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羽,姜氏小说《第九斩》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第九斩

小说:玄幻脑洞

作者:无聊道人

简介:【无敌+系统+热血】星空浩瀚无边,万千种族,百舸争流。人族三皇五帝拼尽全力为人族开辟了一方生存空间。当三皇五帝已远去,诸多强族来袭,人族该何去何从?陆羽从废土中崛起,在星空中觉醒。血海深仇,人族命运,该如何选择?三皇五帝之后人族还有盖世强者么?这是三皇五帝一天中‘天’的故事,三皇五帝已经挥刀,且看‘天’如何成长,如何挥出第九斩,逆天改写人族的命运。

角色:陆羽,姜氏

第九斩

《第九斩》免费阅读

浩瀚星空,茫茫无边,永恒的寂静。

在凡人一生都无法见证的宇宙边荒星域,却是有嘹亮的龙吟声。

只见一条金龙庞大的龙躯挤满了星域,亿万里长的龙躯,金光灿灿,威势无双。

龙躯舞动之间,一颗颗大星如纸糊似的炸碎成星际尘埃。

一群人类正围着金龙攻击,而另一群人则是掩护着一艘艘的庞大如恒星的战舰远离。

……

命运,残酷而不公平。

有的人,锦衣玉食;有的人,食不果腹。

有的人,生在天上;有的人,生在泥潭。

……

星空,明月星。

这是一颗千年前才被发现开发的生命星球,还很年轻,生机勃勃,资源无数。

它姓姜。

它是星空姜家的第三颗生命星球,三十亿人在这颗生命星球上为姜家工作。

它的主人,姜家明珠姜明月。

这一天,姜明月诞下第八个子嗣,是个儿子。

这个贵公子,含着金钥匙出生,一出生就踩在了数十亿人拼死工作万世也依旧只能遥望的地方。

但命运似乎喜欢开玩笑。

姜氏医院。

姜明月刚生了孩子,脸色微微苍白,浑身散发着朦胧的光华,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微微喘息着。

“主人,小少爷……是个残次品,甚至无法用基因技术修复,很奇怪……”姜氏神医华佗低垂着脑袋小声说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这崽子的父亲就是劣种,靠着脸蛋入了姐姐的眼,敢情是整容了。”

说话的是姜明月的第十三个妹妹,芳龄二十,即将掌管姜家第四颗生命星球。

姜明月脸上没有表情,眼中没有情绪,只是嗯地一声。

没有表情,就是最坏的表情;没有情绪,就是最坏的情绪:这决定了这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贵子一下子就堕入泥潭里,终其一生,无法再翻身……

即使以当今的科技,足以征服星辰大海,但夭折的婴儿多得是。

命运无常。

……

永宁镇。

清晨,橙红色的阳光洒满大地。

铛铛!

清脆的打铁声萦绕在小镇子上空。

打铁是一门古老的手艺。

一般人没法传承这门手艺,因为没有力量不能打铁,没有胆量不敢打铁,没有吃苦精神不愿打铁。

这门手艺,几乎被淘汰。

之所以没有完全淘汰,就是因为这这镇上还有一家铁匠铺。

铛铛!——

打铁的声音,清脆而响亮,节奏变化,起落转和,乐音和谐悦耳。

打铁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身材不是很匀称,高大,健壮,虎背熊腰,如一头直立行走的大黑熊,眼眸晶亮,目光专注,心无旁骛。

他挥汗如雨,烧红的铁胚在他的大锤下不断被锤炼,废铁百炼成精钢。

一边的四五个竹筐里,装着火钳、镰刀,柴刀、菜刀、锅铲、锄头、铁勾、抓钉、铁链、剪刀……

光顾店里生意的客人,大多数是乡下的农民。

这里只是一个小镇,不比其他地方,科技并没有那么发达,这镇上甚至没有高楼大厦,也没有横空的飞行器,就是车辆都比较少,很安静,很贫瘠。

但其他地方,和星空接轨,科技异常发达,远比之前地球上任何时代都要富饶。

这个时代,没有国家,没有制度,只有规矩,十分残酷。

铁匠铺里的东西,质量好,便宜,关键是便宜,粮食,蔬菜,都可以换农具。

九点多,一个虎背熊腰的中年人走进了铁匠铺。

“铁叔!”

“嗯,马上就到春耕的季节,多打些农具。”

铁叔吧嗒吧嗒抽着旱烟,岁月无情,头发已经花白,眼角的皱纹逐年增多。

陆羽嗯地一声,闷着头继续打铁。

铁叔浑浊的眼神中有复杂之色,暗叹了口气,问:“过两天就十八了,你有什么打算?”

陆羽神色坦然,闷声道:“打铁。”

“你知道这地方是一个牢笼,苍穹之外,星空之中,有更大的世界?”铁叔说道,面上没有表情,可眼神复杂,不忍,不甘,无奈……太多情绪。

陆羽眼神专注,一下一下抡动铁锤,边道:“打铁挺好。”

“这个牢笼里,很危险,你一个人……要活下去很难。”铁叔暗暗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陆羽没有答话,放下了铁锤,擦了擦汗。

“十八岁,会有很多危险——你无法想象的危险,它们会找上门来,目的只有一个,要你的命。”铁叔声音有些嘶哑,无法控制心中的情绪,“生存,虽然在哪里都是艰难的,在这里对你更加残酷。”

“我不怕。若是怕死,每一天都怕死,还怎么活下去?还不如早点抹脖子死了得了。未来怎样,我不知道,但至少今天,我绝不会放弃。我会过好每一天,也会把每一天当作最后一天。铁叔,你知道,每一天,我都在努力,努力变强。我相信天道酬勤,我的未来,我说了算。”

铁叔愣了一下,眼神中的情绪越发的多,隐隐有泪光。他嗯了一声,道:“那就好。今天,我还有事,你自己小心。”

说罢,他就转身走出了铁匠铺,背影透露着某种做下艰难抉择的果决,三分落寞,三分不舍。

陆羽看着铁叔离去,默默点头。铁胚放炉膛,拉动风箱,神情平和、专注。猩红的火舌燎了起来,焚烧着铁胚……

没过几分钟,清脆的打铁声再次响起来。

铁匠铺在永宁镇西山山脚下,方圆两里内,没有人家,不怕扰民。一个月,有十几天铁匠铺没有客人,每月两次赶集,镇下村里的人才会光顾冷清的铁匠铺。

五万人口的永宁镇,在古中国境内多如牛毛,十一级生命区,比乡村这个十二级生命区好上一些,仅仅是一些。

日上三竿,永宁镇巡逻治安队巡逻人员来到铁匠铺。从陆羽记事起,巡逻队似乎对他异常的关注。

“陆羽,你个废人,给老子老实点儿啊,别闹事!”

陆羽漠然看一眼每一天两趟跑来的巡逻队小队长李志,木然地点点头。

“哼!你小子马上就十八了……”

李志嘿嘿冷笑了几声,穿着歪歪扭扭的制服,抓了抓酒糟鼻子,扭动矮胖的身子,放了个响屁,摇摇晃晃离去。

“山雨欲来……”

陆羽嘀咕了一句,脸色瞬间的狰狞,又恢复了面无表情。

铛铛——

铁胚被打得像只砧板上活蹦乱跳的鱼儿,但每每大锤落下,它依旧难逃被捶打的命运。

……

黄昏。

陆羽抬着一个人头大小的瓷碗,坐在铁匠铺门口的台阶上,大口吃着饭。

碗里有蔬菜,有肥肉,拇指大小的肥肉块,泛着油腻的光芒。

打铁,是个体力活,同样也是在炼体的一个过程,于打铁的过程之中,磨练体能与肌体的强健,不断消耗力气,吃肉很重要。

……

黑暗降临,萦绕着血红色的月亮高挂。

万籁俱寂。

陆羽锁了门,回家。

他的住处就在铁匠铺隔壁。

古老的砖瓦房,白天看,高墙上长满了暗绿色的青苔。百平米的院子里,大大小小的石锁,兵器架上摆着长枪大刀长剑等兵器。

陆羽进了家门,锁了大门。

月光下,他盘膝坐下,吐了一口浊气,闭上了眼睛。

漆黑的视野内,柔和的白色光芒在放大,一行行的字悬挂黑暗虚空……

——神武系统(beta)

——姓名:陆羽,气血:3000/3000,内气:0/0,力量:一牛之力

——境界:聚力境(99/100)

——武功:

———暗器:凡阶中品《大罗天雨》

———拳脚:基础《太祖长拳》、基础《三十六路连环腿》、基础《八方掌》

———刀法:凡阶中品《虎魄刀》

———横练:凡阶下品《铁布衫》、《铁裆功》

———轻功:无等阶《神行八步》

———内功心法:无

——武根:平凡(无法精确探测)

呼!

陆羽吐了口气,睁开了眼,眼神中闪过一丝黯然。

“武道根基到了平凡……至少不是废物了……”

他默默站了起来,拎起千斤的石锁,单臂一甩,扛在肩上,两百次的深蹲训练开始。

从七岁开始,无论寒暑,白天打铁炼体;十岁后,早晚练武,从没有一天懈怠。

深蹲……

暗器……

拳脚……

刀法……

轻功……

一轮下来,已经是后半夜。

凌晨三点,铁叔推门而入,踉踉跄跄。

“铁叔……”

陆羽身形一晃,扶住了铁叔。

“铁叔,怎么……”

咳咳!

铁叔一阵咳嗽,嘴角冒着血泡,脸色苍白,身体在发抖……

陆羽背起他,几步跨进大堂,让他坐下。

“铁叔……”

“陆羽,你听我说……我……我不行了,以后……你要靠自己……咳咳……不要放弃……”

铁叔用尽全力将一张羊皮纸放在陆羽手中,断气了。

“铁……”

陆羽无法形容此刻的感觉,心里没有撕心裂肺的痛,没有窒息的痛,喉咙像是被人掐住,脑袋中一片空白。

砰!砰!

“陆羽,快开门,老子知道你小子还没睡!快开门……”

门外凌乱的脚步声,噼里啪啦的拍门声,还有李志那破铜锣嗓子……

嘭!

大门被一脚踹开,李志带着十几个巡逻队的人跑进来。

“陆羽,陆铁心抢劫龙血镖局押的镖,证据确凿……”

李志闭了嘴,是个人都可以看出来陆铁心已经死得不能再死,只有死人才会把眼睛睁得那么大,只有死人的眼睛里才会没有神。

“把尸体带走!”他摆了摆手,就是死了,也要给人家一个交代,惹不起!

“我看谁敢?!”

陆羽怒喝,豁然站起来,双眼凶光闪烁,如同欲择人而噬的凶兽。

“你……”

李志被吓了一跳,噔噔后退了几步。

“大胆!你要挑战巡逻队吗?”他定下神,立马就呵斥道,“老子看你是活腻歪了!把尸体带走,交给龙血镖局!来两个人,给我揍他!”

“是!”

李志是废物,但巡逻队其他人可不是。

三五个巡逻队员一拥而上,三五下就干翻了陆羽,拳打脚踢。

最终一个重击,打昏了陆羽。

由于上面的命令,他们并不敢杀陆羽。

之后,有四个巡逻队员像是抬着一只死猪一样抬着陆铁心的尸体,扬长而去。

只余下昏迷的陆羽躺在地上。

……

                           

原创文章,作者:无聊道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wnLoadgamesfreenow.com/74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