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娇女护夫忙》秦桑,吴夫人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娇女护夫忙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半两禅心

简介:程昉,双亲宠爱,本当安宁一生。一夕家族覆灭,流落风尘。萧景宸,贵为皇孙,本当登上皇位。怎奈朝堂突变,潦倒一生。程昉一朝梦醒,立誓保护父母,保护家族。程昉重生,萧景宸的人生从此改变。一个为家族命运苦心经营,一个为自己命运四处奔波。机缘巧合,萧景宸救程昉,却不知其实是程昉在救萧景宸。谁是救人者?谁又是被救者?《萧史》记载:永和元年,燕王萧景宸,弃皇位,抛江山,携妻程氏,远赴海外,踪迹渺。

角色:秦桑,吴夫人

重生娇女护夫忙

《重生娇女护夫忙》免费阅读

雨过天晴,空气清新。院子里的花花草草都散发着一种带着泥土的味道。花花草草全都被这场暴雨洗了个澡,很是明艳。地上很多花瓣,零零落落,树叶却更加的惹眼。所谓绿肥红瘦,说的就是此时的情景。

后园子的小池里落满了树叶和花瓣,有些树枝上还有雨水,有人过去,淋了一头。盛夏时节这场雨,太及时了,既化减了燥热,也滋润了花草树木。

小丫鬟青桔着急回福园,没有走廊下,抄近路走过树下,树叶上的雨吧嗒吧嗒,落了她一头。青桔胡乱在头上扒拉一下,继续往前跑,进了福园,不巧一脚踩到小水坑中,湿了鞋袜。

“哎呦,我刚换的鞋,全湿了。”

这边青桔还在懊恼踩进水坑中湿了鞋袜,那边同样穿着青色裙衫的小丫鬟青杏过来,趁青桔不注意,用力一脚踩在水坑中,这下,青桔的裙子被溅了水。

“小蹄子,你想死不成,看把我这身上溅的,全是泥点点,站住,你给我站住,看我不打死你。”

青杏最是顽皮,哈哈笑着跑开了,青桔在后面追,两个人在园子里你追我赶,院子里就那几个水坑,水坑里的水全沾到她们裙子上了。

看门的高婆子原本还拿着笤帚想把水坑中的水扫出去,这样方便小主子走路。但是青桔青杏两个人偏往小水坑中走,来来去去,水坑中的水没了。高婆子拍着巴掌呵呵笑。

“你们两个,就那一丁点的水,全到你俩身上了,省的我老婆子再扫。哈哈哈。”

程昉站在屋檐下,看着青桔青杏两个小丫鬟嬉闹,不觉唇角弯弯。此时此刻的欢乐平和,此时此刻的欢快嬉闹,都让她满心欢喜满心舒服。这一切如此美好,她定然也是平安喜乐的。

“啊——快看,彩虹唉——”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大家都仰着脸往天上看,果然,一道彩虹架在天上,煞是好看。

“好美的彩虹啊——”

“像不像你的绸带——”

“才不像呢,我觉得彩虹像织女打翻了染布坊。”

“俗气,就知道染布坊,再想点别的……”

丫鬟们你一言我一语,表达着对彩虹的赞美。程昉轻声嘟囔了两句“安得五彩虹,驾天作长桥”。

程昉的大丫鬟秦桑抿嘴笑笑,伸手把程昉头顶上的绢花扶了扶。

“还得是咱们小姐,出口成章。瞧瞧你们几个,狗嘴吐不出象牙。什么染布坊,什么绸带,你们俩也是跟着小姐的,学点诗词什么的,别出门了丢小姐的脸。你们俩可比小姐还大四岁呢。”

青桔青杏叽叽喳喳吐吐舌头,嘻嘻笑着反问秦桑。

“我们比小姐大四岁,秦桑姐姐比我们也大得多,你倒是也说出了子丑寅卯来?”

秦桑被青杏抢白,却也不恼,指着青桔青杏。

“你俩小蹄子,还不快去换了衣服,仔细段妈妈看见了。段妈妈要是罚你们,可别找我哭。”

青桔青杏冲着程昉笑笑,提着裙子去换衣裳,刚才两个人在院子里踩水,不仅鞋袜湿了,连裙子上都是泥水点点。

程昉举步走下台阶,慢慢踩着青石条,出了福园,往她娘的院子康园去。她娘吴夫人咳嗽已经好些天了,总是不好,她心里忧烦着。

从福园到康园,也不过几步路,但程昉走得很认真很仔细,她看着自己的脚尖,一步一步往前走,仿佛生怕走错了一步。秦桑小心翼翼在后面跟着,原本她是要抱着程昉的,但程昉没让她抱。从一个月前程昉从假山上摔下来昏睡了几天醒过来后,但凡只有程昉和秦桑两个人的时候,程昉总是小大人一般,说自己大了,要学着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程昉总是自己走,一步一步,每一步都要走得稳稳当当。

此时,程昉提着裙子,慢慢地走着,走一步,再回头看看自己的脚印,青石条上还有水迹,印着程昉的绣花鞋脚印。忽然,秦桑不注意,程昉踩到小水坑中,水坑中的水顿时溅到了秦桑面前,只可惜程昉的力气太小,溅起的水没有秦桑身上,反倒全都落在了自己裙子上。

秦桑弯弯唇角,笑着拉过程昉的手。

“小姐,这时候可不能顽皮,仔细摔了。”

程昉眉眼挑挑,笑着任由秦桑拉着她的手。一大一小两个人沿着青石条路,径直往康园去。

康园门口,程昉另一只手提着裙子迈过门槛,程昉小小的绣花鞋踩在青石条路上,刚刚被雨水冲刷过的青石条路有些滑,程昉脚下一滑,身子跟着一晃。秦桑眼疾手快扶住,才免了程昉摔倒。

“哎呦,我的小姐哎,慢点走,慢点走,秦桑,仔细扶着小姐,这刚下过雨。地上滑,别把小姐摔了。这要是再出来,穿上木屐,虽说走路慢点,但总比滑倒了好。”

段妈妈急忙迎了出来,双手插到程昉腋下,一用力,就把程昉抱在了怀里。

“秦桑,以后再下雨,就抱着小姐走路。这下雨天,湿了鞋袜容易过了寒气。”

段妈妈抱着程昉一边往屋里走,一边絮絮叨叨埋怨秦桑。程昉搂着段妈妈的脖子,笑眯眯的替秦桑解围。

“妈妈别埋怨秦桑姐姐,是我自己要走路的,刚才我还踩了水,我想把水溅到秦桑姐姐身上,可是我力气太小了,没溅到。嘻嘻嘻——”

段妈妈听了,笑着轻轻捏捏程昉的鼻子。

“咱们福妞也学会捣蛋了,下一次下雨,秦桑站着别动,让你把水溅到她身上,好不好?”

段妈妈抱着程昉,一点不费力气进了吴夫人的屋子。屋子里的摆设很考究,垂帘和挂件虽然都是半旧的,但这样的半旧正好透着一股子低调的奢华。

“夫人,小姐来了。”

吴夫人半靠在软榻上,神情恹恹。刚要说话,只觉得嗓子一痒,紧接着又咳嗽了几声。丫鬟木棉急忙端来水,吴夫人喝了几口,总算是压住了咳嗽。

程昉从段妈妈怀里下来,走到吴夫人跟前。

“娘,好点没有?”

吴夫人摸着程昉的双丫髻,勉强笑着道。

“好多了。娘看到福妞,什么病都好了。”

程昉爬到软榻上,学着大夫的样子,把她胖乎乎的小手放到吴夫人的额头,另一只手摸着自己的额头,很煞有其事的样子。

“不热,娘已经大好了。”

吴夫人疼惜地搂着程昉,可是只搂了一下,就把程昉推开了,她担心自己过了病气给程昉。

“福妞坐到椅子上,和娘说说话好吗?”

程昉知道吴夫人心中所想,心里惴惴的心疼,但还是听话的爬下了软塌,规规矩矩坐在小几子上。

                           

原创文章,作者:半两禅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wnLoadgamesfreenow.com/73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