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永年,林鸿飞《本仙打死也不自宫!》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本仙打死也不自宫!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一叶浮途

简介:是男人就绝不自宫!明明是一副天绝命脉,却固执的与天命相争。且看他如何游戏于人间仙界,终日游走在爆体而亡的边缘。欢声笑语、铁骨柔情、有血有肉、快意恩仇终于成为一代传说~

角色:顾永年,林鸿飞

本仙打死也不自宫!

《本仙打死也不自宫!》免费阅读

十月正是收获的时节,地处天府边陲的雾河镇也终于迎来了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刻。

城中老旧的街道两旁,充斥的全是商贩的叫卖声。一车车堆成小山的粮食和成捆的兽皮从附近的村落汇集到这里,被行商们收购后再经由官道运往各地。

在西街街口最好的地段坐落着一座三层高的精致木楼,名曰“归云楼”。作为小镇中唯一的高档酒楼,不但是城中文人骚客们无病呻吟的聚会之所,更传闻它是镇守大人的私产,有着极其深厚的背景。

此时三楼的一间包厢内,一个气势不凡的中年男子正坐在临窗的一张精雕木桌旁,默默地看着窗外喧闹的街景。

没一会,从他身后传来一阵急促地脚步声,一个圆滚滚长得跟球一般的胖子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拱手便拜。

“林大人!没想到您这次居然亲自前来,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说话的这人正是雾河镇守顾永年,他诚惶诚恐地望着淡然坐在身前的这位玉衡廉贞使,显然并不知道这位朝中大员因何故会突然造访。

听说这位有着三品上仙修为的仙使嫉恶如仇,该不会是自己贪墨税贡的事情败露了吧?

一想到这里,顾永年吓得冷汗都冒了出来。

林鸿飞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紧张得手足无措的镇守,笑着说道:

“顾大人,这雾河镇可是个好地方啊!这几年天府境内四处受灾,唯独你这雾河所辖内却是年年丰收。你的功劳可是不小啊!”

“下官诚恐!这只是老天爷赏口饭吃,算不上下官的功劳……”

“你真是这样认为的吗?”

“啊?”顾永年一头雾水的看向他。

“我怎么听说雾河这几年的税贡数目总是有短差?而且坊间传闻,说你欺行霸市大搞垄断!可有此事?你可知道贪墨税贡和扰乱市场的罪责有多重吗?!”

在林鸿飞严厉的目光下,豆大的汗珠从顾永年的额头不断下落。随即,吓得面色苍白的镇守大人双腿一软,砰的一声跪倒在地。

“林大人!我错了!求您救救我吧!”

过了半响,就在顾永年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之际,林鸿飞才缓缓的说道。

“想活命也不是没有办法,就看你悔悟的态度了。”

顾永年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连忙激动地说道:“您只管交代!下官一定照做!”

“三天!我只给你三天的时间,补偿三倍你这些年所贪墨的数目。同时,你的家族必须退出所有的商业活动,除了这间酒楼外一概不留!”

“三倍?!……三天时间真的不够啊?”顾永年飞快在心里估算着。

“该怎么做你自己想办法,我只在这里呆上三天!”

见那位圆滚滚的镇守大人满头大汗地跑下楼,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这才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爹,这样是不是太便宜他了?”此人正是林鸿飞的长子林成斌。

“成斌,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像雾河镇这样的地方,在整个天府中有两千多处。而其中十之八九,比起雾河来却是大为不如。一方面是受天时地利的影响,另一方面却是因为这个顾永年的确是个人才。他虽有贪念,却无大恶。而且难得的是,这人懂得进退。留着他,总归是利大于弊的。”

“可我们就这样放过他,不就枉法了吗?”林成斌仍旧不解的问道。

“法?成斌,你要理解‘执法为民’这个词真正的含义。我宁愿让这个小贪小恶却能让此地百姓安居乐业的贪官在任;也不愿一个两袖清风却任意妄为,搞得民不聊生的清官坐镇。不论是修仙还是为官,我们都不能拘泥于过程和形式,要实现的结果才是我们的真正目的!”

“好一个‘执法为民’!当年我就不明白,你为何要舍弃极佳的修行天赋转而步入仕途。现在看来,还是我的目光太狭隘了!”

突然一道笑声从窗外传来,两人诧异地望去,只见一个身着青衣的道人正悬在半空中,面带笑意的看着他们。

如若此景让寻常人给看见,必定会吓得直接拜倒在地。因为能拥有如此临空虚步的实力,那可是只有二品天仙以上的顶级修为才能办到。

见着那人,林成斌不禁皱着眉头抱怨着:“张师伯!你怎么又不走正门啊?让其他人看到了多不好!”

那道人踩着窗沿笑骂道:“臭小子,别傻愣着!快搭把手扶我进去!你爹刚才不是说了吗?不能拘泥于过程和形式!”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遇到一起就吵个没完,我们还有正事要办……”林鸿飞对这性格迥异的二人,早已没了脾气。

随即林鸿飞向那道人行了个门派礼,扬声问道:“师兄,你传信与我,说在此地能找到医治欣儿的办法。可是真有此事?”

道人瞪着眼睛,一脸正气的反问道:“我啥时候骗过你?”

这位玉衡廉贞使回想起过往的种种,没好气的摇了摇头。

“那可就多到数不尽数了……”

道人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呵呵……那个……咱不提过往,就事论事……这次我可真没骗你!”

“果真有办法?!”

“你们随我来就知道了。”

……

相较于西街的热闹非凡,东街则冷清了不少。

道人指着一个老旧的两层店铺说道:“就是这里了。”

“仙赐良缘?师兄,这又是何地?”林鸿飞抬头向店铺的牌匾望去,上面龙飞凤舞的字迹显然正是出自于眼前这位道人的手笔。

还不等道人回答,就见从店中冲出一位十八九岁的俊朗小哥,指着那道人的鼻子就是一顿臭骂。

“好啊!你个老混蛋居然还敢回来?!你平常无缘无故消失个一年半载的我也就忍了!上次刘员外好不容易出了大价钱请你去抓妖,你可倒好,把人家珍藏十多年的美酒给偷喝个精光!要不是我好说歹说,还将这么多年攒下的积蓄都赔给了他,你以为这间破店还能保下来吗?!你竟然还敢回来!!”

道人面色一红,一脸尴尬地朝站在一旁的林家父子解释道:“嘿嘿……没事没事,他是我多年前收的一个徒儿!因为情况有些特殊,便留在这小镇里照看着。可儿!还不快来见过……”

“见你个大头鬼!”

还没等道人把话说完,只见那位小哥随手抄起一旁的一盒铜质八卦盘,气愤地往他身上砸去。

道人轻蔑的一笑,从眉间的道心中激出一缕黄光,片刻化作一层轻薄却坚固的能量罩护在身前。

然而就在站在门外的林家父子微笑着互望了一眼,颇感有趣地看着眼前这一幕的时候,异变却突生。

当与那层护罩接触的一瞬间,突然从八卦盘内飘出一丝诡异的淡紫色灵气,这股灵气瞬间便将八卦盘前方的黄色灵气护罩融出一个破口。

“我靠!你啥时候练成的?!”

极度惊讶之余根本顾不上躲闪,那枚厚重的铜盘便直接砸在他的脑门上。道人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便咚的一下被砸晕在地……

随即,在林家父子两人目瞪口呆地张着嘴、震惊得无以加复的目光中,小哥拎着道人的一只脚将他往店内拖去。

“家事而已~让两位客官见笑了!您两位是算卦还是求姻缘呢?在下陈可,在这雾河地界内也算小有名气。可比我这一喝酒就坏事的师傅要靠谱多了!来来,里边请!”

                           

原创文章,作者:一叶浮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wnLoadgamesfreenow.com/82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