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三炎,孙天宁小说《洪荒九州行》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洪荒九州行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破南

简介:天地初开,开而有四方,分别为东、南、西、北。  四方之中有两种物质;这两种物质,上清为气,下浊为尘,气升为天,尘淀为地,构建成了我们头顶、脚踏的四方天地。  万物生长,许多地方有了春、夏、秋、冬四季冷暖交替。  万物生而有缺,生老病死乃定数,它们不甘于此,开始追求这四方天地间的真谛,自此便有了神,神创造修炼之法。   这天之下,地之上,四方之内,被那些追求真谛的神,名为洪荒;

角色:杨三炎,孙天宁

洪荒九州行

《洪荒九州行》免费阅读

天地初开,开而有四方,分别为东、南、西、北。(释:初、是名字。)

四方之中有两种物质;这两种物质,上清为气,下浊为尘,气升为天,尘淀为地,构建成了我们头顶、脚踏的四方天地。

时间流转,瞬息万年;

天地之间,慢慢的孕育出万物;

万物有了灵,有灵者将万物划分而类。

灵长者为人类,其次为巫、妖等类,再则是草木精怪类、魑魅魍魉类等等。

万物生长,原本荒芜的大地,变得生机勃勃,许多地方有了春、夏、秋、冬四季冷暖交替。

万物生而有缺,生老病死乃定数,它们不甘于此,开始追求这四方天地间的真谛,自此便有了神,神创造修炼之法,

这天之下,地之上,四方之内,被那些追求真谛的神,名为洪荒;洪荒之大,不可测量。

洪荒的中心地带,有九个大州,这九个大州都广阔无比,普通人怕是走上十辈子,也不能走完其中一州、一半的路程。

除了被邪魔占据,其位于洪荒九州中心的中神州,余下八个大州中都有一个掌管此州的大势力。

这些大势力分别掌管着自己的大州,为了防止邪魔入侵,日夜不间断的派出大神通者轮换监管,这些大神通者、分别称之为日游神与夜游神。

日游神监守白日,夜游神监守黑夜,他们已经脱离了灵长的范围,位列仙家神位之中。

日夜游神伸手可遮日月之辉,一呼一吸之间便能让狂风呼啸,巨浪翻涌。

他们相对我们来说,都是恐怖无边的存在…

这说书人正讲到日夜游神除魔的故事,一小儿身穿绸缎而织的素衣,挤开人群,来到说书人讲台之前,席地而坐,双手撑着小脸儿,一脸享受的听着。

故事依旧继续,谭浮山听故事有些入迷,他十分向往那些位列神位之人,他也想过那种为民除魔的生活。

“每个大势力的日夜游神司职监管自己的大州,防止中神州横渡而来的邪魔作乱,守得一方平安。”

“啪!”

说书人故事讲完,醒木一敲,喝了一口茶,正是兴起时,他继续讲解道:“说完守护天下百姓的日夜游神,咱们再来说一说,这古盘州方云郡、云度城的旷世奇才,杨三炎!”

“听闻这杨三炎出生时,口吐了三道火焰,加上是家中老三,因此得名三炎。”

“杨三炎出生时,天空异象不断,一道天外陨星坠落而下,刚好就落在咱们云度城外,异象被掌管古盘州的大势力、精教中,司职的夜游神所发现。”

“夜游神带着月辉从天而降,在下有幸,目睹了游神真容,搭上了两句话,我感觉这辈子都值了!”

说书人说到此处,话语微颤,有些激动,一脸的自豪。

“夜游神原话便是说,定是有大气运降临于此。”

说书人模仿夜游神说话时的语气沉闷与神情严肃,不怒自威,让下面的人听着,很有代入感。

原来仙家是这样说话的!

“他寻到了应运而生的杨家第三子;允诺待杨三炎六岁时,便让精教真人临驾我方云郡、云度城中,将这杨三炎带往精教之中修炼。从此位列神位,长生可得!羡慕不得!羡慕不得啊!”

说到长生,说书人不由摇头感叹。

谭浮山只知道这神仙却不知这真人到底是什么,开口询问道:“敢问先生,您口中的真人是什么?”

“啪!”醒木一拍,一手指着谭浮山:“小儿问得好!”

继续讲解道:“上古有修炼者,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寿比天地,无有终时,此其道生。这是说仙家精气神凝聚合,不增不减,以至于达到长生不死的境界,而这恰恰也正是现在大多数人,最普遍也是最核心的向往和追求。我的理解是,修炼者中未获得神位的厉害之人便称作真人。”

听书的大部分人都向往不已,神位、仙家上人、哪怕是这说书人口中的真人,那都是传闻中的人物,平日里云度城若是来一位普通修炼者都是一件大事情,更何况是一个大教派的真人。

“这乃是我云度城百年不见的大事件,算算时间,这杨三炎还有月半便到六岁了!”

谭浮山听到此处,一张小脸儿满是羡慕,叹息了一口气,道:“还有月半我也六岁了,我与三炎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出生,只是大他点刻数、时辰,为何我出生时没有吐三道火焰呢?”

“就你这德行,还想口吐三道火焰?谁都知道你这家伙是个灾星!”

旁边一位跟谭浮山差不多高大的孩子,讽刺着谭浮山,话语中处处针对。

这个孩子乃是云度西城孙家家主之子孙天宁,他今天跑来南城就为了听这说书先生讲故事。

“你出生时你母亲死了,满月时,你父亲在这云度城中的生意全部倒闭,百天时,你父亲被城外邪魔给杀了!周岁时,你的亲人全都死了,前段时间,养育你的老仆也…”

孙天宁的孙家与谭家本是生意上的对头,两家人处于那种老死不相往来的情况,私下一见面就会大打出手,两家的仇恨让云度城中的东城人和西城人划河而分,不相往来。

谭浮山对这些事情不太清楚,但是这比谭浮山大上七、八岁的孙天宁经常听家中之人提起谭家时,话语中怨恨不断,也导致他看到谭浮山,便要想方设法的挑衅他。

“老远就听到你这狗杂的声音了,真当我浮山哥哥好欺负?”

就在此刻,一个手提血红三尖两刃枪的孩子使劲挤进了人群之中,故作成熟的大声呵斥。

这孩子长得白嫩无比,五官精致,看起来比谭浮山这小黑娃要俊俏得多。

这孩子呵斥完之后,站到了谭浮山身前,斜着头,眼睛往上看了一眼谭浮山,嘴里小声嘀咕:“要欺负也只能是我欺负,为啥他对别人那么和气,我一惹他不高兴,他就要揍我呢?”

谭浮山听到这孩子的话,斜白了他一眼,伸手用力揉着这小娃的脑袋,开口道:“炎弟,我的事情我自己处理。”

这小娃个头不高,身着华贵服饰与谭浮山身上朴素的衣服形成了鲜明对比。

他环视四周,霸道的气势压得周围的人不敢与之对视。

这名幼童便是云度城杨府家主的第三子,杨三炎。

说书人看到正主来了,也不好再继续讲解下去。

醒木一敲。

“啪!”

对着众人谄笑,两指头轻点讲台,示意打赏,便开口道:“今日到此,欲知后事,下回细听分说!”

大家都知没书可听,有的丢下一个铜板离去,有的则是直接转身走人。

那个嘲讽着谭浮山的少年,见到杨三炎,也知道这不是在西城,也不好在杨家的地头跟杨三炎对着干,加上书也听完了,不想与其争论。

孙天宁冷哼一声,跟随人群急步离开了,走时还回头瞪了谭浮山一眼。

“你还敢瞪我浮山哥!小崽!吃爷爷我一刀!”

杨三炎不由分说,手中的三尖刀直直的向着孙天宁刺去,这一刀向着他心脏而去,完全没有收力的意思。

孙天宁见状整个人都懵了,平时在西城谁敢对他动手,可这里是南城,杨家的地方。

谭浮山在千钧一发之际,单手压住杨三炎的手,才让杨三炎没有闯出这个大祸。

别看杨三炎才六岁不到,因天赋异禀,体质特殊,此刻发力一刺,手上的力道可比得上一个成年男子。

孙天宁看着枪尖就离自己的眼睛就一指距离,整个人都吓傻了。

谭浮山见自己控制住了长刀的去势,整个人松了一口气,看向孙天宁,稚声呵道:“不想死就快走!”

孙天宁听到这话才回过神,咬牙切齿将俩人都记恨上了,转身逃离南城之地。

孙天宁转身逃远后,谭浮山松了杨三炎的手。

杨三炎在家中被长辈惯坏了,性格霸道,一言不合便会出手,反正出事后家中长辈会去处理,也导致了他嚣张跋扈的性格。

“浮山哥哥,他们这样说你,你还忍得住,要我早动手打他们了,用你的话说,多收拾几次就好了!”

俩个小家伙并排在这云度城中走着,别看杨三炎这小娃说话做事霸道,可平日里十分维护谭浮山,可以看出他对谭浮山十分好。

谭浮山经常和杨三炎玩耍,觉得三炎十分小气,明上对你好,暗地里没少让仆人给他苦受,这是他不太喜欢杨三炎的原因之一。

这只是谭浮山自己以为的,杨三炎其实很喜欢和谭浮山玩耍,但仆人对三炎疼爱万分,见到谭浮山让三炎不高兴,自然要给谭浮山苦头吃。

那段时间,谭浮山硬是找茬将杨三炎收拾了一遍又一遍。

杨三炎从小还没有吃过什么亏,在被谭浮山收拾过后,总是想着如何镇压谭浮山,可俩人的身材和力量都不在一个等级,三炎只能靠天赋火焰烧谭浮山。

杨三炎天赋异禀,这火焰十分厉害,烧得谭浮山灰头土脸地跑。

就那一次谭浮山吃了火焰的亏,但后面很快就找到了应对方法。

找了一个大水缸,只要杨三炎一吐火,抱着一个大水缸给杨三炎扣去,就这样,愣是把杨三炎给打服了,揍得三炎整天叫他哥。

杨三炎明上是服了,可暗地中一点也不服气。

他可是要位列神位的人,怎么可能被一个普通人揍?

很多时候他都下决心要将谭浮山给打一顿,俩人虽是同岁,但谭浮山的个头却要比杨三炎高上不止一个头,力气要比三炎大上许多,所以杨三炎次次都被揍。

                           

原创文章,作者:破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wnLoadgamesfreenow.com/74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