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她跟重生王爷凑一对了》小说最新章节,殷姝,殷大小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穿越后,她跟重生王爷凑一对了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变成兔子的猪

简介:殷姝在一次执行任务过程中英勇牺牲,魂穿到宁国侯府大小姐身上。她想苟,可是满府的渣渣不允许啊;她想要虐渣,但总是节外生枝。一不小心还闹了个乌龙把某个病弱王爷给睡了原以为温柔病弱王爷是只小白兔哪知惹了大灰狼新婚之后的某人:“既然没有感情…不如我们…就这样吧”撂下狠话的她正打算逃之夭夭溜之大吉,没想到临门一脚被某个王爷拽了回来“一枝红杏出墙来,王妃深更半夜想攀谁的墙头?”

角色:殷姝,殷大小姐

穿越后,她跟重生王爷凑一对了

《穿越后,她跟重生王爷凑一对了》免费阅读

殷姝死了,死得很窝囊;殷姝活了,活得很突然。

后脑勺传来一阵尖锐的的疼痛,棍棒像雨点砸在身上的每个角落,殷姝只觉得浑身上下的骨头都要断了,只能本能的抱着脑袋,耳边还不断传来若隐若现的叱骂声。

“……..不知死活的敢爬王爷的床?王爷有令,打得她长记性为止…………..”

妹的,原来炸死是这么痛的,还得挨骂。

但是她明明是带人捣毁毒枭窝点的时候身份被识破炸死了的,怎么变成爬床了呢?

还爬王爷的床?

她承认她不是什么好人,也不带这么玩啊?

不对,她这样为国牺牲,不是应该上天堂吗?

与此同时,棍棒停了下来,身后居高临下的传来了一个傲慢的声音。

“若是殷大小姐还能动,那就请回吧,王爷有令,殷大小姐怎么从墙上翻进来的,就怎么从正门爬出去。”

什么???!!!!爬……爬出去?

这下殷姝终于反应过来了,不属于她的记忆充斥着她的脑袋——

该死的,她好像穿越了,但不是身体穿越,好像只是她的意识附在了某个人身上。

忍着身上的疼痛,她抬头看向周围,前额的鲜血沿着右眼角蜿蜒而下,后脑勺的疼痛依旧。

她通过火把的光亮看清五六个膀大腰粗穿着黑衣的人,手上持着棍棒正站在一个看起来慈眉善目但此刻神色傲慢的绿衣中年人身后,刚才打她的应该就是这几个人了。

一团郁结的钝痛徘徊在胸臆,殷姝知道,这是原主身体感受。

初来乍到还挨了一顿打,殷姝在这短短的几息之间理清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原主跟她同名同姓,四岁的时候生母病逝,被送到乡下的庄子,十三岁的时候被接回了宁国侯府,本来已经是啥都不会了,还被继母忽悠的跟个草包似的。

如今刚及笄没两天就被赐了婚,因为一个馒头之恩喜欢上了三皇子楚王,却被赐婚五皇子宸王。

在府里下人有意无意的撺掇下,偷偷的翻墙又爬床,结果还没得逞就像狗一样被丢出来前院挨了一顿打。

尽管再迟钝,原主也明白这是一个圈套了,因为死时浓烈的不甘,碰上了殷姝身死,所以,在这个不知名的朝代,“殷姝”又活了过来。

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忍着身体每一处疼痛以及脑袋的昏眩,看着那手持棍棒的几人似乎又准备围上来。

殷姝深呼吸一口气,长期卧底的戏精本能让她快速分析出什么时候说什么话比较有利。

咬牙转头冲着内院喊了一声,“商玥,我问你,你当真对殷姝没有半分情份吗?”

这一问,是替原主问的,她这个新来的在看清前因后果之后都知道她的处境堪忧,那楚王对她只有厌恶,她就不信原主会不知道。

内院大门依然紧闭,殷姝感觉到胸前的钝痛似乎因为问出来了这个问题舒缓了一点。

她回头狼狈的用袖子擦了一下眼角的血迹,看向已经围上来的几人,冷然看着中年男人。

“不管如何,我也是宁国侯府的嫡出大小姐,你们丝毫不顾及我宁国侯府脸面,想让我从前门爬出去?你们算老几?”

中年男人不屑冷笑道,“呵,脸面?那请问殷大小姐,爬床的时候可想过脸面?”

原主做的混账事,殷姝不能否认,但她也不想承认,只能再看向内院的大门以缓解心中尴尬,胸臆间的钝痛,似乎又隐隐泛滥起来。

内院大门丝毫不动,殷姝转身想要缓步走向内院朱红色的大门前,却被那几人和后来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几个黑衣人团团围住。

她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四周,调整了一下紊乱的呼吸。

“商玥,这份大礼,殷姝记下了,你绝情至此,我亦不再纠缠,往后你我二人桥归桥,路归路。” 你特么以后最好别犯在老娘手上。

黑衣护卫似乎没有料到殷姝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半会愣在那里,中年男人一个眼刀掠过他们,“还愣着做什么?打啊。”

那几人连忙上前准备把殷姝撂倒。

出于本能,殷姝反身一踢,抢了其中一人的棍子,反客为主把那群看似只会挥舞棍棒的护卫一一撂倒。

看着中年男人脚尖一勾,右手一伸,手上已经多了一根棍子。

殷姝冷笑道,“玩挺大啊,再这么下去,老娘可不是要给你们废了?”

看似毫无章法的群殴,每一棍落下都挑着最痛的地方打,这个中年男人一眼看过去更是手下不留情的主。

胸臆弥漫着锥心的钝痛,殷姝厌恶的皱眉,身上的伤已经够呛了,能不能逃出去都是个问题,你若是再这样干扰我,那我直接让这个中年男人再打死一次算了。

像有感应那样,难受的情绪一下子消失了,而中年男人已经出其不意的攻至身前。

殷姝费尽全力挡下了一击,棍子被打了出去,手上的虎口就像要被震裂了一样,殷姝连退三步,堪堪稳住了身形。

眼看中年男人把棍子舞得虎虎生风,她连忙一个不甚优雅的后空翻,忍痛踢掉了中年男人手中的长棍。

她明显的感觉到前额的伤口好像又冒血了,浑身上下更像是被分筋错骨那样痛。

“你不是想要我的命,是打算废了我。”殷姝恍悟,刚才如果她不是本能的躲避,这会她的腿估计已经断了。

“这也是你家主子授意的?”原主翻墙进来没有任何人发现,刚好想要爬床就那么凑巧就被抓住,说是巧合打死她也不信。

中年男人冷哼,“对待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的下贱女人,打死也不过分。”

殷姝眉目微敛,按照原身的虚弱程度,目前脱身有点困难了。

中年男人冷笑一声抢过手中下人的长棍想要再次挥棍打向她,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门房匆忙而至。

“张管家,五王爷来了。”

中年男人——张管家毫无半分敬重,“只能先让五王爷久等了。”

说着,他的长棍再次落下,却被一阵强劲的掌风掀到一边,连带着他的人也差点因惯性摔倒在地。

“就这么下手打本王的未来王妃?张管家,谁给你的勇气?你家主子吗?”一个清润冷冽的声音响起,略带一点中气不足,殷姝循声望去。

夜幕之下,一名神色凛冽的黑衣侍卫正搀扶着一气质出尘的白袍少年缓步走来,少年年约十八九岁,除了面容略带青涩,一双潋滟的桃花眼倒是勾魂的很,高挺的鼻梁下是略带苍白的薄唇,好一个妖孽的小正太。

他是怎么做到妖孽出尘并存而不突兀的呢?

夜色轻柔,在火光的映衬下,殷姝此刻却仿佛看到了天神降临——

此刻能带他离开这里,可不是神仙搭救么?

等等,这人好像说她是他的未来王妃?

殷姝开始努力的回想,奈何她无论怎么搜刮原主的记忆,只有简单的几个字——

赐婚五子商璃,宸王,其他一切并无印象。

张管家的神色瞬间一变,重新站稳,棍子随意一丢,躬身笑脸相迎。

“我家王爷已然歇下,不知五王爷深夜到访所为何事?”

                           

原创文章,作者:变成兔子的猪,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wnLoadgamesfreenow.com/8298.html