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空无尽《穿书后玄学大佬她只想撸毛绒绒》宋明雪,宋明翊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后玄学大佬她只想撸毛绒绒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碧空无尽

简介:【玄学大佬毛绒控女主X黑化疯批大反派男主】玄学大佬重钰穿成锦鲤文里被亲妈抛弃的炮灰真千金。豪门圈子都等着看她与锦鲤假千金打擂台,重钰直接掀桌子不干了。撕什么逼!替人占卜改运积累功德,再养只毛绒绒来撸不香吗?郁琮是书里的大反派,注定被作为男主的私生子弟弟踩在地上。他一次次尝试改变命运皆以失败告终,在无数次重生中逐渐黑化,恨不得毁灭这不公的世界。直到有一天,他变成重钰的猫。她是他的救赎、惟一的光。

角色:宋明雪,宋明翊

穿书后玄学大佬她只想撸毛绒绒

《穿书后玄学大佬她只想撸毛绒绒》免费阅读

头顶的光线有些刺目,重钰习惯性地抬起手掌遮挡住眼睛,透过手指缝可以望见屋顶上造型极致夸张的水晶吊灯,难怪差点闪瞎她的双眼。

周遭来来往往的全是陌生的面孔,喧闹得让她禁不住微微蹙起秀眉。

她不是在外面执行任务吗?怎么眨眼功夫就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

还来不及细思,就听见一声怒吼,“宋重钰!你给我滚过来!”

自从她在国际顶级催眠师大赛上一战成名,那些慕名而来的人哪个不是毕恭毕敬地尊称她一声“重大师”,许久都不曾有人敢当面对着她大呼小叫了。

重钰心底泛起一丝玩味,待看清来人,脑中嗡的一声炸响,陌生的记忆倾巢而出。

她竟穿成书里下场凄凉的炮灰女配。

原主也叫重钰,出生没几天便被人扔到津市某个胡同的垃圾堆旁边,是住在胡同尽头的一位姓重的老太太将她捡回去抚养长大。

去年老太太去世,她的身世曝光,宋家才勉强将她认了回去,改名宋重钰。

然而宋家的生活并不如意,父母无视她偏爱有女主光环的假千金宋明雪,亲哥哥宋明翊更是莫名其妙地处处针对她,令她烦不胜烦。

今天是她与宋明雪二十岁的生日,宋家在郁氏旗下的圣菲亚大酒店举办生日宴会,邀请世家圈子里的亲朋好友们前来庆贺。

作为端水大师的宋母特意为她们姐妹俩准备一模一样的两条项链。

说来也巧,宴会刚开始不久,宋明雪脖子上那条项链就不见了踪迹。

宋明翊这个沙雕不知受了谁的挑拨,啥都没弄清楚就迫不及待地从后面的休息室跑到大庭广众之下来质问原主。

果不其然,下一秒就听见这沙雕无比愤慨地吼道:“宋重钰!我们宋家从没亏待过你,你为什么要抢阿雪的项链?”

这下子成功地将周围宾客的注意力全都吸引过来,对着他俩指指点点,议论不断。

“这是宋家认回的亲生女儿?长得可真漂亮,和莫澜年轻时有五分像呢。”

“咦,宋家长房这两兄妹瞧起来关系不和啊?闹什么呢?”

“好像说她抢了冒牌货的项链……”

“唉,到底是养在外面的,品行不好啊!”

“一条项链对宋家来说算得了什么?这眼皮子未免太浅了吧。”

“……”

重钰从前风光惯了,何曾被人这般说三道四?强压住体内升腾的怒火,心道,女主角快登场了吧?

没一会儿,身穿粉色蓬蓬裙的宋明雪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身后紧跟着她那狗腿子闺蜜卢兰。

宋明雪挺直脊背轻提裙摆缓步向他们走过来,眸光迅速地划过重钰的脸庞,向下移到在她白皙的脖颈上。

短暂的停留了几秒后,凑到宋明翊跟前细言细语地劝道:“哥哥,可能是误会……你别怪钰姐姐……真的不是她的错!”

这话一出,宋明翊的神色越发不忿,拍了拍她的手背作安抚,“明雪啊,你就是太善良了才老是被她欺负!”

转头对重钰怒目而视。

明显的差别对待让旁观吃瓜的宾客们愈发兴奋。

重钰轻嗤一声,本不想与他们掰扯,奈何这些又茶又蠢的东西自己撞上来恶心她,那就别怪她出手无情。

抬起手解开脖子上的项链,高声质问:“宋明雪,今天你就当着大家面把话说清楚,这条项链是你的吗?”

宋明雪印象里的重钰一向端得很,不爱与人计较争论,没料到她会不顾及宋家的颜面当众一记直球打向自己,懵了一瞬之后,目光飞快地闪了闪,支支吾吾地说:“我……我……”

眼神飘忽、神色不定,分明是做贼心虚!

重钰又岂会瞧不出她这点小伎俩?

挑起秀眉催促着:“吞吞吐吐的做什么?你敢看着我的眼睛把真相说出来吗?”

宋明雪还未开口,宋明翊就抢着护短,瞪着她,“你干嘛这么凶?阿雪有什么不敢说的?”

低下头对上身旁的人声音立刻又柔软下来,“阿雪,你别怕。尽管实话实说,有哥哥为你撑腰。”

宋明雪原本还想着胡编乱造几句话糊弄过去,被他这番抢白弄得骑虎难下,不得不抬起眼睛正视重钰。

重钰的眼睛和生母莫澜十分相似,一双生得极为漂亮的桃花眼,眼尾微微上挑仿佛天生带着一股子魅惑,好在她的眼眸清澈明亮,不会让人觉得轻佻。

宋明雪与这样一双眼睛对视不过一秒就感到头皮一阵阵发麻,浑身像是被施下法术定住似的无法动弹。

她意识到不对劲,想要出声求救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张不开嘴,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被吸入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落入深渊,无尽沉沦……

下一刻,重钰带着魔力般的声音直直地侵入她的耳朵,重重地敲击在她灵魂深处,“宋明雪,我再问你一遍,是我拿了你的项链吗?”

宋明雪的脑子昏昏沉沉的根本无力思考,那些藏在她心底难以启齿的话竟然未经大脑便脱口而出,“没有!”

“不是你……是我的那条项链摔坏了,小兰怕我被妈妈责怪……正好你又有一条一模一样的,所以就对哥哥说……”

“阿雪,你在说什么?”

宋明翊及时出声打断了她后面的话。

宋明雪一颤,当即清醒过来。

一眼瞄到他难以置信的脸以及周围宾客刺向她或是恍然或是讽刺或是鄙视的目光,难堪地捂住嘴,不明白自己刚才怎么会突然跟中了邪似的不受控制什么话都往外说。

见状,重钰暗道一声:可惜了。

若非她刚穿过来功力太浅暂时只能使用初级催眠术,否则今天必定将宋明雪连皮带底一块儿揭下来。

                           

原创文章,作者:碧空无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wnLoadgamesfreenow.com/82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