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狂妃:病娇太子强娶我(沈红幼,沈明岚)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腹黑狂妃:病娇太子强娶我

小说:古言脑洞

作者:一朵炸毛

简介:腹黑跋扈女反派VS心里深沉病娇男主前期女反派被系统强加温柔人设。谁知实际却是个借刀杀人、杀人如麻的腹黑女,暗中探查生母惨死、洛氏被屠灭的真相,顺便接机杀死女主,自己当!后期系统重置,女反派重生为最强部落的十一公主,被病娇太子强、娶。为腹黑大佬设定,虐渣虐仇人更虐女主,变态跋扈杀人无度。这是反派轮回的第一百世,只是被系统抹去了记忆,男主次次为其殉情,最终病态。两个变态人渣一起虐渣渣。

角色:沈红幼,沈明岚

腹黑狂妃:病娇太子强娶我

《腹黑狂妃:病娇太子强娶我》免费阅读

水灵星。

凤阳大陆,位居世界中央。

天渊国、南邱国、西岳国、北漠各立其间。

天渊皇宫。

高树野草在阵阵妖风的威逼下,时而点头哈腰,时而跪地磕头,好不懦弱。

顷刻间,星月被活吞,夜迫不及待地显出阴暗,雷雨也毫不逊色,朝着大地就是一顿噼里啪啦地抽雷鞭子。

在闪电一瞬的照明下,一个黑影掠过瓦顶。

天渊皇帝早早将侍卫宫人打发走,双手微握,搭在大腿处,阖眼静坐卧榻等待。

黑衣人很轻易进了宫殿。

“见过天渊帝。”

黑衣人戴着面纱,女子身形,随意拱手,不做跪拜。

天渊帝像是早已见惯不怪,对此人的无礼没有过多责怨之意,睁开眼眸,扫视着黑衣人,眼神有些滞呆,缓缓道:“恍惚间,已十年光景。”

黑衣人有些不耐烦,丝毫没有感受到天渊帝的神伤,直奔主题道:“允许我查案的条件是什么?”

见黑衣人无意叙旧,天渊帝收起了感怀,淡淡道:“与太子和亲,除去异臣。”

黑衣人有些惊讶,“你贵为一国之主,位高权重,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再者,当年的事与天渊定脱不了关系,你怎么确定我不是阻碍太子上位的最大因素?若我成了天渊太子妃,你敢确保你的大渊还能安然无恙吗?”

天渊帝仰头大笑道:“你一点没变,还是这般爽快。一国之主看似体面,实则处处受到限制,身不由己呐。

如果想让西岳国覆灭的话,你尽可以乱来,我早已下达命令,若你叛变,天渊举国歼灭西岳。”

黑衣人笑了笑,早已经猜到天渊帝的这番打算:“成交,不过我可不敢保证我西岳不会与天渊来个同归于尽。”

说罢,黑衣人在天渊帝眨眼间消失,眼前只剩下风雷电闪。

半个月前。

天渊国师夜观天象,东宿暗沉,暗流涌动,大凶之兆。

而西宿清朗,一片光明,就在国师一筹莫展时,一颗孤星从西划过东,东宿顿时明亮无比。

卜卦数次,皆得同卦:天渊不久后必要政变,只有西边的孤星能挽救。

卦卦皆与西岳国五公主生辰八字契合,实乃天选之人。

近百年来,西岳国国势渐衰,企图以联姻宜政治,攀附盛世天渊国,以保国安,以强国势。

朝下大臣无不举牌附议,推举嫡公主沈红幼为和亲人选。

沈红幼快马加鞭赶回西岳国,这个看似从未离去,却已十年未归的家。

当年洛新救下在外逃亡的沈红幼后,便将其养在身边,派人易容成她的模样,假扮西岳国的嫡公主。

西岳帝不忍将心尖捧了十几年的女儿往深渊里推,却奈何皇子尚幼,不堪大任,能堪重任的也只有沈红幼一人。

为此,西岳帝整日忧心难却,辗转难眠,身子日渐消损。

沈红幼正跪于殿口,西岳帝只好从侧门进入广华殿。

西岳帝清楚女儿主动请缨与天渊国和亲,一是为了举国上下,二是为了查明当年之事。

若是答应,后果不堪设想,这背后牵扯的事和人太多太多。

查不出倒是万幸,若查到了什么,这天地必要上下颠覆,不可扭转。

因此,即便沈红幼不吃不喝,一连跪了三日,西岳帝也不为所触动。

听到了声响,沈红幼几乎提起全身力气,直了直有些酸痛的身子,道:“请父皇莫要再躲避佳宁,国不可覆,信仰不可悖,我阿娘不可死不瞑目!

就算和亲无果,国危可平,女儿爬也要爬到那天渊,找全我阿娘尸骨,若无命再返,大可与阿娘作伴!”

沈红幼的阿娘,正是当朝先皇后,十年前于天渊惨逝,不知何种缘由,西岳帝不但没有追究,还因此与天渊国有了更多的来往。

父女俩的心距越扯越宽。

听言,气急,深咳了几声,皇后刘氏见势立马递茶给西岳帝润润喉,轻抚其背。

“皇上,佳宁性子倔,臣妾怕佳宁真去那天渊国找晴姐姐。相比潜入暗查,给佳宁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地位,应允了和亲,才是万全之策。想必,就连那天渊皇后很难动她。

皇上也知,若不同意,佳宁这孩子真会跪到白发生呐!臣妾虽不是阿幼生母,却也十分喜爱这孩子,也有万分不舍佳宁进虎穴。

可,毕竟孩子们有孩子们的路要走,你我强求不得呀。”

西岳帝越深知,就越无奈自责,闭上了眼,不愿见此情此景,拳头本能越抓越紧。

皇帝能当得这么窝囊,也是令人无奈。

“准……”

准字缓缓从牙缝中挤出后,只剩静默。

刘氏心疼沈红幼千金之躯,长跪伤身,便快步出了殿,欲要扶起。

沈红幼避开刘氏的手,并未立即起身,而是磕了三个头后,在丫鬟撑扶下起身向刘氏作礼,回宫殿。

刘氏私下与沈红幼本就不和,不过是皇上在,做做表面工作罢了。

她可没这心思对付刘氏,不是因为怕,而是不想乱了这后宫。

西岳帝心头一颤,猛起身走到殿口,想摸摸女儿的脸,擦擦女儿的泪。

却又停住了脚步,怕再多看半眼,自己便要收回成命,随她而去的,还有西岳帝脸颊划过的两滴泪。

还未到寝宫,便被两人迎面挡住了去路,显然是有意为之。

虽然十年未归,但凭着印象也能识出是谁来。

“呦!五妹妹,腿还站得直嘛?多上点药哦,莫要留下什么疤痕,让未来夫婿嫌弃,枉费五妹妹的长跪不起,呵呵……”

三公主沈明岚上下打量着被丫鬟左右搀扶的沈红幼,目光停在膝盖处,那跪出两片脏印的地方。

挽着二公主沈明馨,作出嘲讽不屑之态。

“哎!这就是三妹妹的不对了,五妹妹可是有能耐得很呐。不仅克死了先皇后,还气死了皇祖,不知道这次又要克死谁咯!这能耐可真是大呢!”

沈明馨也不忘补一刀,因为沈红幼那虚弱的样子实在是大快人心。

沈红幼笑了笑,推开左右搀扶自己的两位婢女,身子虽不住地倾斜,但好在站住了身子,向两位姐姐行礼。

两位婢女隔空伸出手,深怕人倒下。毕竟沈红幼已经三天不吃不喝不眠,再强的体魄也会熬垮的。

走近两位姐姐,舔了舔因缺水而干裂出血的嘴唇,带着戏谑的意味,道,“要不这次就克两位姐姐?想怎么个死法告诉妹妹,妹妹定全力以赴。”

“……”

沈明岚的手挽得更紧了,两人刚开始还能直直与沈红幼对视,可不知怎的,她的眼睛里像是住了个恶魔,谁与其对视,便是下一个惨死的。

两人不约而同的眼神闪烁,往后退了退,身后的随身丫鬟也随之大步往后。

沈红幼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莫名令人心生畏惧。

沈明岚提了提声,给自己壮胆,边说边往后退,“你……你想干什么?!”

“妹妹倒想做些什么,碍于玉妃罩着两位姐姐,无从下手罢了。”沈红幼持续逼近,并没有打算停下。

虽然面带柔笑,可语气清淡到没有一丝情感。

沈明馨一听,倒想起来假山后还藏着个强硬的靠山,顿时多了几分底气,握住沈明岚紧抓住自己胳膊的手,两人停下后退的动作,

微微昂起头,“知道还敢如此造次?!”

“若我们有个不测,玉妃娘娘定饶不了你!”沈明岚附和。

“玉妃是两位姐姐生母,自然不会饶了妹妹。在此,谢过两位姐姐提醒,妹妹定不会露出蛛丝马迹,至于玉妃有没有机会去查,要看天意造化了。”

沈红幼有些吃力,胸口沉闷得厉害,小弧度吸了口气,顿了顿脚步,待一阵眩晕散去。

玉妃听此,顾不及颜面,怒而从假山后出来,大步跨到沈红幼面前,把沈明岚和沈明馨护在身后。

怒视着,恨不得将眼前这人挫骨扬灰。

当年若不是这个煞星向皇上谗言自己,如今雅坐皇后位子的就是自己了,怎还会为妃?

她从小便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现下又出言不逊,难免不让人气火攻心。

“躲在假山后的还真是玉妃呢!佳宁区区一个公主而已,玉妃不必惧而躲避,佳宁不吃人的。”沈红幼依旧曲身行礼。

一早便闻到从假山后飘散出了茉莉香,用此花者甚多,可会与沈明馨和沈明岚一同出现,躲在暗处的玉妃算一个。

适才故意提到玉妃,不过是探个猜测罢了,还真把人给诈了出来。

“啪!”

一道狠重的外力,击打在沈红幼左脸。

因体力不支,踉跄向右,幸而两侧的婢女眼疾手快,扶住了沈红幼,这才不至于倒地。

“忘恩负义的贱人!枉我当年对你无微不至的照顾,你竟然想要害我们母女?

小小年纪竟然如此心狠歹毒,活该你娘被你克死,活该洛家因你灭门!要早知道你是这般嘴脸,当初就该窘死在荒途!”

玉妃性格泼辣,口出此言,倒不奇怪。

干裂的唇,冒出丝丝的血。这次没有推开婢女,想借着依靠,补充点体力。

对此谩骂,沈红幼习以为常,只是意外,玉妃竟会出手,看来宿璃这些年没少受罪。

用舌头顶了顶有些刺痛的左脸,像打在别人脸上一般,不知疼痛丢面,笑了笑,“玉妃过誉了,‘贱人’这词,佳宁觉得还是与玉妃更配些。当然,与两位姐姐也配。佳宁谨记玉妃教诲与恩情,绝不会让玉妃白发送黑发……”

“啪!”玉妃反手又给沈红幼一个响耳光。竟敢诅咒自己先死?老不死?

沈红幼顺势晕倒在婢女怀里,实在无意于宫中明争暗斗,也因为身子实在是撑不住这般折腾,不如激怒玉妃殴打自己,再佯装晕厥,一石多鸟。

借父皇对自己的宠爱,此次定不会轻饶玉妃母子三人,那皇后必定会抓住这伸张正义,彰显地位的机会,狠狠坑玉妃一笔。

随着一声机械男音响起,沈红幼进入了虚幻空间。

                           

原创文章,作者:一朵炸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wnLoadgamesfreenow.com/73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