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神谕之眼,灵气复苏我无敌了(聂冬,聂冬摇)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开局神谕之眼,灵气复苏我无敌了

小说:都市

作者:别东南

简介:联邦三十万龙腾军上将,在结束【最终战役】后凯旋而归,却因叛联邦罪被迫逃亡,两年后主动投狱自首,再出狱时,整个世界都将在他脚下颤抖。有人称他嗜血屠夫,他却说自己能动嘴绝不动手;有人称他妇女之友,他却笑道身在花丛片叶不沾;聂冬常说自己是世间唯一真神,不仅仅是因为那一颗被诅咒的恶魔之眼。“你相信世间有神吗?”“只要你相信,神就会指引你前进。”本书又名:出狱后,我!就是唯一真神。

角色:聂冬,聂冬摇

开局神谕之眼,灵气复苏我无敌了

《开局神谕之眼,灵气复苏我无敌了》免费阅读

寒冷的冬夜,尖锐的警报声回荡在A城第13区贫民窟边缘处的巨型建筑上空。

随着十二点将至,急促的脚步声噼里啪啦地集中在高耸的厚重玻璃门前,全副武装的士兵端着枪械,面色沉凝,一道道红外线对准了门口,严阵以待。

监狱长抬起手,他死死盯着腕上的手表,11点59分的字样不断跳动。

终于,12点的字样亮起,监狱长深吸了一口气,喝道:“开门。”

“yes,sir。”

手表内响起一道冰冷的电子音,紧接着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巨大的玻璃门应声而开,无数探照灯投射而下,将门后的广场照得如同白昼。

“聂冬,出狱!”

监狱内,无数穿着纯白色囚服的囚犯不约而同地站在牢房门前,看着那道在两名狱警陪同下,从最深处缓缓走出的身影。

男人披着宽大的风衣,戴着圆顶黑帽,细碎的胡渣布满嘴角,双手揣兜,嘴角微翘,似笑非笑。

来到广场前,望着漫天久违的飘雪,男人慵懒地伸了个懒腰,他背后,那两个狱警咔嚓嚓顿时子弹上膛,退后四五米,双腿不断哆嗦。

“嗨,伙计,放轻松。”

男人侧目回头,黝黑的眼眸内带着些许笑意。

那两个狱警不断咽着唾沫,试探性地上前,小声问道:“聂先生,咱……咱走快点?”

“年轻人,心急可不好。”

聂冬手掌在衣兜里掏了掏,挠了挠帽子,皱着眉头叹了口气,四处张望,见到一旁囚室站着一个魁梧的黑人大汉正紧张地盯着自己看。

“伙计?”

他凑过去,那状如牛的黑人大汉吓了一跳,顿时往后跳了几米,紧紧靠在冰冷的墙上,寻求一丝微不足道的安全感,问道:“大大大……大哥?有事?”

“有烟吗?”

“有有有!”黑人大汉松了口气,急忙从床底下摸出一盒纸烟,神情带几分肉痛,颤巍巍地递出囚室。

“大哥请,恭喜大哥出狱。”

“白塔啊,谢谢了。”聂冬接过烟,取出一根咬在嘴里,也不点火,仿佛是回味这久违的滋味。

然后,随手把整包烟揣进兜里。

黑人大汉瞪大了眼,结结巴巴道:“那个……大哥,这白塔是小弟好不容易才弄来的,两百联邦币呢。”

“两百?这么多?”聂冬皱了皱眉。

他手又在裤兜里摸了摸,好半天才掏出两张皱成麻花的联邦大钞,递到那大汉手里,看得大汉一愣一愣的。

“走吧。”

聂冬叼着烟卷,朝后面挥了挥手。

那两个狱警看得目瞪口呆。

“那衣服明明是我才准备好的,兜里居然有钱?”

“怎么可能?等会……”

其中一个狱警脸色顿变,伸手在裤子里来回摸索,翻了半天也没找到,顿时有点小鸡发凉。

“中午那会赢你的两百块呢?”

另一个狱警嘴角抽搐,看了眼那黑人大汉手里的钱,指了指。

“老子怕被你偷偷拿回去,都藏到底裤里了,还能被摸走?!”

雪花飘过帽檐,落在聂冬的脸上,他望着远处监狱大门处那一大批人,随着他不断靠近,聂冬感觉自己这张老脸都快长满红外线了。

“前面那个,能不能端稳点,晃得眼睛疼。”

站在最前面的士兵手一哆嗦,险些没被枪扔地上。

聂冬站在门前,那一排排士兵非但没有让开,反而齐刷刷地举起枪,全部对准了他。

“聂冬,老子不管你入狱前是什么身份,还没走出监狱,就是老子的犯人,别太嚣张!”监狱长面色铁青,黑如门神。

聂冬双指夹住烟卷,目光扫过在场的士兵,笑了笑。

“有火吗?”

他走到离他最近的那个士兵面前。

“啊……有。”

那士兵下意识缩了缩脖子,从后背囊里取出一个金属火机,小心翼翼地给聂冬点上。

聂冬狠狠吸了一口,吐出一圈烟,眸光淡淡扫视众人,微笑道:“你们拿着一堆烧火棍指着我,有什么意思?”

“烧火棍?这可是最新型的毒牙X-27单兵作战步枪?”有人下意识反驳道。

聂冬挑了挑眉,扬着下巴冲那个士兵问道:“伙计,有老婆吗?”

那士兵呆了,下意识回答:“有。”

“孩子多大了?”

“已经三岁了。”

“三岁啊……”聂冬有些苦恼地皱了皱眉,旋即指着方才拿红外线怼他脸怼得最凶的一个士兵说道:“那你知道,你孩子其实是你老婆跟他生的吗?”

全场顿时一片寂静,那个被聂冬指着的士兵傻眼了,他压根就不认识那人老婆。

“不是,我,你……”

“你个畜牲!”娃三岁的士兵怒吼一声,调转枪头,双手死死攥住枪管,当头就朝着那个士兵脑袋上砸去:“居然敢给老子戴帽子,还让老子给你掏奶粉钱!”

“知道奶粉钱有多贵吗?!”

那士兵被砸得抱头鼠窜,要不是戴着头盔,脑袋都差点当场裂开。

“咳咳。”聂冬又嘬了口烟,咳了两声,目光瞄向另一个人。

“伙计,你呢,你有老婆吗?”

那士兵脸色一变,还没吭声,旁边的士兵都炸了毛似的,不约而同地退后半步。

你们退半步的动作认真的吗?

那士兵哭笑不得,结结巴巴道:“我……我单身,还没老婆。”

“单身啊,那算了,已经够惨了。”

聂冬摇了摇脑袋,径直走到最后面的监狱长面前,那些挡在他面前的士兵压根没一个敢拦,下意识都让开了道路。

“你你你聂冬你……想干什么?我可是监狱长!”监狱长看着聂冬走了,顿时心跳加速,耳朵发烫,浑身哆嗦。

“那个……”聂冬刚刚开口,便看到眼前的男人嗷呜一声捂住耳朵,蹲在地上双手抱头,语速极快地说道:“我有老婆,今年刚结的婚,还没来得及生娃!”

聂冬张了张嘴,摇着脑袋耸了耸肩。

“早生贵子。”

他叼起烟卷,掀起风衣,按下帽檐,头也不回地踏出了监狱大门。

见那恶魔终于走了,监狱长浑身虚脱,满头大汗,长长出了一口气。

可刚等他起身,脸色顿时变了。

“哎哟,哎呦呦!”

监狱长双手捂着肚子,如同虾米一般蜷缩在地,疯狂打滚。

“给我开枪!开枪!”

他面色惨白,眼神狰狞地怒吼道。

士兵们回头拿枪仿佛对准了那个早已走远的背影,想要开枪的时候,手指却怎么也扣不下扳机。

总觉得,把枪举起来轮,或许更好使一些。

                           

原创文章,作者:别东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wnLoadgamesfreenow.com/72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