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语臻,姜时禹《致命招惹:暴戾姜总的法医小娇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致命招惹:暴戾姜总的法医小娇妻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三更起来拔香菜

简介:【爽文+强强联合+甜炸的总裁追妻+1v1+萌宝助攻】姜时禹想了一辈子的女人是他的前妻,只拥有过三年,便再也戒不掉了。沈语臻是三流的富二代,二流的姜太太,一流的女法医。纵使姜太太强势还嘴硬,但奈何姜太太又甜又A,姜总除了玩命宠着,别无他法

角色:沈语臻,姜时禹

致命招惹:暴戾姜总的法医小娇妻

《致命招惹:暴戾姜总的法医小娇妻》免费阅读

北城,香悦酒店。

二月的北城,暴雨如注。

屋内灯火通明,屋外的雨色如缟素一般,洋洋洒洒泼墨在每一块砖瓦上。

一年一度的拍卖会,各界名流都会出现,包括阔别故土三年的沈语臻。

沈语臻前脚下榻酒店,闺蜜刘芃芃电话后脚就来了。

“语臻,我警告你,结婚你没跟我说,我忍了。要是今晚你不来给我撑场子,胸针你就别想要了。”

沈语臻瞥了一眼回程机票, 不紧不慢的说。

“放心,我到酒店了。”

“这还差不多。不说了,我耳骨好像出血了,处理一下。你也抓紧点,拍卖会要来不及了。”

沈语臻依稀听到电话那头“嘶”的低吟声。

沈语臻一边对镜子卸妆,一边含糊的应和着:“嗯。你用碘伏擦擦,别发炎了。”

“好。”

刘芃芃从包里拿出真丝手帕简单擦拭清理,随手丢到垃圾桶里。

今夜的晚宴除了慈善拍卖之外,还是刘芃芃作为香悦集团代言人,首次出席活动,这场晚宴对于刘芃芃的意义,不言而喻。

沈语臻面具下的眸子,低垂,神色也有些心不在焉。

刘芃芃一边朝晚宴上的宾客打招呼,一边用压低声音警告沈语臻。

“今天许萌萌可能会出席,你振作点。”

沈语臻轻笑一下,说。

“我参加拍卖会不是为了跟她争奇斗艳。”

“我知道,但今儿是姐妹的主场,许萌萌要是敢搞事情,沈大小姐,我希望你给我撕了她。”

一想到中意许久的角色被许萌萌抢走,刘芃芃眉心的怨气瞬间积聚。

“哦,”

沈语臻支着脑袋,漫不经心回答。

沈语臻天生一副好样貌,五官艳丽俏皮,粉面鹿眸。

刘芃芃时常感慨,明明是一张为镜头而生的脸蛋,偏偏去当法医,未免太便宜鬼了。

没等刘芃芃多说什么,门口处一阵骚动,两人一同回头,发现红毯的尽头,人头攒动。

刘芃芃站起身,眯着眼仔细辨认,道了一声。

“好像是姜家新掌门人姜时禹。”

沈时臻本就对热闹兴致缺缺,但“姜时禹”三个字,却让她脊背绷直。

回眸,像是有感应一般,刚好对上一双冷冽又深远的眸光。

刘芃芃的担心有些多余,那些想作妖的妖魔得知主办方是姜时禹,早早就歇了心思,不敢造次,直到作为代言人刘芃芃上台,晚宴都进行的非常顺利。

“怎么样,姐妹是不是艳光四射?”

下场后的刘芃芃犹如一只骄傲的小天鹅。

“是的大明星。”

敷衍的应和着,眼神却扫过姜时禹个人介绍,有几秒愣神。

刘芃芃捕捉到沈语臻的转瞬即逝,立刻兴致冲冲的说到,

“怎么,对姜总裁感兴趣?我觉得你可以冲一波,据说他跟许萌萌走的挺近的,夺她所爱,我支持你。”

沈语臻顿了一下,望了眼不远处的姜时禹,眼神恢复平静。

“没兴趣。”

三年未见,这个男人的气场更能睥睨万物了。

半个时辰后,拍卖会正式开始。

“20号拍卖品是天然的红宝石胸针,由沈林雪安女士捐赠的,起拍价,100万。”

拍卖师的话音刚落,价格便瞬间刷高。

“120万。”

“150万。”

当竞价来到150万时候, 沈语臻开始气定神闲的举牌。

“200万!”

这个价格一出,大家开始窃窃私语猜测,刘芃芃身边的面具仙女又是哪个豪门千金?

“200万一次,200万两次。200万……”

“300万”

成交槌落下的前一秒,姜时禹突然举牌。

沈语臻的表情有一瞬间的不自然,但很快就恢复如初。

“400万!”

“吁。”

大家都倒吸一口凉气,这个胸针的价格叫价虚高了,连姜时禹旁边的助理都忍不住提醒姜时禹。

“老板,慎重。”

姜时禹的指尖敲了敲杯壁,半晌,点点头。

“400万一次,400万两次,400万三次,成交。”

成交槌落下闷响,穿着深色马甲的服务生走到沈语臻身边,引她过去。

沈语臻刚站起身,拍卖板后面忽然传来惊叫声。

“啊,死人了。”

一个浑身沾着血的女服务生,跌跌撞撞冲跑出来,逢人便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疯狂抖动。

“杂物间死人了,死人了,都是血血,眼球子都都流出来了。”

沈语臻楞了一刻,抓住刘芃芃的手,眼神镇定,吩咐她道。

“芃芃,打120和110。告诉管理层的人,将在场的宾客都留在这个大厅,在警察到来之前,任何人都不许离开。”

安顿之后,沈语臻脱掉高跟鞋,快跑到展板后面。

宾客都被引到宴宾厅,姜时禹瞥了一眼沈语臻留下的高跟鞋,神情冷若冰霜。

才推开杂物间的门,沈语臻便有一瞬失语。

横躺在床上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孩子,头微微偏向右侧,双眼瞪圆,五官出血,尤其是脸上还有一些类似指甲痕迹的出血,手指关节处呈紫色斑片状。

沈语臻低下身,伸手去探了探鼻息,人没了。

皱了皱眉,环顾周围的环境,简陋且拥挤,甚至下水道处有微微的侧漏。

从旁边的清理箱抽出一对干净的乳胶手套,沈语臻先探男孩的脉搏,遂至翻翻眼皮,再查看他头部和四肢。

沉吟半晌,眼神黯淡下去。

“带路没听到啊,警察办案。”

方运承从口袋里抽出证件,恨不得甩在那些堵在门口的人脸上。

难得休假,跟好妹妹沉浸温柔乡,局长一个电话将他的颠鸾倒凤,炸个粉碎,一股火气只能对那些看热闹的闲人撒。

沈语臻脱下手套,正准备往外走,便跟一个熟悉的老面孔迎面撞上。

“让……”

方运承这张碎嘴话说到一半,看到对面的人,顿时消了音。

方运承嘴唇闭了又张了好几回,愣是不知道怎么称呼沈语臻。

反倒是沈语臻一脸淡然,从善如流。

“方警官,好久不见。”

方运承迟钝了一下,尬笑。

“嫂子好,不对,前嫂子好久不见。”

沈语臻礼貌笑了笑,不接腔。

“排除正常死亡,封存现场,通知法医尸检,对了,扣下浑身是血的女服务生。”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方运承对着这个背影楞了有三个数,立马掏出手机给姜时禹打过去。

“卧槽,你前妻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难怪对你也是穿上裤子不认人。”

“……”

                           

原创文章,作者:三更起来拔香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wnLoadgamesfreenow.com/73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