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泽最新章节,白叔,小良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奇泽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绝祚

简介:霸业鸿图乱纷纷,长情久伴假亦真,傲气风骨鸿鹄志,薪火相传百日恩。巍巍天下,浩荡人间,风流气概不计其数;大好山河,千奇瑰丽,你我皆是江湖中人。

角色:白叔,小良

奇泽

《奇泽》免费阅读

八百牛村以前都是一家的,是个姓贾的大户,带着家业来到这,安稳下来生活。

后来贾大户死了,家里的丫鬟仆役在这过了太多日子,就都没走,盖了房子常住在这。

因为贾大户家里养了八百多头牛,贾府原先的老管家就给这里起了个大俗的名,八百牛村。

过了好多年,贾府老人儿们传承的一代一代,再加上后来到这里定居的外地人,时至今日村子里也有了几百户人家。

村东头有点偏的地方,有个没名字的酒馆,店家是个白了头发身体却还健壮的老人。

老人姓白,村里的青壮都叫他老白叔,但老一辈人都叫他白逃儿,据说是因为他年轻的时候当了逃兵,跑来八百牛村开起个酒馆躲避官家的追拿,这一躲,就是四十年。

老白叔这一辈子活的有些窝囊,到老都还是一个人,连个婆娘也没讨到,但他有个十五六岁的小孙儿在酒馆里帮忙当掌柜,还有个十来岁的有些痴傻的小儿端酒端菜干些伙计的活。

小孙儿命苦,是村里一个小娘生下来的,但亲爹是谁全村老少都是一概不知,他娘也是死活不肯说,小娘生下他不久,受不了非议,大年初一的晚上,在村外的大槐树上挂了白绫。

孩子就被放在小娘的小土房里,没人去管。初二那天,小娘家里没了人,谁也不知道怎么安顿那个孩子。

不知道为什么,老白叔一从小娘家门口过那孩子就哭,老白叔早上也听过,晌午也听过,到了晚上酒馆关了门,老白叔脑子里还响着那孩子的哭声,总想去看看。

到了小娘的门口,或许是饿了累了,孩子没了动静,老白叔就在门口踌躇。

也许是良心发现,也许是出于可怜或者其他一些老白叔自己也说不清的东西,一辈子很孬还有点市侩的老白叔进到小娘的屋子里,他将孩子抱了出来,一直养到了今天。

孩子日渐长大了,没名字也不是个事,老白叔在他三岁那年请了村里唯一读过书的刘先生,费了几壶好酒,才得来了小良这么一个小名,刘先生说孩子还小,大名不急着取,先叫着就好。

痴傻小儿叫阿辛,是老白叔捡的,与其说是捡的不如说是他自己跟来的。

小良十岁那年老白叔进城采购些酒馆用的食材,回来的路上掉了一颗白菜在地上,街边小叫花子一样的阿辛就冲了上来帮忙捡起,还给老白叔,也不说话。

老白叔谢过他后,问他叫什么名字,小叫花子告诉老白叔他叫阿辛。

然后他就一直跟着老白叔,快到村里的时候,老白叔见阿辛还想继续跟着,就开始吓唬他,谁知阿辛好像根本听不懂一样,呆呆地看着老白叔,依然不说话。

老白叔见没用,就由着他跟着,回到酒馆也不让阿辛进去,后来实在是受不来阿辛没日没夜的站在门口,就让他到酒馆里做些小活,给他口饭吃。

小良长的眉清目秀,性格也好,不像那些同龄的臭小子,人狗都嫌,恬静的像个女孩,见人就微笑,有时说话还会害羞。

八百牛村的老农村妇,就连些个泼皮都对这个酒馆的小掌柜喜欢的紧。

任谁都会问老白叔,他个大老粗怎么教出了彬彬有礼的小良。

每当这个时候,老白叔都会咧嘴笑道:

“有啥礼呀,这孩子从小就是这样,没什么爷们样!”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脸上那股子得意劲任谁都看得出来。

至于阿辛,老白叔虽然表面上不稀罕这个小傻子,但是这么多年,每次给小良开荤腥的时候,都不会落下他。

哪个也不是亲生的,但早成了亲人。

这天傍晚,天边已经有了些红晕,小酒馆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吃完晚上这一顿饭,邻里乡亲们都喜欢在这儿聚着,也不需要如何高谈阔论,就这么聚着就好。

几个三尺半的小圆木桌子,围的严严实实,每桌点上三两壶浑酒,一碟花生米,能聊到天黑。

有时喝的多些,累了一天的男人也能眼放精光,吹嘘那年轻时候的抱负。

醉了,吹了,趴桌子了,晚些时候自有婆娘来领,要么吵吵嚷嚷,要么轻轻浅笑,但没女人会真正怪罪。

“小掌柜的,给我上盘酱肉,再来壶老白叔酿的竹叶青。”

有些瘦小的男人冲小良吆喝着。

“哎,老白一盘酱肉一壶竹子。”

小良应着,向后厨的老白叔喊号子。又回头冲着有些瘦小的男人笑道:

“怎么,付叔今天好像很开心。”

“不开心我能点荤菜?平时哪舍得。”

有些瘦小的付叔笑眯眯的,像一只守着松子的松鼠。

没等小良再问,付叔又开口道:

“是芸儿,要嫁人了,平瑾城陆府的公子,还是正房,福分啊!”

平瑾城不仅在八百牛村人的眼中,就算放在整个夔州郡,也是一等一的大城,却也不算太远,和八百牛村相距四百里路。

“那我可在这,提前恭喜付叔咯。”

小良抱了抱拳,意为恭贺。

酒馆里的人在一旁听到此事,也是炸开了锅。

“平瑾城陆家么,可真是…”

“我就说付芸儿这小丫头以后了不得,不枉她小时候我对她那么好!”

“得了吧,妮子刚会说话的时候,馋你家的卤鸡蛋馋了多久,也没看你给她吃一个。”

“陆家的公子,不知是嫡系还是庶出。”

唯一读过书的刘先生轻轻摸了摸胡须,轻声道。

出乎意料的,没人问他什么是嫡系庶出。

酒馆此时嘈杂,再加上刘先生喜好文人的“儒雅”,出言从不大声。

他的话没人听清,也是情理之中。

“聒噪,实在聒噪!”

刘先生一脸的愤恨。

然后转头看向小良,有些欣慰的笑了出来:

“还是小良,处大事而不惊,日后必是文人大者,国之良材。”

在后面早已把事情听的一清二楚的老白叔从厨房来到酒馆大堂。手里还拿着一盘子肉和一个酒壶,冲着刘先生似是非是的一拱手。

“这没准还是先生赐名的功劳呢,我家小良从小心眼大的很,少有什么吃惊的事。”

只有老白叔自己知道,这小子哪是什么处大事而不惊,只是藏在心里而已,他心里绝对想着那芸儿姐姐出嫁的事。

“怪小子。”

老白叔心里这么想着,脸上却是对刘先生挂起笑容。

刘先生直了直腰杆,端起酒杯云淡风轻的抿了一口,摆摆手道:

“不足挂齿,不足挂齿。”

老白叔又走到了付叔的桌子前,将手中的酱肉和酒壶放在付叔面前,哈哈大笑。

“大成,你小子都要嫁闺女啦?”

付叔被人围着,抓耳挠腮手脚似无处安放。

听到老白叔的话,先是拿起桌子上刚送上来的竹叶青猛灌了一口,然后一抹嘴,回了老白叔的话。

“是啊,记得老白叔你刚到八百牛村的时候,我还是个孩子呢,如今我闺女都要出嫁了。”

被小良同样喊作叔,但年纪要比老白叔小很多的男人名叫付大成,是个老实本分的庄稼人,生活从来只是顾着当下。

老天爷什么时候打雷,什么时候下雨,看田中苗头估算着收成如何。

今日女儿定了亲,却让他罕见的有些了别样的思绪。

“都是些糟旧事,提它干嘛,今天这些个酒肉,算我的。”

大方了一回,老白叔顿时有些豪气。

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平时人情账算得明亮的付大成,也没推脱这一顿酒肉,只是在怀里掏出了一张红色的喜帖。

老白叔一看喜帖,有些疑惑。

付大成站了起来,冲着酒馆的众人,脸色有些愧疚,他朗声道:

“各位乡亲,陆家是大族,陆家公子能看上小女,也是祖上积德。”

话就说到这,没能再说下去。

刘先生心思灵活,看见付大成手里的请帖,和他脸上的歉意,也将事情明白了十之七八。

平时关系也算不错,就帮衬了一下。

“穷乡僻壤,我们这些下里巴人怎能去陆家的大婚,这等喜事,各自欢喜一下罢了。”

刘先生此话一出,众人也回过神来,自是不能去的。

那份喜庆还是在,但多少有了些尴尬。

付大成更是把头低下,轻轻道:

“我也想让乡亲们热热闹闹的见证芸儿大婚,可人轻言微…”

声音越来越小。

他手中紧紧的攥着那张请帖,关节有些发白。

“无妨!”

老白叔打了个圆场,想换个话题。

“那不知这张喜帖,是给谁的?”

付大成抬头,将手中的喜帖塞到老白叔手中。

“陆家说我这一方,可以出一个男傧相。”

老白叔一愣,紧接着将手中喜帖拍在桌子上。

“放屁!我多大岁数了?可是拿我消遣?”

付大成也是没反应过来,但很快就明白,老白叔是误会了。

他急忙摆手,解释道:

“我说的当然不是您,怎能让您去呢,这男傧相,是给小良的。”

接着随手一指,大家都看向了在掌柜台子上拿个小本子不知道在鼓捣些什么的少年。

“他?”

老白叔忍住接下来的脏话,有些好奇的问道。

“嗯!”

付大成应了一声,又继续道:

“是我的主意,大婚那天我和芸儿她娘都要在陆家中庭等着,接亲路上,若没个熟人,我怕芸儿生怯,小良从小和芸儿要好,这男傧相,就他来当如何?”

老白没有接话,思索了一会,憋出一句:

“这事我怕是做不了他的主。”

小良年纪虽小,主见却强的很,他不愿意做的事就是老白叔也说不听。

一起邻里这么多年,付大成知道小良的性格,见老白叔有些同意的意思,也就接着往下去问了。

他走到掌柜台子那,扣了扣台面,小良收起手上的小本子,有些腼腆的笑了一下。

付大成指指老白叔手中的请帖,张开嘴还没等出声,就被小良抢先说道:

“去!”

有些懵了,付大成很是不解的问:

“你听到了?”

小良点了点头,又继续道:

“刚才我在做账。”

付大成拍了拍小良的肩膀。

七月十八平瑾城,付芸儿大婚。

                           

原创文章,作者:绝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wnLoadgamesfreenow.com/73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