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惊悚世界里封神》小说最新章节,陈言,寒冰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我在惊悚世界里封神

小说:悬疑

作者:软妹雪崽

简介:房门不知何时被打开,眼睑发青的青年紧紧握着泛着寒光的长剑,冷冷的注视着角落里血肉模糊的夫妻二人。沾染着鲜血的长剑,刀身如寒冰。上面刻着的金色瑞兽随着陈言的再一次举起,终于在光影下显现。青面獠牙,怒目圆睁。“我叫陈言。我杀了我的父母。现在是九月十二号上午九点,我的杀人地址在义水北路别墅区……”

角色:陈言,寒冰

我在惊悚世界里封神

《我在惊悚世界里封神》免费阅读

房门锁死,屋内全部的光线被厚重的窗帘遮掩,黑暗中诡异的磨刀声和喘息声无孔不入。

神色慌张的夫妻跪坐在地上,男人拿起手机打电话,女人则咽着口水,目光死死的盯着某个方向。

拨号。

“救命警察同志,有人,有人要杀了我们!”

“那个人带着一把长剑,他从青山精神病院回来后就不对劲,他现在正在房门外磨剑!不,他不是我们的儿子,他是个疯子!”

“我没有开玩笑,他的名字叫……陈言!”

房门不知何时被打开,双眼肿胀的青年拖着锋利的长剑,慢慢走进来。

他扫视一圈,在终于发现藏在角落瑟瑟发抖的猎物时,露出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原来你躲到这里来了。我亲爱的父亲大人,我又找到你们了……”

男人瞬间像是被扼住脖颈的鸭,他惊恐的不再出声,死死的抱着手机,那是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青年身形逆着光逼近,手上泛着寒光的长剑已经高高举起,他微笑着,一字一顿望着男人手中的手机开口。

“我叫陈言。我要杀了我的父母,现在是九月十二号上午九点,杀人地址在义水北路别墅区……”

他微笑着,手中的长剑划起优美的弧度。

“喂喂喂,警察同志你听到了吗,他真的要杀了我们,救命,快来救我们!”男人盯着手机大喊起来。

“啊!”

求救声戛然而止,随之伴随的是一阵惨叫。

那把锋利的长剑此时正刺在男人的大腿上,剑尖全部没了进去,男人痛苦的躺在地上惨叫。

妇人涕泗横流,慌忙的伸出双手想捂住伤口,可血如止不住的水一般疯狂涌出,她盯着青年不可置信般道,“疯子疯子,你这个疯子!”

“警察……警察……”男人依旧不死心的低语。

没有回应。

被摔在地上的手机里,从始至终并没有传来警察说话的声音,一切都不过是男人的自言自语。

这个别墅里只有他们一家三口,没有人会来打扰这里温馨的气氛。

陈言好笑的扯扯嘴角,他慢慢冷淡开口道。

“父亲又发癔症了吧,别墅里根本没有信号。我记得我第一次来,还是他告诉我的。怎么现在他却不记得了呢?”

他刚到这里时,也是如这个男人一般痛哭流涕,四处逃窜,用尽一切办法企图活下来。

那时的男人是什么样的呢,他拿着镶满铁钉的长棍,脸上的表情多么高高在上啊。他丑陋的脸上总是施舍般的笑,残忍的定下游戏规则:“我给你十分钟,没藏好吗,那就试试我手上的新玩具吧!”

可是,现在游戏规则被改变了。

“我已经给了你们半个小时的时间,为什么这次还是藏不好。”他乌青的眼睛笑起来,脸上却露出惋惜的神情,“真可惜,那我亲爱的父母们,准备好接受我的惩罚了吗?”

沾染着鲜血的长剑,刀身如寒冰,上面刻着的金色瑞兽随着陈言的再一次举起,终于在光影下显现。

青面獠牙,怒目圆睁。

“啊——!”

又是一阵惨叫。

男人的双脚自膝盖被斩断,森森白骨在血肉里若影若现,他上半身不断痛苦的蠕动,双手痛苦的抓着沙发抽搐。

“混蛋,混蛋!你明明只是一个玩具……该死的东西!”

妇人已经哭晕倒在地上。

男人通红的双眼死死的盯着执剑的青年,大量的失血让他眼前一阵模糊。

即便如此,他仍用尽最后的力气想要把陈言的身影一笔,一笔的记在脑海里,他疯狂的扬起头诅咒道:“你出不去的。你会死在这里!你永远都不可能逃离这里,永远!”

咕咕的喉咙咽血声伴随着男人的狂笑戛然而止。

一剑封喉。

而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不可置信的看见陈言面无表情的抽出身上的匕首,慢慢,慢慢的向地上的妇人刺去。

不。

停下来。

没人能听得见他说话。

他死不瞑目。

刀尖慢慢逼近妇人的心脏,地上的女人仿佛也死了一样,她满脸血污,没干的泪迹将她凌乱的长发粘在脸上,看起来凄惨又可怜。

“铛!”

预料之中的皮肉撕裂声并没有响起,妇人划破的衣服下隐隐露出似钢铁般的色泽,匕首刀尖被卡进那东西的钢钉里。

接着下一秒,脖颈后方传来一阵冷风。

男人早已死去,地面上血流成河,陈言收回匕首,他听不见房间里任何的声音,可直觉让他警惕。

冷风自四面袭来。

黑暗的房间中似乎还潜伏着不可知的东西。

卧室的房门突然被用力关上,唯一的光线都被截断。

仿佛被关进了棺材里,铁钉将棺材板钉上,你被活埋进去,黑暗压垮你全部视线生机。

“咯……咯……”

铁器拖动的声音慢慢从门口响起。

别墅里出现了第四人。

可还是听不到人的脚步声。

“该死,这里怎么会出现第四个幸存者?!”

入目一片黑暗,陈言此时只觉得所有的感官都变得异常敏感,他半蹲着捡起放置在地上的长剑,随后紧紧盯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呲——”

危险慢慢逼近,陈言挪动脚步,脚踝上却突然覆上一片柔软。

温热的双手如同藤蔓一般慢慢攀上他的双腿,随后十指狠狠的扎根在他的小腿上。

他被人定在了原地。

而奔跑的结果将是被这个女人用力绊倒,再狠狠摔在地上。

然后,被杀死。

没错,地上的女人已经苏醒过来了,她此时双手拼命的抱着陈言的双脚,面容扭曲。

“你逃不掉的,我要让你给他陪葬,哈哈哈哈你这个该死的玩具!”

“哗啦!”

几乎是行动被限制的同时,铁器的主人也快速奔跑起来,厚重的铁链发出清脆的碰撞声,由于飞速运动而飞舞起来,砸过沿路的摆放的玻璃瓷器。

不断摧毁破碎的声音,像是谱着一首死亡进行曲!

空荡的房间里响动着回声,一时竟四面楚歌。

分不清,到底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

“一定有办法,难道就这么死掉吗,我不甘心……”该怎么逃,陈言握紧拳头。

“哈哈哈哈哈陈!言!”

像是预料到陈言死亡的结局,地上的女人癫狂的大笑起来,她张大嘴巴,浑身迸发出强大的力量,朝着黑暗大声呼喊起来,“乖儿子,杀了他!”

女人收紧双手,她如同寒冬冻死的乞丐,像是抓住了碳火一般,死死的抱着她怀里的双腿。即使她此时什么也看不清,却仍瞪大着眼睛,期待的望着空中。

杀死他,杀死这个疯子!

陈言握紧手中的长剑,剑鞘被他挂在身后,那把剑鞘太长太华丽了,即使是将它背在身后,厚重的重量使他仍不能忽略它强大的存在感。

他几乎已经做好必死的决心,双手摆出防御的姿势,冷汗从额角慢慢溢出。

                           

原创文章,作者:软妹雪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wnLoadgamesfreenow.com/74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