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反派驸马总是想娇养我》小说最新章节,花盏,李嬷嬷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重生后,反派驸马总是想娇养我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猫小柒

简介:【本文1V1双洁,男女主双重生,微微虐,请放心食用。】 九宝公主在经历了驸马造反以后,绝望的带着刚刚出生的儿子从城墙一跃而下,再醒来,发现自己重生到了驸马求娶之前,九宝公主痛定思痛,决定一步步瓦解驸马的狼子野心,岂料驸马居然不想娶自己,那便换自己处心积虑嫁与驸马吧,处着处着怎么就越来越管不住自己的心了。一顿操作下,眼看驸马命不久矣,什么?驸马也是重生的!什么?前世造反的不是驸马?

角色:花盏,李嬷嬷

重生后,反派驸马总是想娇养我

《重生后,反派驸马总是想娇养我》免费阅读

桌上水雾茵茵,鎏金青花茶盏里茶叶翠绿,被热水冲的打着旋。茶是今年新进贡的茶,但茶盏却不辩新旧,即使是新烧的,也与之前那盏别无二致。

小宫女颤巍巍的跪在案边,这盏茶沏好已经有一会了,可公主却完全没有要用的意思,小丫头名叫花盏,是前几日方才内务府过来的,因为原先在茶水房做事,现如今倒也只是侍奉茶水,再无其他。

殿里气氛凝滞,花盏低着头不敢发出一点声响。阖宫上下都说这九宝公主虽然深受宠爱,但从不恃宠而骄,脾气秉性像极了不争不抢的母妃德妃娘娘,待人极为和善,可自从她到此,虽未见过公主发火,但也觉得九宝公主身上的气度实在骇人,一如现在。

宫殿的门被轻轻扣了扣,微微苍老的声音传来:“殿下。”

榻上的人未动,只是淡淡的说,“进来。”

一个穿着青白素色嬷嬷服的妇人走了进来,“殿下,今晚有晚宴,怕是要早点准备起来,现下您可要睡一会?省的晚宴上没精神。”

“现在倒是不想睡,嬷嬷陪本宫说会儿话吧。”榻上的女子穿着淡蓝色的水纹纱衣,简单又妩媚雍容,正是夏国隆庆皇帝最宠爱的九公主夏悠然,隆庆帝亲赐封号九宝,简单又直接,但其中宠爱与用心可见一斑。

李嬷嬷原本是九宝生母是德妃娘娘的奶嬷嬷,九宝出生后便拨来伺候九宝,见惯了许多事,最是妥帖细心,看到花盏还跪着,便伸手摸了一下茶盏边,故作厉色道:“小妮子,殿下的茶都凉了,还放在这里,快去换一杯来吧。”

花盏自知李嬷嬷是在给自己一个理由脱身,赶紧起身,正准备去换,就听到九宝说,“罢了,放着吧,现下倒是不想用了。”

花盏刚刚站起身来,九宝这般说,便不知该如何自处,站也不是跪也不是,求助似的看向李嬷嬷。

李嬷嬷也不知公主是何意,思索间就听得九宝状似随意的开口说话。

“花盏,你原先在内务府里都做些什么?”九宝语气淡淡的。

花盏忙不迭的跪下,小心翼翼的回话,“回殿下,奴婢主要是在茶水房做事的,除了各个有主子的宫殿以外的所有地方,凡是主子想要喝茶,又没有特殊的吩咐,都是茶水房伺候的。”。

“你莫要怕本宫,本宫这里再好当差不过了,既是要了你,便是要你在我这里当差了,你起来回话吧。”

花盏颤颤巍巍的起身,候在一旁。九宝端起已经凉透的茶水,抿了一口,沉默了片刻才将茶盏放下,复又开口,“是新茶啊,到底是不一样些。”

花盏小心的回道:“回殿下,这是今年禹州新进的茶,昨日皇上才让五公公送过来的。”

“花盏,你进内务府几年了?”

这前后不接的话题让花盏和李嬷嬷都摸不着头脑,花盏只得如实说:“五年了。”

“都道是内务府消息灵通,你在各处当差,理应知道不少秘事,你可知道武平候?”九宝盯着花盏状似漫不经心的问。

花盏和李嬷嬷一惊,忙不迭跪下,李嬷嬷说道:“殿下,这事,奴婢们不可议论啊。”

九宝收回目光,盯着自己涂了蔻丹的指甲,淡淡道,“父皇都没有下令说不许议论,你们可倒好。”

说完时,语气甚至带了些笑意,李嬷嬷知道花盏人微言轻,不敢妄言,而自己多少在公主面前,在德妃娘娘面前还有几分脸面,略一思索,便想替花盏回话,“花盏年岁尚小,哪知道这些,老奴说吧。”

花盏哪里不懂李嬷嬷的好意,一咬牙,抢先说,“殿下说的对,内务府消息是灵通些,让奴婢说吧,可能有些事嬷嬷都不清楚呢。”

两个奴才看了九宝一眼,见九宝毫无反应,花盏便一言一语的把自己知道的关于武平候的一切都说了个遍。

“皇上自幼得先皇教导,文韬武略样样出类拔萃,武平候夏文清虽是皇上的胞弟,但并没有治世之才。皇上登基以后就封夏文清为武平候,只做个闲散王爷,逍遥自在。按理说咱们夏国在皇上的治理下国泰民安,夏文清作为臣子理应心怀感激,但是隆庆5年的时候,夏文清狼子野心,欺君罔上,竟有起事之嫌。皇上仁慈,念及昔日兄弟情分,没有伤他性命,只是发配北地,非昭不得入京。算算日子,也有二十年了。”

“就这些?”九宝用护甲轻扣桌面,声音听不出喜怒。

花盏又仔细想了想,之后才继续开口,“今年年初的时候北地叛乱,乱党声称夏文清是皇家血脉,把他捉起来……祭了旗。”花盏仔细斟酌着用词,“殿下,奴婢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九宝轻轻叹了一口气:“行了,你们退下吧,本宫睡一会,李嬷嬷你看着些时辰,别误了事。”

李嬷嬷和花盏伺候九宝睡下,相继退了出去。李嬷嬷轻轻关上内殿门,回头就看见花盏跪在地上,这里是公主寝殿的外殿,没有人伺候着,虽说不会有人看见,但也不是可以说话的地方,花盏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冲着李嬷嬷扣了一个头。同为奴才,李嬷嬷本不该受此大礼,但也心知花盏是在感谢刚刚在里面开脱的情分。微微一笑,伸手扶起花盏,两人一同走出寝殿。

                           

原创文章,作者:猫小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wnLoadgamesfreenow.com/70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