。”

那褚老三重重一掌拍在桌上,砰一声,连桌上的筷筒都震掉地上,“他娘的,那倒容易,我把他片个千把刀,保证他还活着。喂……臭小子,再不把爷的菜端上来,老子先宰了你沾酱吃。”

内堂的青少麟眼内只有火焰,他脑中只有一个声音,就是死,也要把这家伙杀了!

这口气,绝不再忍了。

他马上把一铁棍插入赤白的炭火中,炭火上正烧着一锅热腾腾的老汤。

青少麟盘算了一下脑中的行动,把这热汤淋到那狗杂种身上,然后再用那烧热的铁棍捅他,不死也要他重伤。

只是这似乎还未够,对方是老江湖,自己还需要准备些出其不意的东西。

他四处找了找,终于找到他最想要的东西。

听到那人在外面大喊,青少麟亦按不住自己,他咬牙取下烧红的铁棍,自旁边拿起竹筒,铁棍先放到竹中隐藏起来,然后他将竹筒挂在腿上,一股热气立时隔着竹片传来,烫得他的腿隐隐作痛,他咬牙忍着。

死都不怕,这点热怕什么。

他拿起那锅热腾腾的老汤,勿勿跑出厨房,直向外厅的仇人冲去。

那褚老三听得内堂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见那小二端着只热气升腾的黑锅冲出来,见他速度不减,青狼帮两人早已警觉,褚老三叫道:“妈个巴子的,你想干嘛。”

青少麟用力一泼,连着锅将热汤全泼向褚老三,褚老三早有准备,急退到一边,连着撞翻两张桌子,却也完全避开这热汤。

对面那高瘦汉子骂道:“小子找死。”抽出单刀一刀向青少麟当胸劈下,哪知青少麟竟然亦不避开,他自腿间竹筒抽出一铁棍,直捅那汉子脸面。

那铁棍未到,高瘦汉子已感觉热浪扑面,这才惊觉那铁棍全身暗红,被火烧得炙热难挡,只怕铁棍未到,他双眼已被烫伤,他大惊之下,双足发力,向后急跳,仓促间又撞倒两三张桌子。

一时之间,这店内大乱。

青少麟见一着得手,立舍了他冲向褚老三,褚老三已拨出刀,骂道:“小子倒还有种。”他不等青少麟行近,已抢前呼呼呼三刀,“长峰三叠浪”,一刀狠过一刀。

这招对付一般练武人已绰绰有余,现下对付一个店小二,那自是手到擒来,刀到尸分。

青少麟对着扑面而来的刀光,竟然亦不闪开,他自己自己实是想躲也来不及,他依然将烧红的铁棍向前一刺,指向褚老三,然后张开口,“扑”的喷出一口水,水雾立散在空中,店内立有一股奇异的气味。

褚老三心叫:“不好!”他已闻到,那不是水,而是油!

果然那口油雾喷到烧红的铁棍上,竟然烧起来,半空只见一簇火向他当头当脸扑来。

褚老三怪叫一声,急切间扑向地面,但哪还来得及,那油混着火撒在他脸上,立时感觉脸庞一热,眉毛、头发全烧起来,他厉声惨叫,双手扑打起火的头,在地上翻滚不已。

高瘦汉子愕立一边,似是不敢相信眼前情形,他反应过来,向那小二虚晃一刀,防他扑近,抓住褚老三脚将他提起,扔出店外。

外面雨噼里啪啦如豆急撒,当即将褚老三头上的火浇灭,但他躺在雨水中,动也不动,只是细声呻吟,想是被伤得极重。

高瘦汉子如恶狼般狠狠盯着青少麟,咬牙道:“小子,我要把你手脚全斩下来,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话是如此说,接下却是一招“一刀断岳”,单刀化为厉光,向那小二拦腰斩去。

任谁都看出这小二不会武功,但诡计不断,他亦不敢大意,直接就是最狠招数,将对方斩杀。

这一刀甚快,青少麟一见,就感觉不及躲开,却突然之间,见一黑物飞来撞在出刀的汉子肩上,即汉子立足不定,被撞到一边,而这一刀,堪堪自他腰前斩过。

那黑物啪掉在地上,却是店内的凳子,青少麟望去,掷凳的人,正是那一直在店内吃馄饨的青年人。

“他娘的,王八蛋,你也不想活了!”青狼帮那汉子暴怒,刷刷两刀向那青年劈去。

那青年冷笑一声,右手向他刀上直抓来,那汉子见他如此托大,倒不敢轻心,刀口一转,已变招向他手腕斩来。

那青年长臂一伸,手掌反向刀口迎来,似是戏耍他一般,青狼帮汉子大怒,右手一顿,单刀在空中一凝,左掌一出,疾推在刀背上,单刀一顿之后,反以极快的速度,向那青年右掌抹去。

这一招甚怪,却有效,闪电间刀刃已到掌缘,要是闪不开,那青年的手掌就被剁下来。

但就此电光火石间,青年那手由掌变爪,五指一收,“叮”一声抓紧刀背,然后就着刀势向前一拖,那汉子立觉一股巨力撞在手上,再也握不住刀把,单刀脱手飞出,“夺”地插在墙上。

青狼帮汉子大吃一惊,长刀一招间竟然被夺,对方武功实是高他甚多,他见对方一下子就晃近身,忙叫道:“尊驾想清,我们可是青狼帮……”

这话未完,就感觉心口一凉,低头一看,只见两根筷子已插在自己心口上,他瞪眼看着对方,似是看到了极奇怪的事,张大嘴“啊啊”两声,就此扑倒。

那青年甩了甩手,拿起桌上的布擦去手上筷子留下的油渍,似是做完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青少麟却看得目瞪口呆,他从未想到,那小册子上的大侠竟然真的来到他身边,而且还救了他。

那青年看着他,目光竟有赞许之色,道:“不会武功,还能将青狼帮的人干掉,了不起。”

青少麟脑中有点傻傻道:“我只是想跟他拼个鱼死网破……”

那青年点点头,道:“你很聪明,也不怕死,很好很好,你叫什么名字?”

“青……青少麟。”

那青年点头道:“好名字。”他自怀中掏出一本黄纸小书,道:“这是我无意中得的武功秘笈,对我也没什么用,留给你,”说着把小书递给他。

“……谢……”青少麟懵懵懂懂的接过书,心头一阵茫然,像走在云里,“这就是传说中的武功秘笈……我竟然有了武功秘笈……”

那青年微微一笑,道:“若你有天练成了,到杭州天香酒楼来。”

说完,那青年走出店,走进黑夜的大雨中。

青少麟就这么直愣愣看着他走了,这一切,像梦一样,但他看着手中的黄色册子,确实是真的,过得片刻,他禁不住狂喜得跳起来,“我有秘笈了我有秘笈了。”,他喜不自胜的正要翻看,突见门外倒在地上青狼帮那人,用手撑着身体,向街口爬去。

他大吃一惊,原来这人没死!他忙跑到墙边,跳起拔出插在墙上的单刀,赶到那人身旁,那人似是没听闻他到来一般,仍旧向前爬去,喉咙发出野兽受伤后的低嚎声,他抬起头来张口接雨,青少麟一见,吓得退开一步,他脸上的五官都似烧没了,眼前只是一团又红又黑的烂肉,虽说青狼帮的人死有余辜,但这般惨,亦让人不忍。

眼前的形势却不容他心软,店内死了青狼帮徒,就算官府相信不追究,但只怕青狼帮亦会来报复,青狼帮的复仇一向凶狠残暴,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听闻江州衙门关押青狼帮一队长,青狼帮夜半劫走那队长后,还将衙门一条街共576户人家一把火烧个精光,死伤无数。

想到这,他一咬牙,单刀对准褚老三后背,用力一刀直贯下去,褚老三闷哼一声,当即倒毙。

青少麟转身回店,推出一辆运货的独轮车,将两尸堆上车,急忙向街左侧那山丘奔去。

好在时值半夜,雨又大,街上已无行人,青少麟发力将车推上一座土丘,若是平时,这般重车,又是这般大雨泥泞,他哪推得动,但现下形势危及,不及多想,竟然一人生生将车翻过了三个山丘,到一山林背北凹处。

他抄起单刀,就势挖坑,幸得雨大土软,单刀锋利,倒亦未花太大功夫,就挖得一大坑,将那两人倒入坑,雨势浩大,将山上的泥不断冲落,倒省了青少麟不少力,只一会就将坑填平。

他担心雨太大,将这两人冲出来,又辛苦搬来两条大石,压在上面,忙完这些,他累得躺在地上,起不了身,这时候天已蒙蒙亮,幸得这泼天大雨,四野无人。

青少麟累得不想动了,但他突然想一件事,吓得他虎地跳起身,冲回店。

果然一打开店门,里面的情况比他想像的还要糟,雨水洒进店,浸泡了地面的血迹,现在整间店的地面都是淡红血色,青少麟一望天色,已是大亮,雨势渐小,这时候,可能街上已有人,这时候要有人过来一看,见这遍地的血水,那恐怕这事就曝光了。

青少麟看着店铺外石板街面迅急的水流,突然有了主意,他将店面木板拆下挡住街中的雨水,雨水灌入店内,只一会,店内就积高水,将血水冲得淡无痕迹,青少麟打开木板,积水自店内流出,顺街流下,汇入大街。

店内地面所有痕迹,都被冲得一干二净,青少麟长长吁了口气,一跤坐在地上,他累得要趴下了,但一切都是值得的,他摸摸怀中黄油纸包着的小册子,从今天起,他也要踏入江湖,做一个侠客了。

                           

原创文章,作者:黄小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wnLoadgamesfreenow.com/67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