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后,残疾王爷天天跑着追我最新章节,苏樱,珠珠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替嫁后,残疾王爷天天跑着追我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有猫的莳玖

简介:【女强&重生&宅斗&虐渣&打脸&爽文】战神重疾,嫡姐弃婚,恶毒主母竟以生母为挟逼她李代桃僵。上轿前回首,一眼眼望去,将仇人面目牢记心底,苏樱含恨咬紧牙根,我命由我不由天!!!今日之耻他日定将亿倍奉还!!!拖着残疾战神王爷解甲归田,看我起高楼,宴宾客,金玉满堂。 等等,不是说战神王爷残疾了吗?

角色:苏樱,珠珠

替嫁后,残疾王爷天天跑着追我

《替嫁后,残疾王爷天天跑着追我》免费阅读

“孽障!”伴着急声厉斥,苏樱耳边疾风闪过。她猛一侧头,便见主母扔过来的描金细瓷杯正巧磕到一旁的铜剪子上,在脚边炸裂开来,溅起无数细碎的茶水瓷渣。

还好古人穿戴的衣服厚实,不然要被扎成刺猬了。苏樱心里庆幸,面上却依旧毫无表情,依旧稳稳地端手跪在厅堂正中,披散的黑发略显凌乱。

贺茜兰见苏樱毫无反应,心头火气更盛,抓起丫头刚换上的新茶杯,就想再摔一次,却被身旁掌事的芳姑姑劝住了。

“小姐息怒,手下留情,毕竟是要出门子的姑娘,伤了相貌也不好向宁王爷那边交代。”

原是自家乳母陪嫁,就算已嫁为人妇,对自己也未改称呼,想到芳姑姑跟了自己这么多年,也算恪尽心力,替自己摆平了不少事情,她开口贺茜兰还是听得入耳的。既不好再发作,只能端起来佯装着啜了一口茶水。

这是怕我破了相不能替嫁呗。苏樱暗自在心底冷笑。

“二小姐,您可不能辜负了大夫人的一片好意。天潢贵胄,又是赫赫有名的战神,这样的夫君其他人可是恨都恨不来的。若不是大小姐身娇体弱,不宜出阁,这等好事若是换做其他的姑娘,高兴都来不及。二小姐更不该拿着自己的身子出气呀,身体发肤,受诸父母,怎能如此轻贱糟蹋呢!”见贺茜兰没再动手,芳姑姑便开口帮腔道。

苏樱依旧沉默,一句也没搭理。她知道这替嫡姐代嫁,推她到火坑的馊主意指不定就是这个老虔婆撺掇的,半分眼神也嫌弃,狗仗人势说的就是这种不是东西。

早几月北境夷狄作乱,皇帝派了自己的亲弟弟、大盛朝赫赫有名的战神王爷宁王沈秋暝带领十万铁骑出兵平乱,短短几个月时间,就将敌方打得落荒而逃。本是个天大的喜讯,苏沐便上赶着去太后那给自己的嫡长女说了亲。谁知还没来得及举国欢庆,就听说宁王在班师回朝的途中遭了小人暗算,身中奇毒,命悬一线。太医院的能人异士派去了一轮也没见起色,宁王仍旧卧床不起,皇帝无法,只能命人先吊着性命,将其护送回京。

这下苏家可炸了锅,大夫人舍不得将自己女儿嫁给将死之人,天家偏偏还接受了钦天监的说辞,颁了圣旨要求提前完婚给王爷冲喜。眼看大夫人着急地像热锅上的蚂蚁,芳姑姑少不得绞尽脑汁为主人出谋划策。那日在厨房看见给三姨太熬药的二小姐,才灵光一现,计上心头想出这李代桃僵的主意来。

见苏樱仍旧是一副面无表情,也不接话的态度,芳姑姑面上也有些过不去,心下暗恼,果真是个不入流的庶出玩意儿,无奈话还得接着往下说,只得讪讪道:“父母之言,媒妁之亲,大夫人已经向老爷禀明实情,老爷也同意了,二小姐若是一意孤行忤逆犯上,三姨太……”芳姑姑意有所指,故意拉长停住话头,隔了一会儿才接着说道:“三姨太知道了怕是也会心寒呀。”

听到生母被提及,苏樱按捺住眼底翻涌的情绪,才缓缓抬起头来,乌溜溜的黑眼珠直勾勾盯着芳姑姑,面上依旧毫无波动。自己虽是个庶女,但好歹也是个主子,哪里轮得到这些奴才说三道四。芳姑姑见苏樱没答话,以为自己的话劝服了二小姐,心中正得意,就见苏樱眯了眯眼,一字一句沉声说道:“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敢用我娘来威胁我?”

“二小姐慎言,大夫人身为当家主母,一向对各位少爷小姐视如己出,尽心看顾,自然会剖心剖肺地为您找户好人家,想来这样的选择,三姨太也是会感激涕零的。”芳姑姑平日里仗着大夫人的势在府里狐假虎威惯了,这下猝不及防被打了脸子,却又在裉节上不好发作,只能皮笑肉不笑地暗示,帮主母打理后宅这么多年,什么样的腌臜事她没干过。

贺茜兰倒急了,见不得二人磨磨唧唧的打机锋,直接把茶杯往桌上重重一掼:“这亲事,你同意也得嫁,不同意也得嫁。便是你要绞发出家,我也有本事押你上轿!若是不想你亲娘在苏府待不下去,你只管可劲儿闹腾,我堂堂当家主母,还收拾不了个姨娘庶女了!”说罢起身拂袖而去,只留下个心腹婢女,让她跟着监视苏樱的一举一动,随时汇报。

见人走远,苏樱便腰一软歪坐在了地上开始捏腿,古代这都什么动不动就跪的破规矩,腿都麻了。跪在一旁角落的随侍珠珠赶紧起身上前,用袖子拂开地上的渣滓,扶住自家小姐,倚在旁边开始帮手捶腿。捶着捶着又扯起嗓子嚎哭起来,撕心裂肺地叫着“头发、头发”,连话也说不全,反倒要苏樱来安慰她。

珠珠一边哭着,一边还不忘看看换个地方捶腿,苏樱用袖子替她细细抹着泪,轻言细语地安慰着,没了之前的凛冽气势。瞧着地上主不主仆不仆,毫无礼仪规矩的二人,受命监视的婢女七巧自诩跟着大夫人一向循规蹈矩,十二分看不上地瘪了瘪嘴,哪知这一瘪就被泻了劲儿改成啜泣的珠珠看见了。“哎呀,姐姐,你,咯,你的嘴怎么抽抽了呀?”珠珠好奇地叫嚷起来,中途还没忘记抽噎了一下。

这一叫不要紧,倒是吓了七巧一跳,慌忙看向苏樱。到底是个下人,二小姐虽是庶出的,又不受大夫人待见,却也是主子,又在这替嫁的紧要关头,万一拿捏了架子要罚她,那旁人也是挑不出错的。谁知苏樱淡淡看了她一眼,倒也没指责七巧,只说自己腿好些了,让珠珠扶自己回房换衫歇着,便起身出了厅堂,朝着三姨娘的院子去了。

心下一松,七巧赶紧跟在二人后头,早就听说二小姐的随侍是个傻子,叫珠珠还不如叫猪猪,今日一见果真如此。珠珠是家生子,亲娘当年也是跟在老太太身边得脸的管事,幼时原先是跟在大小姐身边的,哪知有一年年节里生了场大病把脑子给烧坏了。虽说老太太念在多年的主仆情谊,允了保她一口饭吃,还是遭了大夫人嫌弃,被遣来伺候不受待见的庶出二小姐。

这么想着,也不知道是二小姐更倒霉些还是珠珠更倒霉些。果然运气是会传染的,遇见的倒霉蛋多了自己也会跟着倒霉。现下自己被安排了这么个监视的任务,保不齐替嫁之后自己就得跟到王爷府去继续做大夫人的眼线。珠珠是个傻的,那往后伺候人的活可能大部分都会落到自己头上,果然连自己也要跟着倒霉了。看着前面主仆二人的背影,七巧心里愈发不满了。

绕过回廊,苏樱用余光扫了扫,便发现这大夫人派来的监视婢女面部表情着实丰富,看来也是个沉不住气的草包,心下不禁定了定,开始细细琢磨今后的对策。

她原也没觉得只靠着自己就能拒了这桩无厘头的婚事,但姿态还是要摆出来的,不然怎么讲条件。府里盯着的苍蝇多了去了,今儿个这么一闹,明儿全府里都会知晓大夫人逼庶女代嫁逼到自己自请绞发出家。

打从女儿过身,贺氏把府里搅得乌烟瘴气,老太太心死,整日吃斋礼佛不问世事,但到底还是要脸的。旧事重演,苏樱便是想要借着老太太的力好好为自己谋一条生路,盘活这局死棋。

任谁想不到苏樱心里其实并没有真的很反感这次替嫡姐代嫁。恰恰相反,她倒觉得这次是个难得的好机会,一个能够让她脱离苏府这个牢笼,成全多年夙愿的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因为没有人知道,真正的苏家二小姐最早在多年前的一次落水后就魂归地府了。现在住在这个壳子里的,不过是个恰好同名的二十一世纪大龄未婚北漂女青年,而她多年的心愿,就是摆脱这个封建的家族,重获自由。我命由我不由天,苏樱咬咬牙,便是不知缘由地落入这充斥着封建礼教的架空朝代,她也要逆天改命,力挽狂澜!

                           

原创文章,作者:有猫的莳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wnLoadgamesfreenow.com/72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